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杂忆

Posted: 六月 28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漫忆, 起行 | 24 Comments »

按说我这把年纪,是不够资格回忆的,更何况家仍在广州,还时时回去呢。偏偏因为一篇关于方言的散论,引来数位广州朋友的关注,其中一位的Blog上也有类似文章。看着看着,不由得就想起广州来了。既然想起,不妨记录下来,以做他日备忘罢。


我1993年到广州读书。在广州外国语学院(后来与广州外贸学院合并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越南语,选这个专业的原因,Keso在他的文章中提到过。那是盛夏8月的火车站,我和父亲走出检票口,迎面扑来南国湿热的空气。那年云南凉,从昆明上车时,我还穿着厚线裤,“热”是广州给我的第一印象。可是那空气里面分明有一种亲切的味道。


已经记不起火车站那时的混乱,或许竟是没有现在混乱的缘故?总之我们打到一辆的士,一头扎向城市最北边。1993年,白云大道(新广从公路)尚未兴建,所以只能从大金钟路过去。一条狭窄而肮脏的小公路,南接广园东路,往北数公里,就是广外了。


广外的历史不必细述,倒是其地理位置值得一讲。它位于白云山西侧,从学校南门出去,或是到后山翻墙,就能到山脚下。我第一次登白云山,是约了隔壁宿舍学日语的两位广东同学,买票上的山。我穿着一双拖鞋,走上去然后又走下来。后来新广从公路修好时,我还曾穿着同一双拖鞋,在日头底下从火车站走到学校。


说起来这些年广州也颇有发展。机场搬迁后,连黄石路一带,也慢慢繁华起来。记得黄石东路修建过程中,一次我去位于大朗的外贸学院拜访朋友,回来没车坐,也是走到学校。那天晚上喝到很好的生力啤酒,开心极了。


生力比较贵,平常还是珠江啤酒喝得比较多一些。北京不但没有珠啤,连生力也少见,所以只好改喝燕京。读书时,在有重要体育赛事的晚上,我们总是到一间群兴酒楼,坐在露天地里,喝着珠啤、吃着炒田螺,看电视。啤酒宜凉饮,在唐鲁孙先生的文章里面对此有精妙的描写。在广州喝啤酒,不特别指定的话,上桌一定是“冻的”。北京则不然。我现在住所对面一家小馆,招徕顾客的口号居然是“冰冻啤酒”。这也是南北方一点不同的地方。


炒田螺确乎也是南方特有的吃食。常有其他地方的朋友问我,广东人是不是什么都敢吃。其实这个问题本身有点问题。什么都敢吃,是胆子大的表现,并不能说明能吃会吃,然而广州人的确是能吃会吃的。我在广州生活十一年,每年都在吃食上有新发现,这也说明广东人在吃方面是拒绝泥古不化的。吃来吃去,也有一些食物永远留在记忆里面了,例如炒牛河,例如红烧乳鸽,例如石斑鱼粥,例如炭烧生蚝,例如每晚十点准时新鲜上市的番禺猪杂……


2003年末,我在北京一家“港式茶餐厅”吃饭,菜单上有“炒牛河”一味。我问:这牛河是干炒湿炒。问的同时,心下已经觉得有点难为服务员,谁料伊居然脱口而出“干炒”二字。又问:能不能湿炒。答曰:干炒十二元,湿炒十六元。且不论一干一湿的差价,即以干的而论,就要比广州街头贵上几倍。如我所料,那盘湿炒牛河极不正宗,可见知易行难,是千古不易的道理。


所谓牛河者,牛肉炒河粉是也;所谓河粉者,原出产于广州沙河之宽米粉条是也。广州人说沙河粉,就如同北京人说高碑店豆腐丝一般亲切。这玩意,真个是百吃不厌呢。


红烧乳鸽应是西菜中做的典型。说是红烧,其实乃油炸。实话说,广州的馆子吃得不少,还只有那家偏处一隅的“金都酒家”,一味红烧乳鸽做得皮酥肉嫩,而且只卖人民币十九块,色香味俱全且价廉,是其他家比不上的。2004年夏季,我们常在夜里两、三点钟饥肠辘辘扑到金都,要一个红烧乳鸽、一鼎粥、一个铁盘菜心、间或还叫上半斤椒盐或盐插的虾,以不平凡的吃食了结人生中平凡的一天。


石斑鱼粥,在我离开广州前,并不熟知。也是机缘巧合,同事嫁了个潮州兄弟,家住天河;会生活的潮州人住在物质生活丰富的天河,难免就要小小地腐败起来。他们家楼下有一家“左鳞右鲤”,擅潮菜,石斑鱼粥、蚝烙和炭烧生蚝,入口的确不俗。最妙的在于他家的炭烧生蚝,调味的蒜细切粗斩,极入味。另有一味普宁豆腐,就不如黄花岗某粥店做得好。


一次到番禺吃猪杂,印象很深。一行人开车驰过洛溪大桥,只为那口新鲜上市的猪杂。是在一家所谓“农庄”吃的饭,竹棚架在水上,有风吹过的夜晚。猪杂什么味道已经不记得了,那股“求食主义”的劲头,却是如今仍在呢。


再这样写下去,文章题目恐怕应该改做“杂忆吃在广州”了,还是就此打住吧。下次,换个话题。


24 Comments on “广州杂忆”

  1. 1 http:// said at 10:30 上午 on 六月 29th, 2005:

    1st 拖鞋走天涯,你入乡随俗的速度真快!

