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友杂忆(一)

Posted: 十一月 20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漫忆 | 4 Comments »

余中学时,有师马姓者,授语文。马师微髯,擅红学,然余未尝聆师讲《红楼》也。师广闻博识,尤不喜照本宣科,举凡诗词歌赋谚,课本所不载者,多有涉及。举数例:


其一。师尝示诸生以当地民歌,曰“送哥送到大树脚,大树叶子团团落;扯把叶子揩眼泪,揩干眼泪各走各”。又曰“哥是天上一条龙,妹是地下花一蓬;龙不翻身不下雨,雨不浇花花不红”。


其二。师授《陈涉吴广列传》,言云梦大泽乃楚王故地,所以名以“云梦”者,楚王猎于泽旁,梦仙女而行云雨之事,故名之以“云梦”。及释“云雨”二字,师谓“无非弹琴唱歌”,低头窃笑,众皆见之。


其三。师讲《诗·月出》,称“何者为美?美人。然美人未足美也。至美者,于月下竹林,见薄雾中美人。此之谓朦胧美。”


其四。师谓“《老子》八十一章,惟见‘赤子’二字”。听者当时无意,十五年后忆来,马师可当“赤子”二字也。


余华没赶尽杀绝

Posted: 十一月 14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卧读 | 6 Comments »

看了《兄弟》的上半部,还好暂时只有上半部,算是没赶尽杀绝。余华是个残酷的家伙。


想起两首歌,都是《麦兜菠萝油王子》OST里面的——


 


教我如何去小便

作词:谢立文

爸爸带我去食叉饭食卤味 爸爸带我去”席爹席猪头肉” * (潮洲话)
爸爸带我去食次饭 然后带我去食牛治 仲叫了两个蛋挞

爸爸带我过大海食葡萄国鸡 爸爸带我远赴香禺食乳鸽
爸爸与我看着海浪 与我一起对浪小便 爸爸突然对我话

佢话唔系要系甘
不过就 不过就
不过就会总系甘
个D野 过去就
经已没有个家野
经已没法不分开
你以后全部靠自己
一个人小便

爸爸带我去食拉面食咖喱 爸爸带我去食叉濑食炖奶
爸爸带我去小便 然仲教我要怎样小便 如何靠自己拉链

佢话唔愿变成甘
不过就 不过就
不过就会总系甘
个D野 过去就
经已没有个家野喇
所以没法不离开
以后全部靠自己
一个人小便

爸爸带我去带我去食叉饭食卤味 爸爸带我去 “席爹席猪头肉”
爸爸带我去小便 仲教我要怎样小便 如何咪滴湿笪地

爸爸带我去小便 仲教我要怎样小便 如何咪滴湿笪地


 


悠悠的风


风 悠悠的风 悠然在这一刻晚空
遥遥远山 静静远海 淡淡新月已渐上
风 悠悠的风 悠然在这一刻晚空
遥遥晚舟 寂寂晚钟 默默灯火已渐上

豆腐青菜 咸鱼瘦肉 预备筷子 预备煲汤 阵阵米香
预备你喜欢的捻手菜

风 悠悠的风 悠然在这一刻晚空
遥遥远山 静静远海 默默看星星闪闪烁

预备洗菜 预备切肉 豆豉爆鸡 豆腐煮鱼 腊肉芥兰
味味你喜欢的捻手菜

烟 阵阵炊烟 悠然在这一刻晚天
徐徐晚风 默默晚钟 静待你返屋企晚饭
静待你返屋企晚饭


 


“以后全部靠自己,一个人小便”,“静待你返屋企晚饭”,和《兄弟》一样的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