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行记(一)

Posted: 四月 27th,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掠影, 起行 | 4 Comments »

3月底,有机会到硅谷参加SD West 2007会议。这下好,三个月之内,两次赴美。第一次是路经芝加哥、访问奥兰多;第二次是从北京直飞旧金山。旧金山和奥兰多,一在西海岸,一在东南角,气候各有不同,风土也自相异。我并非所谓“国际人”,出国纯属工作需要。上飞机就盼快回家,到地方就上火犯鼻炎。饶是如此,能看看大洋彼岸的风景,倒也是不错的体验。

“硅谷(Silicon Valley)”这个称法,在1971年之前并不存在,不过现在已经比行政辖区Santa Clara County有名得多了。Santa Clara中文译名为“圣克拉拉”,也有译作“圣塔克拉拉”的,感觉两个名字都挺怪,我想还是因为不太为人所知的原因吧。加利福利亚原来是西班牙殖民地,美西战争之后割给美国,所以当地许多地名都是西班牙语命名,如San Francisco(旧金山)。还有一些地名,连发音都保留了西班牙语发音,如San Jose,念作San Hose-ay(点这里听发音),而正确的中文译名则是“圣何塞”。

Shuttle bus in Stanford

我们住在Sunnyvale的Country Inn & Suite,一家规模不大的酒店。因为规模不大,反而另有一番宾至如归的感觉。大堂如同客厅,进出时都会经过前台,而前台服务员就会亲切地跟你打招呼。再往里走,下两级台阶,围一个茶几摆着几个沙发,墙边是一个烧煤气的假壁炉,不过那火焰倒是真的。房间窗外,一树的白色花朵,地上有掉落的花瓣。

开会的地点,Santa Clara Convention Center,据人介绍,离住处只有10分钟车程。第一次过去,朋友帮忙开车送,倒的确是10分钟左右,不过车速可不慢。算来,走路怕得要1个多小时吧。况且也不见有什么行人可走的道路。美国的确是汽车轮子上的国家,不会开车或没车,哪儿也去不了。三天后我们乘坐了一会出租车,贵得离谱,而且得打电话叫,并非满街跑招手停的。

IMG_4701

硅谷的天气,晴朗而稍显干燥。蓝天白云,衬上一座座小型楼房,和大片的绿地,真是漂亮。稍大点的公司,都租或买一座小楼,像Intel那样的老牌企业,就有一幢大楼跟一片小楼。可恨的是这边的主要居民是工程师,不好聚游玩耍,故而娱乐商业地点也比较少,只有一处Santana Row,稍微繁华一些,不过也比不上北京、上海或广州的商业街。

Intel

几天的会议很快过去。跟着请住在硅谷的周奕安排了一天的“IT公司游”和一天的“旧金山观光游”。周奕是博文视点周筠老师的弟弟,当年风行一时的理德排版软件,就是他的大作。周奕为人很好,性格随和而热情,连续两天驱车带我们四处游玩,这次没有他的安排,真要增添很多遗憾。

HP Logo

第一天早上,顺序到Intel、AMD、Apple、HP等公司总部参观。Intel总部有一所对公众开放的博物馆,展示Intel芯片技术的发展,和处理器生产过程。摩尔定律在墙上闪着金光,导游用幽默的语言给孩子们讲解芯片技术……整个就像一个大课堂。AMD总部则是完全对访客关闭的。一座白色建筑物,有点白宫的意思。刷卡进入的自动门把我们隔在外面,只能随便看看。

AMD

下一站是Apple总部。同样是低层建筑和大片停车场,不过有趣的是,围绕建筑物的车道,名字是“Infinite Loop(无限循环路)”。而Apple总部,是从1号到7号。Apple总部开有一个商店,向游客提供自有品牌商品零售,从iMac、MacBook到iPod、AppleTV,一应俱全。这些东西别处也可以买到,所以我买了一个长得像瑞士军刀的旅行闹铃。如果多搞几个回来,没准搁淘宝上也能卖些钱呢——你见过Apple正品厂牌的闹钟吗?

Apple

在HP总部门前留影后,我们到斯坦福大学随便看看。据说,旧金山的艺术宫和斯坦福大学,是此地两个拍婚纱照的胜地。长廊、教堂、雕塑、草坪……果然十分漂亮。不过,却没有看见什么高楼大厦,所有的建筑,似乎都有些年头了。HP、Sun、Cisco、Yahoo!、Google都源自斯坦福(当然还有那位风光一时的千橡老总陈同学),名校的确不凡。

Stanford University

 

待续。更多相片请见这里。下期预告:《我与Google CEO擦肩而过》,呵呵,标题党。


偶得

Posted: 四月 22nd,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2 Comments »

尝以欲往西安访古迹事,得“且往终南访隐士,寻来梅子就棋枰”句。友人见之,问及全诗,曰“无”。夜梦于终南山上,见宫阙相列、云气纵横,俄而尽归虚无。因思此二句,似偶得而非偶得。缀全之。


名山利水荒凉地,三十二年忙营营。


享乐都道日月短,离苦孰知宇宙新。


且往终南访隐士,寻来梅子就棋枰。


前生合醉方觉去,烂柯山头看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