瞎诌


 

红蕊
白花瓣

那时枝头
是谁
不忍攀折

成泥
成泥
叹东风去后
碾踏作尘

从此年年
杜鹃啼不回
人似飞花

墙在墙以外崩塌
一幅蛛网
牵挂不住的窥望

梦做了上去
字写了上去
血溅了上去


在墙以内崩塌

 

是千亿年
地火唤不醒的沉睡
成就一个生灵


寂寂
想象中一束光
瞬间辉煌


当光明消失


地底是我
深渊是我
月亮背面是我
无月无星的夜是我


闭上眼睛

是我


一天早上,橙从不安的睡梦中挣扎着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块皂。他仰卧着,滚圆的躯体变了方正,没有办法翻身过来。


“我出什么事啦?”他问自己。窗外有雨声淅沥,在这个潮湿的秋天的早上,橙子变成了皂。


或许,这只是一个梦呢?


这是我们最好的时光。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四季轮回的歌里天天成长。等待长大的童年,等待中,再也无法转头。岁月劈头盖脸砸下来,鱼尾纹从眼角游向额头,蚕食渐少的白发。那时,摇椅从阳台蹒跚回窗前,窗户紧闭,蛛网在冬日的夕阳里闪射着光芒。窗外是一棵槐树,龙爪槐,此刻正伸展了枝条,努力想抓住暮色。


但你已不忍看向苍凉万物,甚而不忍自顾。闭了双眼(或是再睁不开?),摩挲着一块皂。皂上的玫瑰花瓣,在皂成型那一刻,也凝固了仅余的芬芳与颜色。


而那芬芳与颜色,也凝固了我们最好的时光。


在这冰冷
     冰冷
     冰冷的空间
我是一块皂


孤独地投影着
孤独地
孤独地
等待那滴水


当激情溶解
会有七彩梦升腾
永不破灭
润湿了这空间


额头贴着镜子
看自己的眼睛

是一双眼
是一只眼
是醉眼

看了那么多
眼睛累了

额头贴着镜子
眼睛看自己
只看到眼睛
眨了一下

天很冷
出租车排队话别
人们开着玩笑
想把气氛变轻松

在后窗挥手
出租车叹息而去
有人垂直上升
十五层的天堂

眼泪垂直下坠
被子温暖
枕头潮湿
天已发白

拉上窗帘
闭上眼睛
天不许亮

冬天
不许离别

自啤酒与生蚝的晚宴
悄然离席
豆腐干还在食道
交通灯已由红转绿


在云的后面
在灯的上面
在桥的下面
在水的表面


在一千年的吟咏里面
我的月亮
患了眼疾
再看不得离合
和离合松开的轰响


今夜之后
半个秋天消磨

两块火腿月饼
消磨
整个冬天

 


序:有台湾人白氏,重编昆曲《牡丹亭》。因忆数年以前,卜居于广州城外,忽闻友谊剧院演《牡丹亭》,与人往观。三日间,台上戏梦,台下梦戏;游园惊梦、魂游冥判,一时不知身在何处矣。予三十岁后,见不得伤心事,独以《牡丹亭》为可观者。倾见白氏重编版上演,钞票换戏票,歪诗祭显祖,得数韵,录之。

百世一惊梦,
千古谁游园。
小亭今犹在,
长草隐陌阡。

牡丹花事近,
青春又经年。
妆毕伤心地,
粉墨碧云天。

杯酒合向晚,
放歌声忽远。
戏终方入戏,
觉后我欲眠。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