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以往的惯例,在最后一天晚上,大会组织参会者开一个大party。今年的party现场选在迪斯尼另一个主题公园,Animal Kingdom(动物王国)。


组织一个7000人的大party,真不容易,光安排大巴接送,就已经是很大的工程。从在酒店开始排队到进入公园,差不多用了1个半小时的时间。开会期间,我只遇到一个来自台湾的同胞,没想到在去公园的大巴上,周围全是说中国话的。坐我旁边的,是Newsweek信息主管,他自己说已经连续多年来开这个会了。“美国没什么好”,他说,“如果不是为了儿女在这儿,早不愿意呆了。退休还是要回去的。”


IBM在Animal Kingdom提供了免费的红酒、啤酒和食物,一切娱乐项目也是完全免费。白天受了好莱坞恐怖酒店的刺激,没敢去尝试据称超刺激的过山车。玩下来的人告诉我,“开到某处时,铁轨会有一处断口,列车只好在半空中倒退,退到退无可退,再向前急速冲过断口。”会倒退的过山车?还是饶了我吧。


玩不了刺激的项目,只好看两场show了事,一场是立体电影Bugs,一场是杂技歌舞Lion King。以美国人的专业态度,水准当然没什么可挑剔的。以Lion King为例,演出队伍是数十人的规模,偱动画片《狮子王》的故事,编入插曲演唱、非洲舞蹈、高跷、空中飞人等等,灯光、舞美、演出都堪称上乘,而这只是该主题公园中多个演出中的一个。回头想想深圳世界之窗每晚的大型歌舞show,大则大矣,论专业、论互动、论效果,似乎仍是差了一截。


Animal Kingdom演出:Lion King


在园中,几乎一直在淋雨,错在我们没有在入园处接受免费馈赠的雨衣。回到酒店,已是全身湿透。洗澡换衣睡觉不提。醒来,就是回家的时候了。


我提前一天到柜台预订了Mears巴士的回程座位。Mears工作人员提醒我,最好在飞机起飞前三个小时搭乘巴士。我是早晨7点半的飞机,该搭乘4点40那班车。4点20的时候,到大堂退房。原以为需要10分钟,结果1分钟就搞好了。原来美国的酒店,在顾客退房时,是不查房的。当然我相信美国佬不会任由顾客把房间里的东西都一股脑卷走,因为在入住时,已经用信用卡做担保。如果有财物损失,肯定也会算到顾客头上。只是不在退房时查房,一方面更加快捷,另一方面不会让顾客绝得被人当贼看待,这也是“无罪推定”的一种体现吧。


在酒店门口,一直等到4点50分,就在我快要忍不住叫cab(出租车)的时候,黄色Mears施施然驾到。Mears巴士只有三排乘客座位,每排也就坐三个人。登车下车,司机会走到车外打开车门,在地上垫一个小铝合金凳子,方便乘客上下。从机场来酒店时,车坐得比较满,途中停靠了3、4个酒店,全程花费1个多小时。这次去机场,我所在的Disney World Swan & Dolphin Resort是第一站,再往后,只在另外一家靠近机场的酒店接了另一位乘客。看来预订凌晨去机场的巴士座位者,还是不多。司机询问了每位乘客要搭乘的航线,将乘客一个一个放到航线入口处。我是UA(美联航),另一位乘客是FA(法航),两个航线入口,不过50米之遥,司机仍不辞劳苦停靠两次、开门拿凳帮忙取行李,让人觉得不给小费都不好意思了。


奥兰多机场


在安检口,会议发的背包,遭到彻底翻检和两次过闸的待遇。在芝加哥check in时,就有警察在翻出我的相机后,长呼一口气,告诉同事“It’s just a big Canon camera”的趣事,没想到这次又因为不知什么东西被怀疑。据说在911之后,安全检查严格程度升级。入关、出关要按指纹和照相,过安检要拖鞋,笔记本也要单独拿出来检查。虽然如此,美国警察的态度还是让人感觉并不简单粗暴。以找到我相机那位警察为例,在安检闸口等我,颇有礼貌地问“Sir, is this your bag? Can I check it?”。当然这种请求你不可能拒绝,所以我一边说好,一边去拉拉链。谁知把警察哥们吓坏了,一只手伸过来阻拦,另一只手拼命摇:“No! Please do not touch!”神色紧张,估计把我当恐怖分子了。查完后,警察道歉我走人,相安无事。


到了登机口附近,买份报纸,到早餐档口随便要了一瓶巧克力奶,一份Cheese Omelet with Sausage(芝士蛋卷加煎肉饼)。没想到,这竟是我在美国吃到的最美味的食品。芝士蛋卷色香味俱全,肉饼虽然有点偏咸,仍是让人回味不已。这一餐的代价是六块零四分,另加四毛消费税。按美国的收入水准算,简直是物美价廉了。


Cheese Omlet with sa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