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韩氏宗谱世系图

Posted: 二月 8th,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卧读 | 10 Comments »

图序


我韩氏一门,自始祖成公以下,凡二十世,宗谱录者,十八世而已矣。以春公始,仅记十七世。而世有更替,嗣见存乏,长房未必袭祖荫而光大门楣,次子或可继香火且世代不绝。数百年间,行旅驻戍之劳苦,悲欢离合之秘辛,仕宦营营之沉浮,庶民碌碌之晨昏,倏而俱往,茫然不可追矣。惟余故纸一十八页,藏于乡间农舍。修谱大事,由一姓之公义,忽变而成一房之私务。国既禁之不及,家亦承之无力,是故谱系湮没,宗族断绝,此非独吾一姓一门之殇也。每念及此,腕为之扼断,酒为之不能下。幸于弥勒县访获《南阳韩氏宗谱》,阅之有所感,遂录毕誊清,条分缕析,得世系图一。图者,文之辅也;既一目以了然,又纲举而目张。族胞同门,有偶见之者,或四顾而有追远之意,则图之为图,尤韩氏之为韩氏焉。十九世孙 磊 焚香沐手撰。



韩氏世系图


(点击看大图)


南阳韩氏宗谱序

Posted: 二月 7th,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卧读 | 145 Comments »

(磊按:近日访得家谱,谱名《南阳韩氏宗谱》。名之以南阳者,盖追往而溯源也。自有明成公以降十数世,虽只记一姓之本支,我中华世系,传承久远,于此谱亦可管窥,睹之令人神驰。兹录《序》于下。)

且夫家之有谱,无异国之有史。国史纪一朝之治乱、兴衰、人物、事迹,而家谱则记一门之祖德、宗功、本支、源流,继继绳绳,以相传于未艾。抑即以贻后世,子孙触目惊心,由曾元而上溯高远,有以知其所由来,常切水木本源之念,时存敦雍睦族之思;而春露秋霜、冬烝夏禴,于是乎仁孝之心油然而生矣。则谱之攸关,典至巨也。

弥邑东偏,离城五里许,有村名三道桥,有韩氏者,系出大姬。自晋公族武子封韩原,而韩遂氏焉。韩穿、韩厥皆其后也。累朝以来,世族日繁,代有开达。但势殊时异,地角天涯,文物无征,难以悉考。即有明之成公者,同太祖讨陈友谅,靖难鄱阳湖,恩赐状元,授统兵元帅,爵封侯,子孙世袭将军。兹复啧啧人口,及春公者,由山东济南籍。洪武中,随国公沐出镇云南,授指挥使。仕宦日久,子孙遂隶于滇,为滇一世祖。又三世,有昂公者,以成化戊戍进士,授顺天府宛平县,亦誉重当时。递及我朝,讳名伯公者,尤以康熙甲子举人,擢丁卯贵州乡试同考官,后掌成才书院,而滇黔之颂教养者,于兹未堕。是以越至于今,后裔(此处一字不清)隶昆明、居开化、住路南、留弥阳,亦皆子孙繁衍,人文蔚起。其间之采芹食气、掇巍科而膺显秩者,指不胜屈。所谓源远流长、根深实茂,其滇中之望族焉。

余因世乱,避居是村。子壻韩灏执谱而问序于余。余素不能文,又谊不容辞,文亦略,为之叙其始末,以翼将来之览。斯谱者,敦本睦族,时相砥砺于仁人孝子矣耳。是为序。

 

辛未岁进士菊轩愚岳 魏锡龄 沐手撰


影院魅影

Posted: 二月 3rd,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掠影 | 1 Comment »

望京星美

在望京星美影城等着看《007:皇家赌场》时,坐在购票处外面的休息椅上,面前是一张玻璃茶几。看到眼前的对称构图,用随身带的理光小DC,拍了下来。


美国行记(4)

Posted: 二月 3rd,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起行 | 2 Comments »

依照以往的惯例,在最后一天晚上,大会组织参会者开一个大party。今年的party现场选在迪斯尼另一个主题公园,Animal Kingdom(动物王国)。


组织一个7000人的大party,真不容易,光安排大巴接送,就已经是很大的工程。从在酒店开始排队到进入公园,差不多用了1个半小时的时间。开会期间,我只遇到一个来自台湾的同胞,没想到在去公园的大巴上,周围全是说中国话的。坐我旁边的,是Newsweek信息主管,他自己说已经连续多年来开这个会了。“美国没什么好”,他说,“如果不是为了儿女在这儿,早不愿意呆了。退休还是要回去的。”


