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游记

Posted: 四月 26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掠影, 起行 | 16 Comments »

2006年4月24日至26日,到厦门参加265网络组织的中国站长大会。会议本身没什么可说的,浮躁,在雨季而无雨的厦门,泛着泡沫。互联网的夏天来到了——天上挂着九个太阳,每个人都兴奋得莫以名状——秋天甚至冬天还会远吗?



下榻的酒店


好在厦门本身并不浮躁。带着我的30D和两个”狗头”,忙里偷闲,试图记录下我看到的厦门。这次拍了100多张片子,满意的不多。我想,除了器材不熟悉和技术欠功夫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应该是我还没有看到真正的厦门罢。


在欢迎晚宴上,认识了蓝色理想(准确地说是见到真人)、古墓(Flash8站长)和虫虫(《电脑报》记者)。他们都是直率、好交朋友的人,几句寒暄之后,大家就已经打成一片。虫虫说,她在厦门有个网友,晚上来接她出去玩,叫我们一块儿去。于是一帮人兴致盎然,直奔酒店大门而去。远远看见一位MM站在车旁,怎么看也不像是在期待会面的样子。走近了才知道,原来倒车的时候撞到石柱;不知为何,高约40公分的石柱,居然生生卡到车底,而且没怎么伤到车身——难道石柱会穿墙术不成?寻找千斤顶未果后,三位男士再加上两位酒店工作人员,大展身手,楞是喊着号子把车身抬起来,向旁边移动了几十厘米。


这时才有时间互相认识。原来这位芳草MM乃是天涯社区摄影版斑竹,擅传统字、画,在大学工作。我们沿着环岛路一直向南,车河游了个够,路经胡里山、厦门大学、演武大桥、鼓浪屿等地,均未作停留,直奔目的地——鹭江大学附近的黑糖咖啡馆而去。



黑糖”的黑板


后来九点、郝玺龙等人都来了,当然话题也就转移到了互联网行业和技术上。芳草MM第二天还要上班,且显然不适合谈这类话题,就和虫虫一起先回去了。其余人等一直聊到凌晨2点,服务员来催打烊才离开。


(第二天白天开会,过程略)


第二天晚上,芳草MM带我们去集美吃厦门特色餐食。用餐的“味友食府”,据称老板起家于挑担子卖面线。所谓面线,即一种厦门当地特色食品,很细的面条加上鸡汤或鸭汤是也。厦门的大排档,和广州的(特别是黄石路的金都)很像:一样的人声鼎沸、一样的生猛海鲜。我们吃了鸭汤面线、炸海蛎子、干煎大虾、芋头、大肠血、清蒸膏蟹,喝本地产大白鲨啤酒。感觉厦门海鲜要比广州贵一些,同样的东西,在广州大概300多可以解决,不过比起北京来就太便宜啦。


回去的时候,芳草坚持要送我们(她住集美,到我们住的酒店足有近一个小时车程),旋即因为选错路车轮陷入泥地,于是三位男士再次出马,在一帮民工的注视之下,成功把车子推出辙沟。回酒店后,一夜无话。


第三天,本来约好清早芳草就来接我们出去。谁料她身体不舒服——真是抱歉,一定是这两天接送和陪同我们累着了。虫虫、古墓、蓝色要去鼓浪屿,我则打算照原定计划去胡里山炮台和南普陀寺,大家分道扬镳。我退了房,背上行李和摄影包,蹭上他们打的出租车,绝尘而去。厦门的司机似乎都比较容易走神,第一天晚上送我们回酒店的司机就开过头,这次又开过头。我赶紧下车,寻找炮台所在地,直找了半个小时才到正地方,其间顺便游览了一处沙滩。



沙滩


在入口处的小摊,我买了一瓶脉动,顺便把挎包寄存在小老板那儿,只背了摄影包进去。胡里山炮台门票25元,当然只能买。该炮台拥有世界上最大和最小的克虏伯大炮,大炮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还击沉过日本军舰。看着黑黝黝的炮身,我只想到一句话:兵者,凶器也。



克虏伯小炮


在参观过火枪刀剑展览后,心情尤为沉重。我登上显然是新建的“靖兵巡逻道”,眺望远海,回首处,一只猫正警惕地看着我,它的眼神里,有历次战役牺牲者的亡灵。



一只警惕的猫


从炮台下来,打了个车直奔南普陀寺。该寺乃是闽省一大丛林,位于厦门岛海边的五老峰下。闽南佛学院即创于斯寺,当年曾有太虚、弘一、印顺等高僧大德在此执教。



天王殿远观


在这里,我频繁地换镜头,”一镜走天涯”是多么理想的状态啊!寺庙依山而建,拾阶而上,一步一景,令人赞叹不已。寺中最初主供观音大士,民国时改制为十方丛林。袅袅烟火没有熏走鸽子,它们在寺庙上空扇着翅膀,偶尔停驻在飞檐一角。南普陀寺给我带来一种久违的感受,这种感受曾经在初次参拜光孝寺时体会到。历史与现实,宗教与人生,在刹那间交织在一起。诸佛菩萨当因有此丛林而欣慰。



时间即法



草枯草荣,有常无常



心即是佛,镜头呢?



