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书》妄译(9)

Posted: 二月 26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2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有谋士献计说:“秦富于其他各国十倍,土地也相当肥沃。现今听说章邯降了项羽,被封为雍王,管辖关中一带。章邯要是真来了,恐怕您就要失去这片好地方啦。可以赶紧派兵守住函谷关,诸侯的部队不让进入,再在关中小小地征上那么一些兵,即可拒敌于关外。”刘邦觉得有道理,依计而行。十二月,项羽果然带领诸侯军要入关来。到关前一看,城门紧闭。了解到刘邦已据有关中的消息,项羽大怒,遣黥布等人攻破函谷关,直至戏下。刘邦手下左司马曹毋伤听到项羽大怒、打算攻击刘邦的消息,赶紧遣使拜见项羽,说:“刘邦梦想在关中称王,叫子婴做丞相,把秦宫中的金银宝贝全都中饱私囊了。”曹毋伤这样干的目的,是为了骗项羽封自己作王侯。亚父范增告诉项羽:“刘邦呆在山东时,既贪财又好色。据我所知,他入关后一不掠夺珍宝,二不掳掠民女,说明此人野心不小。我曾让人眺望其头上云气,都是呈现龙形,五色斑斓,是要做天子的气象。一定得趁热打铁去攻他,万万不能放过。”项羽想想没错,于是杀猪宰牛犒劳军士,打算第二天一早就打刘邦。当时,项羽拥兵四十万,对外号称百万之众。而刘邦呢,说是二十万,实则只有十万兵,不可能打得过项羽。不巧项羽的季父、左尹项缠和张良有点说不明白的关系,连夜策马去见张良,把这件事告诉他,想带他一起离开,免得白送了性命。张良说:“我不能自己跑路,不然就是不义。”就和项缠一起去见刘邦。刘邦心生一计,先想办法与项缠结了儿女亲家,又说:“我入关之后,对老百姓可谓秋毫无犯。整理户籍、封存府库,等待项羽将军到来。之所以要关闭函谷关,完全是为了防止其他部队先进入关中。日思夜想项将军尚且来不及,怎么敢造反作乱呢?希望亲家翁你回去代我说明实情。”项缠脑筋短路,当即许诺,打算连夜赶回去。临走之前,项缠叮嘱刘邦:“明天不可不早来谢罪!”项缠回到营中,把刘邦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项羽,还添油加醋地说:“要不是刘邦先破关中军队,你哪里进得来呢?再说了,人有大功,反而去攻打,不吉利。”项羽也没多想,就答应不打刘邦。


第二天一早,刘邦携百余骑到鸿门拜见项羽,请罪说:“小的与将军您齐心协力攻秦国,您在黄河以北英雄无敌打大仗,小的我在黄河南边小打小闹,一不小心就进了函谷关。想不到小子命大,居然还能侥幸活下来与将军相会。现在有些卑鄙小人挑拨离间,害得您对我起了疑心。”项羽告诉刘邦:“那些对你不利的话,是你手下的左司马曹毋伤说的。要不,我怎么会轻易相信呢?”说完,项羽挽留刘邦喝一杯。席中,范增多次向项羽使眼色,项羽只管装作没看见。范增借故出帐,对项庄说:“咱们这位大王为人太过慈悲。你进帐去表演舞剑,借机把刘邦做掉。要不然,咱们早晚为其所害。”项庄得令,进帐敬酒。敬完酒后,说:“军中没有什么娱乐设施,请允许我舞剑给您看。”项缠知道项庄的心思,也拔剑起舞,有意无意地护在刘邦身前。樊哙在外面知道刘邦有危险,气呼呼闯入帐内。项羽见樊哙是条好汉子,赐酒给他喝。樊哙喝了酒,还谴责项羽不该让人威胁刘邦。过了一会儿,刘邦装作肚子拉稀,拉着樊哙一起出帐。他们把专车留在营中,刘邦骑马,樊哙、靳强、滕公、纪成步行,从小路离开了项羽军营,只留下张良跟项羽谢别。项羽问道:“刘邦哪儿去了?”张良答道:“我家沛公听说将军有责怪他的意思,不敢争辩,只好走小路回去了。沛公让我向您献上玉璧,稍表歉意。”项羽接受了。张良又摸出一个玉斗献给范增,范增气得把玉斗砸碎在地上,说:“我们这回算是栽在刘邦这杂种手上了。”


