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道东温泉两日游流水账·第二天上午

Posted: 三月 16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掠影, 起行 | No Comments »

榻榻米上铺了柔软温暖的床垫,晚上睡得很好。一早起来,到餐厅吃早餐。早餐是自助式,有鲑鱼、火腿、温泉鸡蛋和粥。回房间收拾了行李,下到大堂,巴士导游员已经在门口等候了。还是昨天那车,只是路线不同了。今天巴士的终点站是知床斜里。路程稍远,路上只安排了一处景点:屈斜路湖。一路上,导游员说着北海道乡间种种趣事。我瞥向窗外,丛林掩映间,一片雾气升腾起来。刚拿出相机,巴士已到湖边。


Kushiro Lake


屈斜路湖湖水偏酸性,不宜于鱼类生长,但岸边水温较高,是西伯利亚天鹅的越冬栖息地。湖上虽也结冰,却不是整块的,靠近岸边,就裂成大块。天鹅就成群地在岸边沙石上休息,或是在近岸水中游弋。


Kushiro Lake


离开屈斜路湖,风雪大了起来。车窗外,大风刮起飞雪,贴着地面一股股吹过。北海道是苦寒之地,人类在这里生存,的确艰苦。上天是公平的,在降下冰雪的同时,也赐予了宝贵的温泉、硫磺等资源。经过多年开拓,北海道人不但适应了恶劣的气候,还想方设法让自己过得舒舒服服的。农业方面,在弟子屈町一带,主要农作物是土豆,用土豆酿的烧酒也很有名。路过的一座土豆酒厂,从外表看还真看不出来是酿酒的呢:


Potato wine factory


又过了一会儿,巴士就到知床斜里了。奇怪的是,这辆巴士上的其他乘客,似乎都没有和我们一起进火车站,可能是下午在知床斜里观光吧。在车站等车的时候,看到旅游问询处挂出了“由于大风,破冰船今日停开”的牌子,一问还真是这么回事。郁闷之余,只好把下午从钏路回札幌的车票改前了几个小时——去钏路就是为坐破冰船的啊。


Train Station


刚办好这事儿,也就该进站了。这趟仍然是乘坐观光蒸汽火车,“鄂霍次克流冰号”。知床斜里不愧是小站,月台上居然支起架子,晾起鱼干来。


Salmon


这趟火车的车厢分左右两部分,列车前进方向的右侧,安排了一溜两座的座位,面向窗外;左侧则是普通的卡座。列车从东向西沿海边开行,右侧正是面对鄂霍次克海。通过旅行社订票真是英明的做法——我们买到了右侧面向窗外的座位。乘客上车后没多久,跟着上来两个小贩:一个买鱼干的大嫂,一个卖生啤的大叔。鱼干是袋装,生啤则装在一个方形酒袋里,背在大叔背上。有人要,就拎出软管,拧开龙头,放出一大杯。札幌啤酒号称日本三大啤酒之一(朝日、麒麟、札幌),口味确实不错。一大塑料杯生啤的代价是500日元,大约30来块人民币吧。虽然略贵,但它代表的那种旅途风味却是无可替代的。


Beer Salesman


邻座的一对日本老夫妇教我们怎么吃鲑鱼干:把皮撕掉再吃。在车厢里的炭炉上尝试烤了一点,鱼油渗到鱼皮上,又是一番不同的味道。喝着啤酒,吃着鱼干,看着鄂霍次克海,相机快门按了又按,却是收拾不尽这满眼的北方冰海景色。索性不再拍照,专心欣赏了。


Salmon and Beer


窗外风雪还是一样的大。雪是白的,海是蓝的,天是灰的。低矮的灌木伏在地表,顽强地度过又一个冬天。


icy coast


一个小时的路程很快结束了。列车停在网走站,正好旁边是一列新型火车,一新一旧,对比鲜明:


IMG_0386


外面太冷,乘客们匆匆留影后都出站了。既然已经到了网走,还是想参观一下几处博物馆,于是到窗口要求改票。还好JR每个站都是联网的,只要有空座,可以随意更改。改票完毕,出到站外……是“又看到”了……无所不在的鲑鱼干!


Salm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