    2nd 金都的红烧乳鸽是15元。

    3rd 2004年夏季,你正在北京饥肠辘辘。

    —-说起来,想念美极做法了。

  2. 2 virushuo said at 11:56 上午 on 六月 29th, 2005:

    我仍然认为南方人敢吃。

    北京街头的田螺,我向来敬而远之,lili竟然屡屡想去冒险尝试,幸好时时有我阻止,至今未果。

    而,到南宁的时候,我吃田螺是吃得很欢的。能吃南方的田螺,叫会吃,北京的,只能叫敢吃了。

  3. 3 9280 said at 1:45 上午 on 六月 30th, 2005:

    想不到你也是那么能走的人。大概年少时的人都会有长途走路的经历吧。现在的广州,红烧乳鸽最便宜可以6.8元一只,同样好味道。广州人什么都敢吃,只是相对来说。很挑吃就真,例如豆士蒸鲤鱼咀,清蒸大鱼头,一条鱼只吃一部分。而且菜系是有潮流含在里面的,例如时菜也一直在变,有一段时间大家都吃过菜苗,被父亲那一代笑说是犯贱。现在一般又回到吃油麦菜,小白菜。玉米汁流行不过1个月就给打进冷宫,但如九王炒蛋这些就常久不衰拉。

    但想问,在北京有什么糖水吃?

  4. 4 韩磊 said at 3:01 上午 on 六月 30th, 2005:

    北京没有糖水吃。

  5. 5 http:// said at 11:41 上午 on 六月 30th, 2005:

    北京的田螺都是死的,不可以吃

    番禺的猪是十二点才杀得

  6. 6 http:// said at 2:00 下午 on 六月 30th, 2005:

    12点?!不会吧。市内新鲜猪杂好像都标榜9点半、10点到货阿!难道有假?

  7. 7 阿朱 said at 2:19 下午 on 六月 30th, 2005:

    師兄從前上白雲山要翻的后山前面,如今已經是我的宿舍,大大的陽臺望出去便是白雲山,只隔著一堵墻。不知道師兄回來看過沒有?

  8. 8 韩磊 said at 3:09 下午 on 六月 30th, 2005:

    阿朱:我前一段还去过学校,人是物非。真是桃花不知何处去,人面依旧笑春风呢。

  9. 9 http:// said at 3:26 上午 on 七月 1st, 2005:

    广州好,最忆潮州粥,这东西恐怕在北京市真的吃不到了。

    没那米,没那水,没那风格。

    另外——啥牌子的拖鞋阿!这结实呢!

  10. 10 小瑛 said at 1:18 下午 on 七月 1st, 2005:

    看起吃的来 就让我食指大动了 不过看你这篇倒是觉得感情比贪吃来得更多一点 姥姥就住白云山脚 小时候的安静的大院的回忆……

  11. 11 Fish said at 2:50 上午 on 七月 3rd, 2005:

    思念当初FB的日子

    什么时候回广州?到时再吃!

  12. 12 韩磊 said at 10:46 上午 on 七月 3rd, 2005:

    Fish:回去的时候,一定找你们FB。

  13. 13 http:// said at 3:55 上午 on 七月 4th, 2005:

    我以前在龙口西,“左鳞右鲤”,哇噻,好熟悉,经常走过,可惜了没有进去吃过。

    下次去广州一定要尝尝作者说的这几样

  14. 14 http:// said at 4:01 上午 on 七月 4th, 2005:

    广州有不少地方潮州牛肉丸倒是挺不错的,比较正宗

  15. 15 南宫决 said at 6:41 上午 on 七月 4th, 2005:

    我就在广州哩

  16. 16 Fish said at 7:18 上午 on 七月 4th, 2005:

    我就在龙口西上班啊,咋没听说这个左鳞右鲤? 🙁

  17. 17 http:// said at 8:51 上午 on 七月 4th, 2005:

    那里大约是龙口东了吧。外表很不起眼,有几味菜做得不错。

  18. 18 大马猴 said at 12:49 下午 on 七月 5th, 2005:

    "例如炒牛河,例如红烧乳鸽,例如石斑鱼粥,例如炭烧生蚝,例如每晚十点准时新鲜上市的番禺猪杂……" 好久不来你的blog,刚才你去吃饭之后,上来一看,被这句话刺激得不行,虽然已经吃过晚饭,还是决定去犒劳自己一下,目标:荷兰村黑胡椒螃蟹。

    有无食欲和你胃里是否充满食物原来毫无关系。

  19. 19 foxfool said at 2:06 下午 on 七月 5th, 2005:

    我现在在广州,在韩磊的母校这边。黄石路。

    看到这篇文字,有种很莫名的亲切感。

    我不是广州人,也没有在广州上学。去年毕业从武汉过来的,在这边一家网络公司混饭吃。

    向大哥们学习。

  20. 20 bonycamel said at 3:08 上午 on 七月 7th, 2005:

    看得我更想去广州了。另外,北京的田螺是死的?幸好没有吃过

  21. 21  said at 1:42 下午 on 七月 7th, 2005:

    小峰怎么把我带这地方来了?

  22. 22  said at 1:43 下午 on 七月 7th, 2005:

    还有广州的早茶,你必定记忆深刻吧!

  23. 23 http:// said at 9:44 上午 on 七月 27th, 2005:

    哇,肚子饿了~

    炒牛河~田鸡粥~田螺……等我~

  24. 24 http:// said at 11:48 上午 on 三月 13th, 2006:

    左鳞右鲤”,擅潮菜,石斑鱼皮粥,比较好,鱼皮爽有胶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