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里,一对牵狗的夫妇和一个单身男子。


大家沉默到第5层时,单身男子问:您这什么狗啊?


遛狗归来的夫妇二人,似乎不适应被问,齐声答曰:啊……然后反问:你是问狗的性别还是种类?


单身男子也顿了一下:种类。


遛狗男子说了一种狗的名字,单身男子在14层下了。


女的对男的说:我以为他问公母呢,这狗跟他一样,是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