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上被公关了一把

Posted: 七月 20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爱踢 | 5 Comments »

刘韧和我的《网络媒体教程》,日前在台湾由华翰文化出了繁体版。Google一下,居然已经有多家网络书店上架出售。该书繁体版名字叫做《线上公关》,现在又在线卖,算是我们在线上被公关了一把吧。


下面是一些台湾网上书店卖该书页面的截图:











5 Comments on “在线上被公关了一把”

  1. 1 黄靖昀 said at 5:12 上午 on 七月 22nd, 2005:

    为什么自己不摆出来,自己都不会公关,还教人公关,中国自己人是太内敛了。才给洋鬼子机会。

    转自http://www.dearbook.com.cn/

    我参与写作《网络媒体教程》的缘起 (专家韩磊于2005-4-30 12:01:25) 1人同意、0人反对

    刘韧从捷达前排副驾座位上扭过头来,说:“我在写一本关于网络媒体的书,请你来写技术部分吧。”其时我刚给天极网编辑做了一次题为《技术驱动网络媒体》的小型讲座,我们正在去吃晚餐的路上。雨中的三环路“例牌”地堵成一个停车场,时间仿佛停止了。

    那晚的肥羊火锅既辣且鲜,酒酣耳热之后,我开始幻想这本书是如何之受到欢迎。应该说国内还没有一本全面介绍和研究网络媒体的著作,不管是偏重学术的还是偏重实用的。这本书将在中国网络媒体研究史上写下重要一笔。

    激动之后就是惶惑。我回顾自己进入网络媒体界的经过,试图找出说明我勉强能胜任这一工作的理由。

    小学时,在第一眼看到Apple计算机上的弹球游戏时,我就深深地迷上了计算机这种神奇的玩意儿——张大嘴巴看着他们用录音机把程序从磁带倒到计算机里,我知道这辈子算是搭进去了。之后我在家里的书柜顶上藏了一本Basic语言编程的入门书,有空且无人时就抱着它度过整个下午。可怜的是中学劳动课上我没有被划入计算机组,而是在电子组制造电视天线和组装收音机。

    计算机的梦一做就是十年,十年中我常常想象自己就是一台计算机,并让程序片段在脑子中模拟运行,这让我得到极度的满足和快乐。真正有机会接触到计算机,是在大学二年级。我参加了一个学习班,之后又借款购买了自己第一台电脑:AMD486+4M内存+100M硬盘。那段日子里,倒卖打口CD、开办电脑学习班……内向的我在练摊和讲课中成熟起来。

    在1996年,我已经是学校数得上的所谓“电脑高手” 。在获得校内比赛的编程冠军后,参加一位日语老师领头的项目组,负责试题库系统的开发。很快我的兴趣就从试题库转移到网络——那位老师通过邮件组与世界范围内的语言学研究者保持交流,我也得以得窥网络的神奇。我们搞了个三人小组,并搭建了一个日语学习网站。这个久不更新的网站前段时间已经彻底从网易服务器被删除。

    2000年,作为最早的一批玩家,我在上海盛大首个动漫社区“归谷”中乐而忘返,觉察到互联网作为一个非传统的社会,已经在我们身边慢慢形成。在一份备忘录中,我写道——

    “互联网从根本上改变了社会生活中的各方面。是否可以这样来看:互联网本身是一个新形态的社会,它与传统社会互相渗透、互相影响。起初,大家都企图把传统社会的一切照搬到网上。传统社会在互联网上的“镜像”按照网络的方式逐渐嬗变;当网络开始反渗透的时候,一切都会发生改变。人们会发现,网络逐渐融入到社会中。这时,网络将会“隐式”地存在。也就是说,网络社会与传统社会无缝集成。网络将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社会生产力。”

    2001年,有感于中文编程资料的不易得到,我和两位朋友一起做了CoDelphi.com网站,希望为中文地区Delphi用户提供尽可能多的编程资源。直至2003年,它仍在中国Delphi开发者中拥有相当威信。不过对于我个人而言,CoDelphi.com只是一个尝试,一个验证互联网社会媒体力量的尝试。这个尝试带给我太多的荣誉和满足感,在我感到它到达不可逾越的瓶颈时,只好选择放弃。这个站点现在已经成为自由的Blog聚合站,另外一些朋友在上面自得其乐。

    2003年底,应蒋涛之邀来到北京。当时蒋涛创立的CSDN.NET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是中国开发网站的老大,而且围绕网站资源发展出杂志等业务。他希望我能为网站做些事情,改变其单纯的论坛形象,为下一步资源转换奠定基础。在CSDN.NET这片土地上,我试图播种自己对于互联网社会和互联网媒体的想法,希望能长出一些甘美的果实。这个拥有80万会员的社区型网站,带给我许多的启发与感悟。

    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需要观察和研究其他网站,或是为CSDN.NET作各种规划。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为互联网媒体和互联网社会中的新事物所刺激,每一次激动过后都会写下点什么,有时是分析,有时是思考,有时是预言。而一班热情洋溢的朋友,也常常和我探讨软件开发、网络媒体、网络社会等有意思的话题,每次讨论,无论是线上的还是线下的,都能碰撞出一些思想的火花。

    刘韧以记者的身份,见证了中国互联网史,同时他也在其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我则一直游离于互联网业界之外,文科背景和理科爱好,让我对互联网的观察随时处于摇摆状态:我总是无法完全陶醉在网络媒体内容或网上交流中,而常会不经意地突然发现自己在考虑“这个页面是怎么做出来的”之类的问题。

    在互联网媒体领域,我和刘韧是一种有趣的对比及互补,我想这也是刘韧找我合作这本书的原因之一。在数个月的写作过程中,我曾经达到过每天2万字的速度,也有一、二十天滴墨不着的低谷状态。今年8月,在对稿件进行最后的整理时,我毫不留情地删掉了百分之三十的文字,并且决定重写剩下部分中百分之三十的内容。互联网发展得实在太快,我庆幸它发展得太快,让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东西积淀下来。

    如同当初放弃CoDelphi.com,现在我暂时放弃继续完善书稿的想法。完美主义者是如此执着的一类人,他们中的极端分子永远不会有任何成就。在这本书的写作上追求完美,结果反而是在扼杀它。有时候,放弃反而意味着另一种获得。明年我满三十周岁,有句玩笑话叫做“三十儿立”,我有点儿丁克的倾向,就先把这本书看作儿子吧,希望它在我三十岁时,能够“立”起来。

    谢谢刘韧,谢谢蒋涛,谢谢大鱼儿,谢谢所有人,还要谢谢互联网。是你们,让我梦想。

  2. 2 TIS said at 7:40 上午 on 七月 22nd, 2005:

    洋鬼子?茫然…

  3. 3 大马猴儿 said at 1:46 下午 on 七月 26th, 2005:

    虽然还没有收到你的免费赠书(嘿嘿,借机抱怨一下),不过就你上次描述的这本书的内容,觉得《线上公关》的名字显然更契合,更容易被该书的目标读者锁定,也更加吸引眼球。台湾人炒作的本事呀!是否是他们的社会思想文化上一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引自你上次推荐的“列国是诸子的试验田”)的结果?

  4. 4 http:// said at 5:33 下午 on 九月 6th, 2005:

    总算对你的过去有所了解了,难道卖CD和讲课真的会让一个原本内向的人完全改变吗?继续关注中……

  5. 5 韩磊 said at 8:18 上午 on 九月 8th, 2005:

    黄靖昀:这篇《缘起》在我的Blog上也有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贴过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