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堂的圣母玛利亚雕像

Posted: 六月 18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掠影, 起行 | 10 Comments »

南堂来过多次,一直没有找到最好的感觉。今天下午再来,看到教堂外面的圣母玛利亚雕像,在强烈的阳光下,放射出一种逼人的圣洁光芒,于是按下了快门。

 

南堂的圣母玛利亚雕像

 

附:南堂历史沿革(来自http://www.bjethnic.gov.cn/zjhd/zjhdDetail.asp?pos=81&id=2216

 

天主教宣武门堂又称南堂,座落于前门西大街141号,现在是北京教区主教座堂。在北京它是一座历史最悠久最古老的天主堂。1605年(明万历33年)利玛窦神父曾于该处建起第一座经堂,但规模很小,后由德国耶稣会士汤若望神父,于1650年建造了北京城内的第一座大教堂。耶稣会汤若望等神父住在教堂内。顺治皇帝曾24次来到南堂与在清政府内任钦天监职的汤若望神父促膝谈心。该堂以无玷始胎圣母为主保。堂院内除神父住房外,有天文台、藏书楼、仪器室等,皇帝赐匾“通微佳境”,称汤若望神父为“通微教师”。

雍正八年,北京地震,死伤约十万人,南北二堂遭受损失。雍正赐银一千两从事修理。
雍正年间(可能是雍正十年),南堂一度曾被关闭。1775年遭火灾,后乾隆帝又赐银万两,重新修复。南堂失火,所有康熙书之“万有真元”匾额及对联,都被火毁。高慎思、安国宁两位神父上书引咎。乾隆帝赐银一万两,饬令将天主堂照康熙例重建。所有匾额和对联又都由乾隆帝亲笔御题,完全恢复旧观。(不过,他把“万有真元”改写为“万有真原”了。)
道光十八年(1838年),南堂被关闭。道光二十四年(1844)十二月二十八日,道光皇帝才废除了对天主教的禁令。
道光二十六年,南堂被归还。1860年重修南堂,并由北京孟主教重开南堂。
1900年6月14日又遭火焚。1904年重新修造大堂及其附属房屋,即现在南堂。现仅存两块石碑记载着1650年的建堂历史。
宣武门教堂现在是主教府、教区、市爱国会和教务委员会所在地。“一区两会”的许多重要工作机构也设在这里。


垂直阳光下的东堂

Posted: 六月 17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掠影, 起行 | No Comments »

东堂真是一个能让人流连的地方。我喜欢这里,不是因为它的宗教气氛,而是建筑风格,和在王府井闹市区陡然出现的一种气象万千。今天室外气温摄氏34度,在垂直阳光下,我又来到东堂前面的广场,拍下眼里看到的东堂。

 

作为背景的东堂
作为背景的东堂

 

我喜欢的线条和装饰风格

 

东堂局部
东堂一角,可以看见蓝天


太阳是否还会升起?

Posted: 六月 14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爱踢 | 2 Comments »

在执掌太阳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长达22之久后,一代枭雄麦克尼利在今年4月辞去CEO一职,让位给年仅40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舒瓦茨。此举被评论家认为是Sun公司将做战略调整的前奏。随后不久,就传出了Sun将在数月内裁员5000人的消息;更令人吃惊的是,裁员名单甚至包括Sparc服务器设计部门的工程师职位。麦克尼利的落寞背影,和舒瓦茨的大刀阔斧,实在并非对比,而是一脉相承。换CEO和裁员都是表象,后面是近年来Sun公司陷入窘境的难堪。


5年来,13000多名员工被打发卷铺盖走人,“万骨枯”并未换来“一将功成”,单纯为了削减开支而裁员,这种应付华尔街分析员的手段,已经被市场冷酷地证明是无效的:自.com泡沫破灭以来,从2000年到2005年,Sun公司营收锐减39.3%,2006年第一季度更是亏损2亿多美元。当年叱咤风云的霸主,何以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这真值得好好考察一番。


IT是竞争最为激烈的行业之一,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决策失误往往导致错失先机、甚至一败涂地。竞争环境的急剧变化、和战略上的重大失误,是Sun节节败退的根本原因。


有人把Sun的失败归咎于.com泡沫破灭,实则非也。新一轮互联网热潮后面的技术驱动力,恰好就是Sun衰落的原因之一。免费和开源的Linux操作系统,加上廉价的x86体系PC服务器,这种低成本配搭,挖了Sun服务器市场的“龙脉”。当Google把数以万计的廉价PC服务器塞进机架,我们听到Sun的一声叹息。半遮半掩地开放Solaris系统源代码,并不能帮助Sun多卖一些昂贵的服务器硬件,这已经为IBM的经验所证明。Linux和Windows的夹击,让Sun的服务器市场之路越走越窄。


另一方面,Java越来越像是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回顾Java的发展史,可以看到,今天它在企业级应用中的地位,实在是无心插柳所致,而Sun自己对Java的定位和发展,一直没有准确而明晰的认识。当IBM、BEA……们凭借与Java密不可分的企业级解决方案和产品大赚其钱时,Java标准的持有者却只能收点专利授权费了事。五年前微软发布.NET战略,到去年底又推出2.0版本的.NET Framework,其进化速度惊人,虽然尚未撼动Java根基,到底也是不可小看的威胁。如果说.NET是正规军,那么,类似Ruby on Rails这样快速Web应用框架则是轻装夜行的游击队,当注意到它时,已是狼烟四起、不可收拾。还有PHP这样的老牌Web应用平台和语言,一直在坚守甚至扩大领地。企业级架构有.NET、Web应用有RoR/PHP……,Java遭遇的尴尬一目了然。James Gosling骄傲地宣称C#是抄袭Java,让我想起传说中那只教会老虎本领的猫——第一名永远是最可顾虑的,因为它一旦跌落就很难爬起。


今天的Sun,处境有些类似当年的Novell。更平民化和廉价的Windows NT把精英而昂贵的Netware挤垮后,Novell迅速调整战略,发展基于Linux的解决方案市场,收购Suse,一跃成为最大的Linux厂商,成功扭转颓势。IBM是另一个成功的例子。通过对开源社区的支持,IBM整合开源,创造出新的生意模式,大象真的学会了轻盈起舞。Sun,这个曾经照耀IT业界的太阳,明天是否仍会升起?但愿新CEO舒瓦茨真能承担阿波罗的重任吧。


(为《程序员》杂志作)


2006亚洲赛车节掠影

Posted: 六月 11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掠影, 起行 | 4 Comments »

2006年6月11日,亚洲赛车节最后一天。同住一个小区的邻居搞到两张票,叫我一起去看。地点是在位于金盏乡的金港国际赛车场。靓车还有一些,靓女不多,热。

 

赛车入道
工作人员指挥赛车入道

 

车队宝贝
车队宝贝

 

赛道边的男人
赛道边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