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行记(二)

Posted: 五月 9th,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掠影, 起行 | 2 Comments »

Google总部所在地叫做Mountain View,有译为“山景城”的,其实该地并非一座城,只是Santa Clara辖下一个行政区划罢了,大约类似于中国一个城市的区级建制。和其他硅谷新兴公司一样,Google总部也有一堆小楼。周奕告诉说,此地原来是SGI总部,SGI垮台后,被Google买下。遥望SGI当年,也是风云一时的枭雄,只是随着PC端计算能力的极速提升,业务竟一落千丈,落得个无颜见江东父老,脚下一片土地也不得不出卖了。

刚从中国调任到总部的吴丹丹接待我们,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位中国工程师,黄峥。在访客大厅,我看到了著名的“关键词即时显示屏”。那是一块透光性不太强的玻璃或有机物质,另有一台投影机,将来自世界各地的搜索请求关键词,投射到显示屏上,看上去极具科幻效果。但是Google总部的建筑物内部不允许照相,不能和大家分享了。

Google总部充斥了工程师文化的气息。每间办公室大约有3、4位工程师,显得有些拥挤。门外的玻璃墙上,贴着一张张CD盒,上面写有在该办公室做开发的工程师名字。有些工程师电脑桌下,还躺着一条真正的大狗。奇怪的是,所有的狗都不跳不叫,耐心十足。在一些开放空间,正在举办技术讲座或讨论。其中一场,似乎就是我们在SD West上看到的Scott Meyer做主讲。

从二层走廊经过时,正好看到Google现任CEO,Eric Schmidt迎面走来。走廊扶手外,一艘小型飞船斜斜矗立。这艘飞船是微软创始人之一Paul Allen出资建造,曾赢得X-Space大奖。飞船上,Paul Allen的名字赫然在目。

下到一楼,靠墙并排放了两台大液晶电视。其中一台上,类似Google Earth那样的一个地球模型旋转着,从球体表面不断散发出一些彩色点,据说每个点代表一次搜索请求。当时正是美国时间的下午,来自美国的大量请求,合成了一缕缕连绵不绝的颜色烟雾,而中国大陆则是漆黑一片。另一台电视上,则是持续变化的一些线条。电视旁边的说明牌上写道,在多少亿年内,图形不会重复。原来在所谓“20%自由掌握的时间”里面,Google的工程师都在干这个啊……

Google

最后来到著名的Google食堂。据称,每个星期,老大们都会到食堂来布道。吴丹丹建议我们尝试一下免费的饮料,我要了普通的OJ,然后力劝周奕要了一份当日特饮betakick。结论是:OJ很正常,而betakick则压根就是一杯姜汁。嗯,处于beta阶段的饮料,喝完了就想kick厨师,倒也说得通吧。

离开Google campus的时候,看到一副恐龙骨架,是不是化石不知道。我在想,作为一家公司,Google已经是一个庞然大物。它会像远古恐龙一样毁灭呢,还是像那艘飞船一样继续上升呢?这个问题,还是留给Google自己来解答吧。

Dinosaur in Google


2 Comments on “硅谷行记(二)”

  1. 1 王川 said at 3:18 下午 on 五月 9th, 2007:

    我感觉比上次keso写的细腻

  2. 2 danda said at 4:09 下午 on 五月 9th, 2007:

    1,中国的狗最不乖
    2,恐龙骨架造型很形象
    3,姜汁也还好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