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人玩水墨,早在明清时期就有。只是中国当代艺术家们,似乎许多都一股脑搞政治波普和行为艺术去了,单纯画画的,好像也以油画为主。在观众印象中,水墨画/书法简直已经过时,剩一帮同样过时的老头还顽固地守着。


在这种情形下,一个年轻以色列人玩中国水墨,就特别令人惊异了。玩水墨的以色列人,洋名Yair Lior,中文名亚毅,2001年来到中国后,再也没有离开。有意思的是,和我上次见到的法国艺术家一样,亚毅也是学哲学出身,这种教育背景同样也给了亚毅作品一种沉思的味道。


昨天下午七点,雨画廊举办亚毅作品展开幕酒会。我去混红酒喝,幸运地没有错过这次展览。亚毅水墨作品分为书法、绘画两类。书法的部分,采用了中国传统的中堂形式。和中国书法不同之处有二,其一,题材与宗教有关,其二,同时以中文及希伯来文书写。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两幅中堂,一曰“以形写神”,一曰“耶和华神说艳丽是虚浮的”(典自《箴言书31:30》:“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信纬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中国字、希伯来文字,和谐地组合到作品中,而表达的内容却是宗教箴言。两种文化的融合,没有让人感到突兀,作品展主题一阵见血:偶然和必然。


亚毅的画也是水墨,其中一些是中国传统直立卷轴形式,另外一些是方形画幅。我比较喜欢的是《家庭》系列和《混血》系列中的一些作品,例如两大一小的写意人像(表现家庭)和小眼睛炯炯有神的大头人像(那眼睛让你不寒而栗)。


开幕酒会很热闹,以色列大使也来捧场。在会场帮忙招待客人的来自青海的艺术家瓜子,连续多次跑到外面拿酒。我喝到九点多,一边喝一边看亚毅的作品,离开时,已经醺醺然。跑去喝一碗羊汤,晕乎乎睡了。


以色列艺术家亚毅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