IBM在Animal Kingdom提供了免费的红酒、啤酒和食物,一切娱乐项目也是完全免费。白天受了好莱坞恐怖酒店的刺激,没敢去尝试据称超刺激的过山车。玩下来的人告诉我,“开到某处时,铁轨会有一处断口,列车只好在半空中倒退,退到退无可退,再向前急速冲过断口。”会倒退的过山车?还是饶了我吧。


玩不了刺激的项目,只好看两场show了事,一场是立体电影Bugs,一场是杂技歌舞Lion King。以美国人的专业态度,水准当然没什么可挑剔的。以Lion King为例,演出队伍是数十人的规模,偱动画片《狮子王》的故事,编入插曲演唱、非洲舞蹈、高跷、空中飞人等等,灯光、舞美、演出都堪称上乘,而这只是该主题公园中多个演出中的一个。回头想想深圳世界之窗每晚的大型歌舞show,大则大矣,论专业、论互动、论效果,似乎仍是差了一截。


Animal Kingdom演出:Lion King


在园中,几乎一直在淋雨,错在我们没有在入园处接受免费馈赠的雨衣。回到酒店,已是全身湿透。洗澡换衣睡觉不提。醒来,就是回家的时候了。


我提前一天到柜台预订了Mears巴士的回程座位。Mears工作人员提醒我,最好在飞机起飞前三个小时搭乘巴士。我是早晨7点半的飞机,该搭乘4点40那班车。4点20的时候,到大堂退房。原以为需要10分钟,结果1分钟就搞好了。原来美国的酒店,在顾客退房时,是不查房的。当然我相信美国佬不会任由顾客把房间里的东西都一股脑卷走,因为在入住时,已经用信用卡做担保。如果有财物损失,肯定也会算到顾客头上。只是不在退房时查房,一方面更加快捷,另一方面不会让顾客绝得被人当贼看待,这也是“无罪推定”的一种体现吧。


在酒店门口,一直等到4点50分,就在我快要忍不住叫cab(出租车)的时候,黄色Mears施施然驾到。Mears巴士只有三排乘客座位,每排也就坐三个人。登车下车,司机会走到车外打开车门,在地上垫一个小铝合金凳子,方便乘客上下。从机场来酒店时,车坐得比较满,途中停靠了3、4个酒店,全程花费1个多小时。这次去机场,我所在的Disney World Swan & Dolphin Resort是第一站,再往后,只在另外一家靠近机场的酒店接了另一位乘客。看来预订凌晨去机场的巴士座位者,还是不多。司机询问了每位乘客要搭乘的航线,将乘客一个一个放到航线入口处。我是UA(美联航),另一位乘客是FA(法航),两个航线入口,不过50米之遥,司机仍不辞劳苦停靠两次、开门拿凳帮忙取行李,让人觉得不给小费都不好意思了。


奥兰多机场


在安检口,会议发的背包,遭到彻底翻检和两次过闸的待遇。在芝加哥check in时,就有警察在翻出我的相机后,长呼一口气,告诉同事“It’s just a big Canon camera”的趣事,没想到这次又因为不知什么东西被怀疑。据说在911之后,安全检查严格程度升级。入关、出关要按指纹和照相,过安检要拖鞋,笔记本也要单独拿出来检查。虽然如此,美国警察的态度还是让人感觉并不简单粗暴。以找到我相机那位警察为例,在安检闸口等我,颇有礼貌地问“Sir, is this your bag? Can I check it?”。当然这种请求你不可能拒绝,所以我一边说好,一边去拉拉链。谁知把警察哥们吓坏了,一只手伸过来阻拦,另一只手拼命摇:“No! Please do not touch!”神色紧张,估计把我当恐怖分子了。查完后,警察道歉我走人,相安无事。


到了登机口附近,买份报纸,到早餐档口随便要了一瓶巧克力奶,一份Cheese Omelet with Sausage(芝士蛋卷加煎肉饼)。没想到,这竟是我在美国吃到的最美味的食品。芝士蛋卷色香味俱全,肉饼虽然有点偏咸,仍是让人回味不已。这一餐的代价是六块零四分,另加四毛消费税。按美国的收入水准算,简直是物美价廉了。


Cheese Omlet with sa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