(待续)


《汉书》妄译(8)

Posted: 二月 25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11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八月,刘邦攻打武关,进入了秦国地界。秦相赵高惊慌失措,谋弑了秦二世皇帝,还遣使求和,希望能与刘邦把关中大好河山切巴切巴分了,各自为王。刘邦哪里肯干。九月,赵高立秦二世的侄儿子婴为秦王哪知反而被子婴派人干掉了。子婴做掉赵高后,调兵遣将守住峣关。刘邦打算强攻,张良献策说:“秦兵军力还很强,不可轻敌。最好是先派人到山上去挥舞旗帜、疑惑敌人,然后再让郦食其、陆贾去游说秦将,利诱他投降。”刘邦照此办理,秦将果然同意投降。刘邦正想和对方签合同,张良又献计说:“只有秦将打算叛变,恐怕他手下坚决不干,还不如趁他懈怠之时,偷袭一把。”刘邦言听计从,带兵绕过峣关、翻越蒉山,奇袭秦军。在蓝田以南打了胜仗。跟着又在蓝田北边大胜。


冬十月,五星聚于东井,主圣人义取天下。刘邦军队到达霸上,秦王子婴把自己绑了个结结实实,披麻戴孝、白衣白马,还把绳子套在脖颈上,做出要自杀的样子,跪在路边等刘邦发落。有人劝刘邦把子婴杀了,刘邦说:“怀王派我来,是因为我宽厚待人。再说,人已经投降,杀了他反而不吉利。”于是西入咸阳。刘邦正要入秦宫逍遥快活一番,被樊哙、张良生生给拉住,只让他封住存放贵重宝物的库房,仍然还军霸上。萧何有点收藏的嗜好,偷偷把秦丞相府中的图书、文件之类来了个江山一笼统。十一月,刘邦把咸阳周近各县的地痞流氓、好勇斗狠之徒召集到一起,宣示说:“秦国父老很久以来为秦君所害,诽谤朝廷的诛九族,连遛弯遇见熟人打个招呼都要被杀死示众。我曾经与诸侯相约,先入关的就做王,理论上说我该为关中王。我愿意与各位父老乡亲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盗窃的抵罪。原来的其它法律一概废除。大家该干嘛还干嘛。我带军前来,完全是为了为大家除去秦君之害,绝非暴力侵略,别害怕哦!而且,我驻扎在霸上,也是为了在诸侯军队到来时,能及时约束他们不要乱来。”说完后,刘邦又让人和前秦国小官一起到各县、乡、村晓谕四众。秦地民众大为欢喜,争相杀牛宰羊款待刘军。刘邦坚决不接受,说“军中粮食足够,我不愿意耗费民众财力。”于是民间更加拥护刘邦,就怕他当不上秦王。


《汉书》妄译(7)

Posted: 二月 23rd,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7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这个时候,一支赵国非正规部队正要渡黄河入关中。刘邦就北攻平阴,以求断绝其渡河的途径。不久就在在雒阳以东吃了败仗,只好经由轘辕小道一路逃到阳城,方才能够整顿军容。六月,刘邦在犨县与南阳郡守作战,这次终于胜了。于是又乘胜略取南阳,逼得郡守跑到宛县固守不出。刘邦一向不善攻城,打算绕过宛县入关。张良劝说刘邦:“我了解沛公您的意思是绕道过去可以比较快入关。不过秦兵数量庞大,又据守险地。假使咱们绕过宛县,就会遭到秦军、宛县守军的前后夹击,这样干是很危险的啊。”于是刘邦领军趁夜急行,从另外一条道路折回,天明之前就把宛县围了个水泄不通。南阳郡守本以为刘邦已经走远,谁知道他又回来了,急得要拔剑自杀。郡守心腹陈恢对他说:“别着急,没到死的时候呢!”然后陈恢就从城头溜索子下来,去见刘邦,说:“在下听说您跟别人相约,先攻入咸阳的就坐王位。现在您舍捷径不走,却在宛县耽误时间。宛这个地方郡县相连,有好几十个需要攻打的壁垒。宛县百姓都以为投降是死路一条,打算全民皆兵、登城坚守。您要是整日价一味强攻嘛,士卒死伤不会在少数;要是舍宛而去呢,宛县部队必定跟在后头死缠烂打。这样一来,您先是失去了攻击咸阳的大好良机,接着又有可能面对宛县强兵。我想来想去,为您想了个法子,就是劝降郡守,封他一个虚名,让他继续守城。而您呢,则带着他的兵马去攻咸阳。别的城池听到这个消息,自然会哭着喊着大开城门求您接收。您的入关计划也就通行无阻啦。”刘邦说:“好!”七月,南阳郡守在陈恢的怂恿下投降刘邦,被刘邦封为“殷侯”,连陈恢也混了个千户当。自此之后,刘邦一路西进,招降没有不顺利的。到丹水的时候,高武侯戚鳃、襄侯王陵投降。回头攻击胡阳,恰好遇到活跃在番县的一支地方武装,收纳之后同攻析、郦二县,也都迫使守军投降了。之前刘邦军队也有城破之后、放假屠城的习惯,现在刘邦也不让他们这么干了,所以颇得秦国老百姓的欢心。也在这个月,章邯率全军投降项羽,被项羽封为雍王。