太虚大师之塔


我一直攀登到五老峰山顶,汗流浃背地下得山来,已是中午一点。在厦门大学附近找了一家小馆子,点了一份炒花蛤,一份白灼章鱼,和一瓶大白鲨啤酒。其实虾、蟹之类,反不如此类”家常”海鲜更有趣味。一盘花蛤转眼扫光,意犹未尽,又来了一盘。



炒花蛤



白灼章鱼


在去机场的路上,下起雨来。老天顾眷,没让我在山上淋雨。不幸的是,飞机因此而晚点了。回到家已经晚上9点。匆匆记下此次厦门之行,作为备忘吧。



晚点——机场困倦的人们


16 Comments on “厦门游记”

  1. 1 猛禽 said at 1:28 上午 on 四月 27th, 2006:

    >其间顺便游览了一处沙滩。

    貌似厦大白城的沙滩。

    要不是五一加班,偶就要回去的说。:(

  2. 2 http:// said at 3:14 上午 on 四月 27th, 2006:

    完全不像你写的东西,倒有点像我写的。(这是批评!)

    只好理解为你已经被30D迷得七荤八素了。

    另外,照片只觉得“白灼章鱼”好一些,“草枯草荣”有点意思。

  3. 3 http:// said at 4:26 上午 on 四月 27th, 2006:

    你们在厦门的时间太短了,下次再来~~

    目标:吃遍厦门

  4. 4 阿善 said at 9:03 上午 on 四月 27th, 2006:

    厦门好地方呀

    一个很好的休闲去处。

  5. 5 梁宁 said at 6:46 上午 on 四月 28th, 2006:

    我从来还没有去过厦门呢

    照片是30D干的吗?

  6. 6 DBlue said at 1:15 下午 on 四月 28th, 2006:

    不错,把厦门写得真不错,让我生活在此的人有点汗颜了。

    照片拍的好,看来得去买个单反玩玩了。

    不过,如果在厦门工作的人就会知道,厦门其实很闷的,而且工资很低,比北京低得多了。

  7. 7 http:// said at 3:25 下午 on 四月 28th, 2006:

    写得很有意思,仿佛是第一次看到你如此多图的文章

  8. 8 老古 said at 12:50 上午 on 四月 29th, 2006:

    厦门确实很不错,印象很好,特别是还来不及细细品位的鼓浪屿,留点遗憾也好,可以有理由以玩的名义再次光临厦门

    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挺难忘…..俺就不写游记了,想厦门了,来这里看一下..哈~~

    草也来了,想死你了…哈~~~~~

  9. 9 虫虫 said at 4:36 上午 on 四月 30th, 2006:

    同学们同学们,我来啦~~~~

    芳草说,现在,“啊,芳草又要倒车了”,成为一句杀伤力很强的话~~~~

  10. 10 虫虫 said at 4:49 上午 on 四月 30th, 2006:

    对了,照片,我非常喜欢那只猫。我觉得你会越拍越好的,因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有不一样的视角。

  11. 11 http:// said at 2:33 下午 on 四月 30th, 2006:

    (第二天白天开会,过程略)

    牛B,这段我觉得写的最短,意味最深长

  12. 12 http:// said at 7:32 下午 on 五月 5th, 2006:

    hehe.去了黑糖了。现在居然2点就要关门了么,老头子可真是越来越懒了。工读生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了罢。不知道梅香还在不在。本来这个五一想去厦门的,当重温也好,忘记也好…….可惜,在那的朋友居然说要来广州,顿生围城之感。为什么没在黑糖留张照片呢?还没见过他们的新店是什么样子呢

  13. 13 Perhaps said at 12:26 下午 on 五月 16th, 2006:

    厦门是俺魂牵梦萦的地方,黑糖是一间很有意思的coffee shop,很有格调;而南普陀寺总也让人长久回味。

  14. 14 http:// said at 6:00 下午 on 十月 29th, 2006:

    哈哈,还贴有我们酒店的照片,无意看到,哈哈,我们老板应该请你吃饭了,你在帮我们做宣传了。

  15. 15 http:// said at 8:09 上午 on 十月 31st, 2006:

    Jessica:呵呵,好啊,下次去有地儿喝酒了。

  16. 16 http:// said at 1:34 上午 on 十一月 23rd, 2006:

    不是老头字变懒了,是厦门现在的娱乐场所规定夜间经营限制2:00停止营业,让人很郁闷的一个规定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