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后海
知了是稀客
有细雨光顾
酒吧纷纷走避


三轮呼啸而过
异族乘车游胡同
槐树长大了
几百年落在树下


惟有一只水鸟
静静站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