(磊按:刘邦封南阳郡守为侯;项羽封章邯为王。刘、项二人都可以随便封人为侯为王,自己去争一个鸟王位又有什么意思呢?实在是大家都有争天下之心罢了。)


《汉书》妄译(6)

Posted: 二月 22nd,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No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章邯干掉项梁之后,认为楚地的军力不足为虑,就北渡黄河,攻击赵王赵歇。赵歇不堪一击,被打得七零八落,只好退守巨鹿城,哪知又被秦将王离围困。赵歇数次派人求救,怀王才任命宋义为上将,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率兵北进救赵。


之前,怀王曾经利诱麾下将领,说只要先平定关中地区的,就给个王位坐。定约之时,秦军实力强大,常常乘胜追击败军,所以怀王旗下诸将无人敢先入关。唯有项羽怨恨秦军杀自己的叔叔项梁,激愤之余,情愿拉上刘邦一起入关。怀王手下的老资格们都说:“项羽为人彪悍狠毒,毫无仁义之心。当年攻破襄城,一个活口都不留下,真正执行三光政策。再说了,楚军大将如陈涉、项梁都多次试图攻秦,从来不成功,怎么能指望项羽呢?不如派遣心怀仁义的长者西行,晓谕秦地乡亲。秦人一直痛恨秦君,只要派这样一位长者前往安抚,不靠暴力也能解决问题。项羽万万用不得,只有刘邦才能担当长者的重任啊!”于是怀王无论如何也不让项羽去,反而让刘邦收纳陈涉、项梁残兵败将,取道砀郡,到达杠县、里县,攻击秦军。


秦三年十月,齐将田都背叛田荣,率兵帮助项羽救赵。那边厢,刘邦却趁机在成武打败了东郡太尉。十二月,刘邦带兵到栗县,路上遇到一支兵力达4000多人的地方武装,强行收归旗下。然后与魏将皇欣、武满会师,打败秦军。同时,故齐王田建的孙子田安南下济北,跟随项羽从事救赵大业。巨鹿一战,秦军大败。王离被俘虏,章邯趁乱逃走了。


二月,刘邦从砀郡北进,攻击昌邑。虽然有彭越助攻,仍然无法打下来。照以前的规矩,攻城不下,刘邦就会放弃继续围困,这次也不例外。刘邦西过高阳,看门的小兵郦食其跟人说:“从我这门里过来过去的将领不少,俺就是看着刘邦最有大度。”于是求见刘邦。进去一看,刘邦正叉开双腿坐在炕沿,让两个女子给自己洗脚。郦老先生也不下拜,做了个揖,说:“你既然想灭掉无道的秦君,怎么能在长者面前摆出这种无礼的架势呢?”刘邦吃了一惊,赶紧站起来,整肃衣衫、请到上座。谈来谈去,原来郦食其是来说服刘邦偷袭陈留的。陈留攻下之后,郦食其混了个广野君的衔头,和弟弟郦食商一起统领陈留部队。三月,攻开封失败。然后相继在白马、曲遇与秦将杨熊会战,大胜。杨熊兵败,跑到滎阳,被秦二世派人杀了示众。四月,刘邦军在颖川大肆屠城。张良先祖在韩为相,所以就让张良去收复韩国旧地。


