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词要译得信、达、雅,殊为不易。像Coca Cola译作“可口可乐”,Revlon译作“露华浓”,engine译作“引擎”之类,音义两达,可以称得上是神一般的翻译。但多数译者懒癌发作,随便配个当地语言发音相近的字,生造出一个新词就算数,见其字不知其义,是构词法中最低劣的一种。“奄列”,就是被坑的食物之一。

所谓奄列,英文是omelet或omelette,意译的话,就是煎蛋饼。有蛋黄蛋白一同下锅的版本,也有纯用蛋黄或蛋清的版本。平底锅中下黄油,蛋液用牛奶或奶油打匀,倒进去,摊成略厚的圆饼,放上蘑菇啦肉末啦蔬菜啦芝士啦,对折起来吃。

奄列起码已有数百年历史。早在1393年出版的《巴黎式烹调指南》中,就已出现“alumelle”和“alumete”的说法,此后陆续演变出amelette、aumelette等形式,最终在18世纪定型成omelette。

和中国许多地方特色食品一样,法国西南部贝西埃地区的巨型奄列也有一个与显贵有关的传说。据称当年拿破仑领兵路过,品尝旅馆老板烹制的奄列,大为赞叹,遂令居民献出全部鸡蛋,做了个大奄列,以供军队次日食用。出于对拿破仑的敬仰,当地将传统延续下来,甚至变作举镇狂欢的节日。今年(2018)的奄列节就在11月3号、4号,计划将使用5034个鸡蛋、50磅洋葱、75个彩椒、4加仑蒜苗、2加仑西芹、1加仑半食用油、6加仑半牛奶、52磅黄油、3盒盐、2盒黑胡椒,以及15磅路易斯安那小龙虾尾,做成一个巨大的奄列。另外,还会同时用600个鸡蛋做个缩小版的。

不过这并不是世界上最大的奄列。2012年,葡萄牙圣塔伦省烹制了一个重达6466公斤的奄列,用了14万多个鸡蛋。在此之前,横滨曾短暂地获得过做出世界最大奄列的“殊荣”,不过很快就被赶超。人类攀比之心真是无法抑制啊。

说起来,玉子烧与奄列虽有几分相似,但公认是本土起源。倒是日式小店中常见的蛋包饭,百分之百与奄列有近亲关系。蛋包饭英文是Omuraisu,是由omelet与rice组成,再以日本式发音拼出来的词。顾名思义,就是在蛋饼中卷入米饭。米饭可以用肉类、蔬菜、番茄酱等等一起炒,并无定例。冲绳人喜欢将墨西哥taco风味的牛肉、蔬菜与米饭同食,叫做tacoraisu(塔可饭),还发明在奄列中放入塔可饭卷食的吃法。更有甚者,还有人在奄列中放炒面。中国有煎饼卷一切,日本也有奄列卷一切,殊无败相。

在东南亚,奄列也是一种常见食品。新加坡把奄列叫“杏力蛋”,来源据说是上海话。除了译者敷衍,或中文词不达意之外,“看不懂的东西显得比较厉害”,大概也是音译外来词泛滥的原因吧。

试过最好吃的奄列,是在凌晨5点的佛罗里达奥兰多机场。从迪士尼海豚酒店坐穿梭巴士来搭早班机,宿醉头疼,肚子也疼。过关后,在最早开门的店铺要了奄列和可可。蛋也香,可可也热得恰到好处。过去几十个小时几乎不眠不休的奔波和会议,在那一刻是真的被丢诸脑后了。

(首发于我创办的微信公众号“深夜谈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