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ckr帮我卖相片

Posted: 二月 17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 2 Comments »

今天收到邮件,说我的一张相片入选Schmap的在线旧金山旅游指南(http://www.schmap.com/sanfrancisco/activities_fishermanswharf/#p=321456&i=321456_2.jpg)。这是我在网上卖出的第二张相片,前一张卖给了The Atlantic(《大西洋月刊》)杂志(创刊于19世纪,被誉为“美国的思想”)。Schmap是非盈利的,不付费;《大西洋月刊》支付了单次使用授权费150美元。从买30D到现在差不多两年时间,按了10000多次快门,传到flickr的也就2、3000张,其中相当部分还没有精挑细选过。这样都能被图片编辑看到和选中,不是因为我水平有多高,而是flickr的图片分享模式使然。

关于社会性网络或社会性网络应用的话题,业界有实践者也有理论家,困扰几乎所有人的问题是,这东西怎么挣钱,它怎么给社会创造商业价值。我现在不太喜欢谈理论、谈模式,但这两张相片的事情,却给了我极大的刺激:谁说社会性网络应用不能创造商业价值?

还是说在线图片交易市场吧。在国内(比如photocom)、外(比如getty)都有一些“权威、专业”的在线图片交易网站,据我所知,其中一些活得很不错。也有传统媒体进入这个行业,想要干一番事业的(比如《摄影之友》办的尚图)。相对于传统的图片交易手法,他们的进步之处在于数字化和网络化,而交易模式可以说几乎完全没有改变(仍然是代理中介模式)。以传统的眼光看,我这种3000张相片里面也许只能挑出1张可用图片的摄影爱好者,当然不是这些在线图片交易商的产品来源。他们的编辑成本太高,高到最好每一张上传图片都能卖掉。不要以为数字化和网络化降低了多少编辑成本,对于服务商来说,这些手段的削减的只是拆信封的成本,而这成本原来就很低;得到好处的是需要用图片的媒体,他们可以更方便地查找图片。

既然代理中介式的在线图片交易让需要用图片的媒体得到方便的好处,从而让他们愿意通过这些服务购买图片,那么,如果存在同样/更为方便的查找手段,而且价格更便宜,他们当然也会选择。在线图片交易服务商占据了网络时代的图片交易寡头垄断地位,他们标榜的“专业、优质”恰好也是阻碍更多优秀图片进入市场的篱笆墙。以我自己为例,《大西洋月刊》选中的相片曾经被尚图的编辑拒绝过;而photocom根本就拒绝我的注册申请。除了成本考虑之外,让少数“权威人士”判断内容优劣的手法也是问题。姑且不论这些在线图片交易商雇用的图片编辑水平到底有多高,是否真有能力判断一张图片是否可用;这种方式本身就不对头——眼光各各不同,媒体各有所爱,你看不中的东西,别人没准能看中。拒绝非专业摄影人员,等于拒绝更多销售图片的机会。可是,广开纳片之门,显然又会放任成本(技术成本和编辑成本)陡增到不可承受的水平。这是代理中介式在线图片交易商面临的问题。

Flickr没有编辑。每个用户是自己的编辑,上传相片、输入标签,这些本来就是用户的个体需求,同时也巧妙地为需要用相片的媒体铺设了查找通路。没有编辑就意味着没有编辑成本,意味着flickr把挑选图片的权利和义务一股脑抛给了需要用图片的媒体。到底是先筛选一遍好呢,还是让媒体编辑自己挑好,这个问题的回答见仁见智,所以也必然有媒体愿意看到更多图片(哪怕其中大部分会被在线图片交易商的编辑大爷们毙掉)。越来越多的媒体编辑到flickr上找图片(想想看,连《大西洋月刊》这种老牌杂志都来了),对于非专业摄影师而言,也就有更多可能让媒体看到自己的相片。专业摄影师毕竟是少数,如果说代理中介式的在线图片交易服务商是依20/80律做生意的话,flickr模式就是长尾的体现,只是这条长尾不光是消费者,同时也是供应商。

《大西洋月刊》告知我图片入选的当天,我就立刻续购了flickr一年期限的pro服务。如果每5年我能卖一张150美元的相片,就足够支付我的flickr pro帐号费用了。何乐而不为呢?代理中介式的在线图片交易服务商必将受到类似flickr这样的图片分享服务商的冲击,现在是他们想想怎么应对的时候了。


2 Comments on “Flickr帮我卖相片”

  1. 1 令狐虫 said at 3:56 上午 on 二月 18th, 2008:

    呵呵,先恭喜一下。

    这应该就是所谓Web2.0模式的真正力量了。在接入成本越来越低的今天,这种低门槛领域进入方式必然会改变很多旧有的模式,但我觉得目前还只是刚刚开始。

    低门槛进入很容易导致信息爆炸。当信息海量到需求者无法承受的时候,就会出现信息筛选(搜索?)的服务。事实上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信息筛选的模型,比如搜索引擎、feed reader、个人门户之类。但我感觉还比较初级,而且现在很多筛选是基于用户提供素材,机器算法给出结果的(比如你可能感兴趣的XXX之类),而我觉得,机器算法固然能避免一些问题,但很难满足人们越来越复杂的筛选需求。所以,未来应该会出现基于更高层次的规则平台——系统给一些规则,而基于这些规则的具体的筛选动作,很可能还是依靠用户自身的力量。

    最后说一句不离题的话:这个世界有人需要人人可参与的草根型系统,也有人需要为自己做好一切的专家型系统。所以那些立足于传统模式的服务,不妨在“专业”这条路上多努力一些,我相信一定会获得一帮属于自己的用户群。

  2. 2 chris said at 5:21 上午 on 二月 18th, 2008:

    羡慕死+嫉妒死+妒忌死!!!!!!

    俺拍的片子啥时候也能卖个价格就好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