《汉书》妄译(5)

Posted: 二月 20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4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五月,项羽攻破襄城,凯旋而归。项梁把在外地的所有大小将领一并召回商量大计。六月,刘邦到了薛郡,和项梁一起立楚怀王的孙辈“心”为怀王。秦将章邯在临济击败并杀死魏王咎、齐王田儋。七月,大雨连绵不绝。刘邦正攻亢父,章邯却于东阿城围困田荣。为了营救田荣,刘邦、项梁与章邯大战,取得完胜。田荣回到齐地,刘邦和项羽则一直追击败兵到城阳,破城之后大肆屠掠。军队继续行进到濮阳以东,再与章邯交战,又取得胜利。


章邯重整旗鼓,自决堤坝,放河水环绕城墙,固守濮阳。见难以攻城,刘邦、项羽改攻定陶。八月,田荣立田儋的儿子田市为齐王。定陶一时不易攻下,刘、项向西扫荡,在雍丘与秦军大战,斩杀了三川郡守李由。又攻外黄,仍是无法攻下。


项梁再败秦军,不免骄傲自大起来。宋义好言相劝,项梁根本听不进去。九月,得到秦帝增兵的章邯军衔枚夜行,攻击项梁驻军的定陶,项梁毫无准备,兵败被杀。那年雨大,从七月一直下到九月。项梁被杀之时,刘邦、项羽正在围攻陈留。听到项梁的噩耗,士卒惊恐。于是刘、项与将军吕臣引兵向东,把楚怀王从盱台搞到彭城,美其名曰“定都”。以彭城为中心,吕臣驻军彭城以西,项羽驻军彭城以东,刘邦驻军砀郡。闰九月,怀王合并吕臣、项羽部队,自任统帅。又任命刘邦为砀郡郡长,封武安侯,统领砀郡军队。任项羽为鲁公,封长安侯;任吕臣为司徒,其父吕青为令尹。


(待续)


《汉书》妄译(4)

Posted: 二月 19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No Comments »

(下面这个部分比较无聊,但是跳过也不对头,还是译出吧。


汉书卷一上


髙帝纪第一上


也是在这个月,项梁和侄儿项羽一块儿在吴地起兵。田儋与从弟田荣、田横在齐地起兵,自立为齐王。韩广自立为燕王,魏咎自立为魏王。陈涉手下将领周章由西入关,直抵戏水之滨,在那里为秦将章邯所败。


秦二年十月,刘邦攻击胡陵、方與,然后退兵据守丰县。秦泗川郡监,一个叫“平”的,率军围困丰县。第二天,刘邦派人出城打败了他。雍齿被任命为丰县守官。十一月,刘邦带兵到薛郡。一个叫“壮”的秦泗川郡守,从薛郡败逃到戚县,被刘邦手下左司马“得”所杀。刘邦回军亢父,到了方與。赵王武臣被自己的大将诛杀。十二月,楚王陈涉被马夫庄贾所杀。魏人周市在沛、丰一带攻城略地,派人游说雍齿说:“丰县是魏国故都。现在我已经收复了数十个魏国旧城。雍齿兄弟干脆投降我,我还让你掌管丰县。要不然,打下来之后就要屠城。”雍齿这个人,一向不愿在刘邦手下做事,魏人打声招呼,居然反戈为魏据守丰县。刘邦围攻丰县,始终无法攻取,只好回到沛县,暗暗怨恨雍齿和丰县子弟背叛自己。


正月,张耳等人立赵国后人赵歇为赵王。东阳宁君、秦嘉在留县立景驹为楚王。刘邦前往投靠,在路上收纳了张良,和张良一起谒见景驹,请景驹派兵帮助攻丰县。那时章邯讨伐陈涉,其别将司马率军北定楚地,屠灭相县,到达旸县。东阳宁君、刘邦领兵西进,在萧县之西与之交战,失败后收兵龟缩在留县。二月,刘邦军攻旸县,三天之内攻破,收纳旸县兵六千人。加上原来的兵力,终于凑足九千人。三月,攻取下邑。回头又攻丰县,始终无法夺取。四月,项梁击杀景驹、秦嘉,在薛郡驻军。刘邦前往拜见。项梁见其可怜,送给他伍千兵力、五大夫衔将领十人。这次刘邦终于夺取了丰县,雍齿趁乱逃奔魏人。


