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

Posted: 五月 11th,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 3 Comments »

三十二岁男人走出电梯,回到他位于大厦十五层的租住房。此时是晚上十点,离下班三个小时,离他来到北京三年半,离屋里那杯威士忌,嗯,只要一分钟。


不过在一分钟之后,男人选择了床。酒杯还没来得及抱怨的当口,男人均匀的气息已宣告当日结束。


白天是人的,夜是神的。酒瓶给杯子斟满,自酌自饮。电话机拨通局端,要了个长途。冰箱嗡嗡响,唱一首摇篮曲,哄着那堆香肠火腿听装啤酒;睡吧睡吧不要捣乱,明天就要嫁给胃啦,胃你好吗……


楼下是谁踢了谁的车,警报乱响。男人从关于酒瓶酒杯电话机冰箱摇篮曲的梦中惊醒,起身喝了一杯水。水嘟哝着被吞咽,杯子空了,男人睡了,世界安静了。


整个世界,安静了。


3 Comments on “一夜”

  1. 1 http:// said at 11:07 下午 on 五月 12th, 2007:

    孤寂的夜。
    找个人来陪吧。

  2. 2 virushuo said at 10:56 上午 on 五月 15th, 2007:

    支持楼上一下。

  3. 3 http:// said at 3:58 上午 on 五月 28th, 2007:

    韩大哥
    推荐:
    The Crane Wife 专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