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桌,是海归和他的做市场营销的女性朋友。海归说汉语,一句里面总有两三个英语词;他的同伴也是,不过东北腔浓重。


海归说:“中国人在外国精得很,外国人笨。我们离开英国的时候,用credit card,买discman,透支刷;买digital camera,透支刷;买什么都透支刷。打定将来不回来的主意,英国人能奈我何?”


早先也听新加坡的朋友说,自从中国留学生增多,公车自动售票就改成了上下车刷卡。这些自以为精明的同胞,我觉得只有一个广州白话词可以形容,那就是——


贱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