(待续)


《汉书》妄译(3)

Posted: 二月 18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4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秦始皇听风水先生说“东南方有天子之气”,于是希望东巡镇一镇。那时刘邦躲藏在芒县、旸县一带,只有吕后能够随时找到他。刘邦觉得很奇怪,吕后解释说:“你的住地上方常有云气缭绕,所以只要循着云气就能找到你了。”刘邦听到她这样说,心中一阵高兴。沛县的年轻人听说这件事,很多都希望跟从刘邦。


秦二世元年秋七月,陈涉在蘄县起兵,到陈地自立为楚王,派武臣、张耳、陈余攻击赵地。八月,武臣自立为赵王。各郡县人们很多都击杀长官呼应陈涉。九月,沛县县令打算投靠陈涉,曹参、萧何这两位心腹劝他说:“你是秦国官员,现在要背叛秦国,沛县父老恐怕不会答应。不如把在外逃亡的人召集回来,这样就有数百人忠心于你,以此要挟民众,民众不敢不听。”县令深以为是,就派遣樊哙去召刘邦。当时刘邦所率部下已好几百人了。


樊哙跟着刘邦回到沛县。县令后悔见刘邦势大,后悔莫及,怕事情产生变故,关闭城门不让刘邦进来,还打算杀萧何、曹参。萧、曹二人害怕,翻墙出去找刘邦寻求政治避难。刘邦写了一封致沛县父老的公开信,用箭射到城内,说:“天下为秦朝所苦,已经很久了。现在虽然县令保护各位,但各地豪杰并起之时,将会到沛县屠城。全沛县人民联合起来,把县令杀了,选择可拥护之人拥护他,与豪杰相呼应,则可以保全家庭。要不然,大家早晚一死,毫无办法。”于是沛县父老率领年轻人一起杀了县令,打开城门迎接刘邦,还要他做县令。刘邦说:“现在天下大乱、群雄蜂起,一旦应付不好,就会死得很难看。我不是不干,就怕能力浅薄,不能保全父老兄弟。这是件大事,还是另选一位有本事的来承当吧。”萧、曹都是文官,怕此事不成,反被秦朝诛灭全家,都拼命推举刘邦。在场的老年人也说:“这辈子常常听闻刘季的种种奇事,是富贵之兆,而且算了一下卦,还是刘季出头最好。”刘邦又退让数次,大家都坚持意见,所以也就顺应民意做了“沛公”。跟着就是祭祀黄帝、蚩尤,杀鸡祭旗之类走过场的把戏。刘邦决定旗帜都用红色的,因为当年曾经有“赤帝子杀白帝子”的往事。萧何、曹参、樊哙等青年豪杰都为刘邦奔走,招募了3000名沛县子弟。


《汉书》妄译(2)

Posted: 二月 17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1 Comment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刘邦在做亭长的时候,就把笋壳当作帽子,还让手下到薛县找工匠精心加工,时常戴在头上。一直到后来发达了,都保留这个习惯,后来大家都把那玩意儿叫做“刘氏冠”。


因为当亭长的关系,一次要出公差,把县里的犯人送到骊山给皇帝修坟。路途艰险,很多犯人都死了。刘邦算了一下,这样下去没等到达目的地人就死光了。到丰县泽中亭时,刘邦请大家喝酒,然后就趁夜色迷茫,把犯人全给放了。刘邦告诉犯人:“你们快走吧,我也要逃命去了。”愿意跟着刘邦走的犯人有十多位。刘邦喝得大醉,在夜里带人穿越沼泽地。探路的人回来报告说:“前头有大蛇挡道,咱们还是回头吧。”当时刘邦醉后胆大,说“壮士行,怕什么!”径直前行,将蛇用剑斩成两截,把道路就腾出来了。又往前走了几里地,终于酒劲发作,醉卧在地。后面跟着的人路过刘邦斩蛇的地方,见到有个老太太在那儿哭。问她为什么哭,老太太说:“有人把我儿子给杀了。”问她:“您儿子怎么惹着人家了呢?”老太太说:“我儿子是白帝之子,幻化成蛇形,挡在路上。不巧被赤帝之子斩死,所以我在这里哭。”听见的人都以为老太太瞎说,想要打她一顿,可是老太太一晃眼就不见了。这些人追到刘邦后告诉他发生的事,刘邦心中暗自高兴,引以为豪。而那些跟从他的人,对他更加敬畏了。


