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回顾展小记

Posted: 六月 3rd,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掠影 | 6 Comments »

我们这代人,至少我自己,是“看着香港电影长大的”。这句话加上引号,因为我们长大的那些年月,其实几乎并无香港电影公映。所谓看香港电影,其实是在录像厅看香港电影的盗版录像带。许多人描写过录像厅的拥挤和浑浊的空气,这些于我都淡忘了,只有一幕幕经典镜头留下来,作一生的回忆。

2010年5月底,香港电影发展局组织20部经典港片,到广州做“香港电影回顾展”,功德一件。可惜三天的排期,只有第三天(29号)是周末,错过了大部分的排期。不过这似乎没影响上座率——我28日晚上去买次日《阿飞正传》的票,居然已售罄。影迷之踊跃,大概超出主办方的预计,所以在后来的座谈会上,冯永才会对出席人数之多微感惊讶吧。所谓“经典”,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已看过无数遍。再花钱看一次的人,还是冲着“从未在大陆公映的一刀未剪版本”去的。”一刀未剪“也许是噱头,但从未在大陆公映却有十足十的意义。如同iPad并非放大版iPhone,银幕也绝非放大版的电视机,观影体验, 还是以此为佳。

却说29日早晨起来,上网查到12点在五月花影院有一场《鬼马智多星》。该片乃徐克当年名作,一改《蝶变》的诡异风格,热热闹闹做了场大戏,完全证明徐老怪有强大的商业片制作能力。遂发短信呼朋唤友,谁料朋友睡觉未醒。再等得一段时间,眼看已赶不上排期。再查网页,原来12点半还有一场《龙虎风云》。林岭东导演凭借此片声名大噪,而周润发与李修贤二人的表现也极具张力,将男人之间的情谊表现得淋漓尽致。打电话叫醒朋友,再赶到影院,电影已开始放映20多分钟。慌乱之间买错票,进了《波斯王子》的放映厅,遂重新买票进入,电影刚好渐入佳境。

该片如何经典不必再提。影毕,银幕上打出”剧终“二字时,不见许多观众离场。正感奇怪间,一戴帽男子拿着mic上台自我介绍,原来是香港电影发展局秘书处秘书长冯永。随之幕前放下一块蓝布,上写”香港电影回顾展闭幕礼暨香港电影的昨天、今天、明天座谈会”。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安排,之前也没宣传过。冯永介绍座谈会主持人是文隽先生,会场气氛顿时热闹起来。文隽也算是香港电影名宿之一,兼且口条顺溜,他来主持,不出彩才怪。文隽介绍嘉宾,几乎每位上台都获得热烈掌声。可怜《魔术男》导演黄修平是刚入行的年轻人,没多少人认得,掌声也就寥寥。最可怜的是这孩子在会后一些媒体的报道上名字都被写错。另外三位嘉宾均是大牛:张同祖(开创《神勇双响炮》系列)、冼杞然(以《三人世界》开创城市浪漫轻喜剧潮流)和阮继志(《倩女幽魂》编剧)。座谈会很有意思,颇多爆料,下面摘取我在twitter上发的数条记录:

*倩女幽魂编剧阮继志说,昔年徐克找他写这部戏,以夜总会小姐为蓝本写小倩,因为女鬼和小姐一样昼伏夜出,以吸取男人血汗(钱)为业,而树妖姥姥则是当仁不让的妈妈桑。

*冼杞然说拍三人世界时只得林子祥一个明星撑场面。周慧敏是新人,郑裕玲只在电视上红。周四上画票房惨败。冼认为观众是白领和学生,遂争取放映至周六,结果大卖,创出面向中产的浪漫轻喜剧类型。

*《魔术男》导演黄修平说,年轻香港电影人够幸运,而老一辈香港电影人则够幸福。

八卦还有很多,其中有一条不是新闻,但与当天放映的电影有关,获得大量掌声:1988年香港电影金像奖,评委一致认定影帝非周润发莫属,但仍有选择的困惑,因为当年发哥以《龙虎风云》、《监狱风云》和《秋天的童话》三部片子提名最佳男主角,令评委不知该选哪部。最后,《龙虎风云》还是胜出。

座谈会结束,以“九爷鸡”盒饭和地道广州濑粉充饥,又奔赴位于天河的飞扬影城,赶下午六点的《监狱风云》。片中发哥和梁家辉的演出不必再赞,就一帮配角和龙套也极为出彩。和《龙虎风云》一样,《监狱风云》也是Maria Cordero唱的主题歌和插曲。肥妈那把沧桑而坚韧、高亢而奔放的嗓音,与电影中的场景简直是严丝合缝,契合到极。写这篇blog时,又上网找到,听来仍是那么令人感慨。

《监狱风云》过后,继续在飞扬看《倩女幽魂》。此片也看过N遍,但这次的确体验到了大银幕的魅力。当张国荣那张犹带稚气的脸出现,现场有粉丝大喊:哥哥,你好靓。像徐克(本片由徐克监制,程小东执导)的其他作品一样,这部片子也有许多借古讽今的台词。以前看时不觉如何,这次别有一番滋味。

经典一部接一部。我们一行三人,告别飞扬,赶去市一宫看《僵尸先生》。从农讲所地铁站上来,一通暴走,好在只错过十多二十分钟的片子。林正英演道士,真是似模似样。他英年早逝,就有传言说是因为演这类片子太多,于阴德有亏之故。而许冠英演的小徒弟,确也不负笑将之誉。

四部片子赶场般看罢,已是凌晨时分。大卫波德威尔用“尽皆过火,尽皆癫狂”来总结全盛时期的港片,我们如此看片,或也算得上癫狂。宵夜档口,半打生蚝、几支珠啤,谈的尽是影人影事。原来,我们从未长大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