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第一次不回广州或昆明过五一长假,也就第一次有机会参加北京迷笛现代音乐节。不知为什么,我的情绪总是高昂不起来,愧对四周高举的手。是我老了,还是他们太年轻?



他们还年轻



他们真的很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