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司所在的兆维工业园西门出来,回家的路上,树木与路砖一直延伸到视线灭点。


灭点,透视,远小近大……其实是眼睛的错觉。


重视透视的西洋画,是在描绘错觉;没有透视的中国画,反而是写实。物体到了远处,还是同样大小,只是眼睛和有透视的图画拒绝承认罢了。


我们不要做错觉了的图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