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道东温泉两日游流水账·第二天下午

Posted: 三月 17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掠影, 起行 | No Comments »

出得网走站来,已是13点多。到观光咨询点问了一下,说是破冰船肯定是没有了,不过可以按每个人3000块的代价,专车送我们去海边看流冰。想想一路过来都在海边,花这么多钱多半也看不到什么,就拒绝了,还是自己坐公交车四处看看靠谱。网走地方不大,倒有一个北海道立的“北方民族博物馆”。另外,流冰博物馆和网走监狱博物馆也值得一看。可恨此处公交车既破且贵,区区几公里路程,上车就是260日元。说不得也只能挨宰了。


我们决定从最远的北方民族博物馆开始参观,路上经过监狱博物馆和流冰博物馆都没下车。北方民族博物馆在天都山的半山腰,展示了北方诸民族的历史、生产和生活情形。所谓“北方”,是指整个地球的北方,所以馆内不但有阿伊奴展品,还有爱斯基摩等等其他民族的展品。


Hokkaido Museum of Northern Peoples


参观完毕,想起过来的时候路过流冰博物馆,似乎不太远的样子,就打算徒步过去。问了博物馆工作人员,她们露出惊异的表情,不过还是友善地指路,并画了张简易地图。出得门来走了几步,徒步的计划立马取消了。外面风雪交加,路边(如果还有路边的话)积雪过膝,加上呼啸而过的汽车,这种状况下走上3公里,不仅是自虐,简直是自杀了。只好折返馆内,瞅着公交车差不多该到站,再走出去。


流冰博物馆位于天都山顶,是一个自然博物馆。每年1-3月,自黑龙江涌出大量冰块,冲到千岛群岛一带,就形成流冰的奇观。流冰博物馆以各种生动有趣的手段,对冰雪世界做了详细介绍。我只在馆内匆匆看了一遍,惦记着没进馆时看到的电话亭,就先出来照相了。


Public Phone on Tento-zan Mountain


天都山顶的风雪,比山腰厉害多了。大风刮过来时,人如果不弓着腰就不易站稳。只要在外面呆上一会儿,衣服上有缝的地方都吹进了雪粒。我们没敢多停留,等到公交车就赶紧闪人了。


最后一站参观网走监狱博物馆。这里在1984年之前是真正关着犯人的网走监狱,后来新建了网走刑务所,才改成博物馆的。存在了100多年的监狱,留下很多遗迹,也留下很多传说。木结构建筑的监房、教堂里,粗大的梁柱上,还看得出当年斧砍刀削的痕迹。


Abashiri prison museum


在网走监狱的许多传说中,最有名的是关于“五寸钉寅吉”的故事。五寸钉寅吉原名西川寅吉,14岁开始从事职业犯罪,曾从三重、秋田、桦户、空知、网走等多个监狱成功越狱6次之多。根据网走监狱博物馆的记载,他“第一次(越狱)是明治20年的夏天,在院内工作的时候,把湿了的狱衣扔到了墙上,利用一瞬间的吸着力,翻过了墙。”好家伙,整个一燕子李三。在其中一次越狱逃跑过程中,一根长为5寸的钉子穿过他的脚掌,自此后人们都叫他“五寸钉寅吉”。在网走监狱博物馆监仓中,专门用塑像展现了五寸钉寅吉逃狱的形象。


Prison Break Demo in Abashiri Prison Museum


为了生动介绍当年的牢狱生活,网走监狱博物馆在各个展点都放置了拟真塑像。馆内参观的人不太多,不过都看得很仔细。过去曾经有一系列名为《网走番外地》的电影,都是和这个监狱有关的。


Abashiri Prison Museum


前两个博物馆都是走马观花,这次想要看得仔细些,干脆决定坐最后一班公交车回钏路火车站。时间虽然紧张些,算来也应该够用。由于风雪的缘故,公交车还晚点了。赶到火车站,离开车仅有差不多20分钟的时间。好在这点时间还够买一份盒饭的。据说,JR线每个站都有自己特有的盒饭(我在列车座位的背面网袋里也看到类似的介绍),很多人都会特意在车站买特色盒饭,带到车上吃。这么好玩的事情不能错过,我们也买了蟹肉饭、鱼籽饭带上车。其实要说好吃还真谈不上,好玩是一定的。


归途有6个小时的车程,到札幌站后又转乘地铁回家。到家已经困得够呛,那晚睡得香极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