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软件作坊》序

Posted: 十一月 19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今年早些时候,有一系列文章在CSDN Blog上陡然火爆起来。博主阿朱,以《三五个人,十来条枪,如何走出软件作坊》为题,总结了自己从业十年以来在技术项目和技术团队管理方面的经验和思考,截至8月28日,总共发表43篇文章。博文视点也以其敏锐的嗅觉,迅速发现并决定出版这系列文章。

阿朱本名吕建伟,多年以前我们是混同一个技术论坛的网友,但直至今年CSDN上海英雄会方才有缘见面。在从上海回来的飞机上,聊着软件和非软件的话题,连飞机餐都没觉得有那么难吃了。也是那次谈话,给我留下了阿朱“稳重、实在”的深刻印象。

《走出软件作坊》一书,可以印证我的感觉。项目管理与团队管理,向有土、洋二派,尤以洋派最有市场。阿朱此书,不虚谈理论,全部来源于其十年实践所得。这不是普通的十年,而是一位普通程序员成长为CTO的十年。在后五年中,阿朱参与并见证了一家公司从软件作坊壮大成为行业领先软件服务提供商的过程,这正是其他许多中国软件公司正在或想走的路。阿朱及其所在机构的经验与教训,对于本土小型或创业型软件企业,具有极其宝贵的参考和借鉴价值。

然而,这本书更有价值的地方,是字里行间无处不在的实践知行观。软件企业和软件从业者,最该从里面学到的,也是一种不盲从的反思精神。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独特的外部环境、文化氛围;“像成功公司一样好的团队架构与管理模式”听上去很美,多数时候却并不符合某家特定机构在某一特定时期的现实情况。为员工提供免费餐食,就算给的是神户牛肉,也并不足以让你的公司成为第二个Google。所谓管理,规范、制度、方法、人情缺一不可。人情,或谓关系,在中国公司中是决不可无视或轻视的因素,也是最可能存在变数的因素。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变数,是在制定符合本机构实际情况的架构、制度时必须注意的。所谓学我者生,像我者死,学的和像的,实在不是同一个“我”,读者不可不察。

这本书另外一个有价值的地方,是作者与读者展开的网上讨论。在阿朱的Blog上,这系列每篇文章都有大量的读者评论,而阿朱也往往会在下一篇文章中,或直接或间接地答复和参加讨论。这些讨论有一部分写进了成书,更多的部分仍然留在网上。我建议阿朱为本书开通一个讨论区,使其不但有印刷的版本,也有更为鲜活和即时的网络版本。我深信,互联网改变了并仍在改变着传统出版。这本书和其他书在网上如何做出延伸价值,值得探索。

阿朱说,他希望在所在机构做大上市后,再写一本书,总结《走出软件作坊》之后的经验与思考。我期待那本书的面世,但并不认为书中的内容要等到出版后才能一睹为快——诸位不信?不妨到阿朱Blog上看看,《CRM下午茶》等系列文章,已然是颇值一读的了。


《疯狂的程序员》序

Posted: 十一月 19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卧读 | 4 Comments »

绝影在CSDN Blog上连载《疯狂的程序员》,自2007年12月22日开始,到2008年9月15日全文完成,9个月时间写了35万字。对于专业作家,这也许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可绝影只是一位技术工作者,9个月的业余时间,就全搭在这部书上面了。

以文学的角度来看《疯狂的程序员》网上连载版本,缺点和问题比比皆是,但这些瑕疵无法掩盖因其“真实反映程序员工作生活”而焕发的独有光彩(据我所知,印刷版本在文字方面改进良多)。“深入生活”无如“从生活中来”,我不相信有任何专业作家,能比绝影们更有资格写出《疯狂的程序员》这样的作品——看看市面上,有几本描写程序员的小说呢?

现在这部书要出版了,我又从头逐篇看Blog上的连载。越看越觉得,互联网改变出版,实在已经不是一种理论或是幻想。其表现有三:一,互联网让原本不属写作人群的人能够撰写并发布作品;二,互联网上改变了“小黑屋”式的写作,作读互动贯穿于并影响着写作全过程;三,读者评论、作者回应,乃至于包括正文在内的页面表现,构成了某种完整、自足的作品表现形式。对于出版机构而言,互联网变作了有效的“选题筛选器”。当然,在正式出版前,还有很多的编辑工作要做,但至少在写作阶段,已经和以前大有不同了。网上连载与印刷版本有没有冲突呢?如果有,怎样化不利为有利,使之促进印刷版本的销售?在与绝影签约后,出版社没有要求绝影停止在网上连载,这是一种勇敢应对新类型出版的积极态度。

绝影不是唯一、也不会是最后一位在CSDN平台上创作的作者。《疯狂的程序员》正好为其他用户树立了一个典范:程序员也能写书,而且是写出引起大家共鸣的优秀作品。我要恭喜绝影新书出版,更要鼓而呼之,希望更多的绝影涌现出来。


切诺基,109国道的秋天

Posted: 十一月 3rd,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未分类 | 1 Comment »

在广州呆了一个月,回到北京,俨然已是秋天。一阵阴雨过后,北风愈烈,秋色愈浓。开上我的切诺基,京西一日,追赶秋天。

那是一个没有意外的早晨。9点。阜石路出京方向,和几乎每一个其他早晨一样堵。在车流中左右穿梭,身后喇叭无数,皆是虚妄。时速由零而入八十公里,切诺基穿越石景山,蹿上了109国道。双向两车道的柏油路,一直向西,通往拉萨。可是,今天太短,我只能驻足在门头沟。下次,或许下次,能再向西,然后向南……

过了担礼隧道就进山了。公路陡然开始扭曲,右边的山崖拔高到天顶,左边的深渊沉落到地狱。一个个300度的大弯,我只能以三挡行进。只是路边有红叶,还有比红叶更红的柿子,让我更慢,好在打轮的间隙,偶尔惊鸿一瞥,看着秋天在身旁燃烧然后湮灭。

一路都有指示牌,灵山方向,目标明确。如果你忘了把GPS设定到“沿河城”,不妨留意“珍珠湖景区”的路标,沿河城就在沿途。

从109国道右拐,进入去珍珠湖景区/沿河城的县级公路,路面破损得很厉害。去时上坡,回时下坡,路边都没有防护栏。好在路面足够两车并排行驶,即便是新手,小心驾驶也不会出事。

沿河城颇有些历史,有兴趣的读者不妨自己查查看。此处民风淳朴,还有电影《手机》外景地可看(不用买票),乃摄影爱好者钟意之地。可是旅游接待能力严重不足,又时值淡季,多个农家院都关门谢客。我们只好在永定河滩上,支起烤架,自给自足了。风萧萧兮河水寒,羊肉入肚兮不复还。

Autumn in Beijing

 

驾车行至此处,或左转或右转。右转即进入珍珠湖景区,左转则向北往官厅水库方向而去。若沿官厅方向行进,不久柏油路就戛然而止,前方是一条狭窄的土路——那就是河北、北京辖区的交界处了。爱越野的,继续前进,可体验非同一般的景色与刺激。非越野车型,宜即掉头。

启程回京时已是下午4点,翻过一个山头,到达雁翅镇,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前车的示廓灯在夜幕中红着。车外有风在呼啸,车内有同伴在呼噜……北京,我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