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慢慢不再人潮涌动。该飞的都飞了,只剩下我们这一群不能飞又无处可去的游魂。把行李拜托给刚认识的“难友”,我带了相机,在机场四处游荡。广播不断地重复着安全警告:国土安全部将安全级别升到“橙色”,请勿离开你的行李,看到无人看管的行李,请立刻报警。商店全都关门了,好在还有免费的充电插座可用。走累了,坐下来,不知不觉脑袋塌拉下去,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凌晨5点。到麦当劳买一大杯咖啡(真是够大,喝到最后也没喝完),静待叫号。


Chicago O'hare


直到10点半,才排到我,可以登上去奥兰多的当天第四班飞机。奥兰多天气不算晴朗,但气温挺高,如果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南方”。没错,奥兰多在佛罗里达州中部,而佛州,则是在美国的东南端。芝加哥此刻风雪漫天,而奥兰多则气候宜人。这里,有全世界最大的迪斯尼乐园,是许多美国人满足儿时梦想的圣地。甫下飞机,就可以看到,到处都是Disney童话风格的装饰。跟奥黑尔机场一样,奥兰多机场的候机楼之间,也有轻轨列车连接。


Shuttle Train of Orlando Airport


搭乘黄色Mears巴士到酒店,办好入住手续,再去找IBM PR的人领到胸牌,就立即投入工作,听关于Lotus Connections产品的演讲。30多个小时的旅程,让我疲惫不堪,好在演讲相当精彩,才没睡着。


晚上有一个招待记者的酒会。刚吃了两片烤肉,就不幸和人撞了一下,泼了一身红酒。可怜的衬衫,下午刚换上,又得下岗了。在酒店大堂找到免费的无线热点,上了一会儿网,回到客房。这次入住的酒店,叫做Disney World Swan and Dolphin Resort,实则是由Swan和Dolphin两个建筑组成,是迪斯尼直属的五星级酒店,由喜来登集团管理。


IMG_4130


客房看起来还不错,两张大床,铺了很高很软的垫子,枕头也是头放上去就会窝到底那种软。可是,一如传说中所言,不提供拖鞋、牙膏和牙刷。无奈只好跑到商店区,买了很贵的牙膏牙刷,加起来6块美金,还要另加消费税。好吧,既来之,则安之,该花还得花不是。


Dolphin酒店客房


时差对我完全不是问题,晚上睡得很舒服。一早自然醒,刚好7点半。早餐是自助餐,饮料除了冻牛奶,就是冻酸奶,吃食也乏善可陈。当天安排了4个访问,和一大堆Products Show和Sessions,整天都背着电脑、相机、资料,在Meeting Room和媒体工作室之间跑来跑去。午餐吃了一大坨没有什么味道的鸡肉和许多蔬菜,当然也喝了大量冷水。


Lotusphere Lunch


美国食物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味道和口感完全不能做要求,但菜码、营养和新鲜是绝对有保证的。当天晚上自行解决,在一家餐厅吃的三文鱼。14块美元,可以买到超过半斤的三文鱼(橄榄油煎制),附送米饭和豆角,我甚至没有吃完这一大盘东西。


IMG_4177


下午抽空在酒店附近小规模暴走了一把。原来迪斯尼主题公园中最负盛名的Epcot,就在旁边。奥兰多的迪斯尼乐园,是由四个主题公园组成,公园之间、公园和直属酒店之间,有免费穿梭巴士或水上巴士提供交通服务。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也不太舍得花几十个美金去看新鲜,就只走到Epcot的后门,远远眺望了一下。


IMG_4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