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祭

Posted: 九月 21st,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漫忆 | 6 Comments »

九年前的那个夜晚,我坐在临时搭建的灵堂里,孤身一人;几步之外,是放置先父遗体的冰棺。是我喂他吃的最后一口橙子,除此之外,我对他二十二年的亲情无所回报。整个服丧期间,我没有流过一滴泪。但在之后的许多年里,却常会梦见他和我走在路上,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可是醒来时,却连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都记不起来。更可怕的是,他的脸在记忆中渐渐模糊,我渐渐忘记了他的模样。


忘记亲人的模样,应该是世间最悲哀的事吧?我的幼年,是他的中年;待我少年,他已快步入老年;我刚青年时,他的年纪不再增长。二十二年的记忆在那个下午停滞,在那个晚上消失,又在之后的许多年渐次出现、融合、零落。现在,我已记不得他的模样。


但我还记得一起去泡温泉,在雾气蒸腾的池中,他肩窝里的积水;


还记得骑单车回家的路上,坡顶小店那一块绿豆糕,和一杯绿茶的芳香;


还记得他因公去深圳常驻,我偷偷抄下的那个通信地址,可他永远也看不到我的信了。


九年后的这个夜晚,我在路边烤翅档灌醉了自己,踉跄回到这四十平米的暂居所。对着显示器,对着看不见的过去。先亲若在生,当是七十一岁的老人了。而我也将在时间里老去,在时间的洪流里飘荡,没有故乡。


6 Comments on “九年祭”

  1. 1 http:// said at 3:03 上午 on 九月 22nd, 2007:

    放松。

  2. 2 李笑来 said at 5:42 上午 on 九月 22nd, 2007:

    忘记,从来都是因为并不重要并不在意。

    记住,从来都是要挣扎才能做到的事情。

    可是,我们一不小心就忘记了挣扎。

    独处,是为了努力不忘记不该忘记的。

  3. 3 李笑来 said at 5:42 上午 on 九月 22nd, 2007:

    忘记,从来都是因为并不重要并不在意。

    记住,从来都是要挣扎才能做到的事情。

    可是,我们一不小心就忘记了挣扎。

    独处,是为了努力不忘记不该忘记的。

  4. 4 Nana said at 2:03 下午 on 十二月 2nd, 2007:

    坚强些!

  5. 5 http:// said at 6:12 下午 on 二月 15th, 2008:

    是啊,套用一句话: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我奶奶也走了9年有余了,我画不出她的面容,但心里却无比清晰她的容貌。每每梦到,总是那么的接近,醒来的时候又如此的要不可及,生活也还是要继续下去。

  6. 6 john said at 7:50 下午 on 二月 15th, 2008:

    hey,韩兄,我花了一夜读你的BLOG,你真的是一颗“让我仰望的参天大树啊”,我也一度要做很好的软件开发员,可是却一次又一次的为了谋生,一次次的放弃这个角色,到现在,程序变成了在宝贵的时间里自己关起门来消遣的活动,沦落消极啊。今夜,我要向你学习。不过还是要先找个谋生的工作才行,太现实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