(待续)


《汉书》妄译(1)

Posted: 二月 15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20 Comments »

[注] 将《汉书》译作白话,并无“立言”的想法,不过是为了验证自己理解程度罢了。译者姑妄译之,读者也就姑妄读之吧。原文若非必要,一概不录。


汉书卷一上


髙帝纪第一上


汉朝高祖皇帝,是沛县丰乡人,刘姓。他的母亲在湖边休息,发梦遇见神仙。当时乌云密布、雷鸣电闪,高祖的父亲——刘太公——前往探视,发现一条龙正与其搞搞震。后来,就发现她怀孕了,并产下刘邦。


刘邦这个人,高鼻龙颜,长了一把漂亮的大胡子,左大腿上有72粒黑痣。他宽容仁厚、生性豁达,胸怀大志,基本上不参加家庭生产劳动。长大成人之后,报名试用,当了泗上地方的亭长小官。此人当官期间,下属小吏没有不被他欺负的。他还沉湎酒色,曾有一次向王婆婆、武姥姥赊酒喝,醉倒在地,武、王两位老人见到他身上有怪物游走。以往刘邦每次去打酒,都要多卖数倍价钱。自从见到怪物出现,到岁尾结帐时,这两家小店反而将赊账的凭据毁去,不予追偿。


刘邦曾经到咸阳服徭役,见到过秦朝皇帝出巡的盛况,长叹道:“我靠,大丈夫就该是这个样子的啊!”


单父人吕公,和沛县县令关系不错,因为避让仇人的关系,到沛县打秋风,后来就干脆住下来了。沛县的一干大小官员、地痞流氓听到县令正接待重要客人,纷纷前往祝贺。萧何是县令心腹,主管收礼事宜,告诉管事的说:“送礼不足一千钱的,只让坐在堂下。”刘邦是亭长,一贯自以为高于其他小官,就在名片上瞎写“送贺礼壹万”,实际上一分钱也没有带来。名片送进去之后,吕公大为吃惊,亲自到门口迎接。这个吕公喜欢给人看相,见到高祖后,为其相貌所震动,加倍地敬重起来,请到上座坐下。萧何说:“刘季这个人,好说大话,很少做实事。”刘邦为了向在座客人显摆显摆,对萧何的话充耳不闻,大剌剌坐了上座。酒过三巡,吕公向刘邦暗使眼色,要他留下。喝完酒,来到后房。吕公说:“在下从小好给人看相。相过的人千千万,也不如你这相貌好。希望你自爱啊。在下生有一女,希望你能娶回去做个扫地的偏房。”后来,吕婆对吕公发火说:“你一直宝贝这个女儿,打算把她嫁给一位贵人。沛县县令与你关系这么好都娶不到手,怎么随随便便就需配给刘季了呢?”吕公说“这就不是你等女流之辈所能理解的了。”最终还是许给了刘邦。吕公的这位女儿,后来成了吕后,生有孝惠帝和鲁元公主。


刘邦曾有一次休假携眷回家。一天,吕后与两个孩子住在田中,有位老头子路过,想要点水喝。吕后给他一些东西吃。老头为吕后看相,说“夫人是天下的大贵人。”吕后让他给两个孩子看相。先看孝惠帝,说“夫人的富贵来自于这男孩。”又看鲁元公主,也是大贵之相。老头走后,刘邦从别的房子过来。吕后谈起老头看相、说母子三人都是富贵相的事。刘邦问:“走远没有?”,吕后说没有走远。于是刘邦跑步追去,要求老头也给自己看看。老头说:“夫人和小孩的富贵,都要从你身上来。你的相貌贵不可言。”刘邦感激不尽,说:“要真能像您说的那样,一定重谢!”等到后来刘邦真的发达之时,已经找不到这老头的下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