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我谈冰雹的文章后面回复,教育我说——


保险制度可以帮助这些果农。你在这里愤世嫉俗,不如义务去农村义务宣传好的制度。


天真极了,显然这位朋友没有真正了解农村的状况。制度不是本文要讨论的话题,在这里引述评论,只是想特别澄清一下,我并非愤青,也不愤世嫉俗。看到打冰雹,想起乡中受灾的果农,是出于人人皆有的同情心。倘同情一件事物就要立马去帮助,恐怕忙也忙死了。你只能拣自己能帮的帮,做好本分工作,该缴税缴税,应该是最基本能帮的了吧?


其实可怕的不是不帮助,而是阻挠别人帮助。这两天在我所服务的网站,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有位叫做王俊的程序员,患了重病,需要换骨髓。幸好他妹妹配型合适、不必守株待兔,不幸的是他和许多其他程序员一样没多少钱。几个网站(包括CSDN)合起来,为王俊办一个在线捐款活动,希望网友能表示一点爱心。多数网友都表现出悲天悯人的同情心,也有少数人的发言,令人齿冷。


有人说——


我也是个程序员,如果是我病了,向CSDN求救,CSDN会甩我吗?


有人说——


妈的,CSDN真恶心,自已掏几十万不得了,靠。


还有人说——


CSDN做为一个商业网站,从程序员人身人已经挣了足够多的钱,蒋先生也是程序员出身,为什么就不能掏钱来挽救一个程序员的生命呢。


起初我不理睬,后来憋不住,还是回复了一条(说明还是愤青?)。本文要说的话,大概这条评论可以包括了——


xxx:作为程序员的你得了重病,CSDN一样会为你组织捐款。希望所有程序员朋友都健康。
  
xxx:你怎么知道CSDN不会捐款?再,组织为程序员兄弟捐款,是一件令人恶心的事情吗?持这种言论者真是令人寒心。
  
xxx:有什么证据可以说明CSDN“从程序员身上挣了足够多的钱”?CSDN到去年年底才盈亏持平,每天都在为生存和发展苦苦拼搏。实话说,CSDN的确无法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
  
To 一切怀疑论阴谋论者:同情是人类的天性,也是社会道德里面最道德的部分之一。如果您对捐款没有兴趣,置之不理就好了,何必出偏激之语。在您慷慨激昂粪土当年万户侯回复评论的时候,一位程序员兄弟,正在病床上呻吟。他是活的生命,如果没有足够的医疗费用,这个生命很快将不存在。
  
  或许你因为囊中羞涩无法捐款,至少,祝福一下王俊。如果你连祝福都不愿意,至少,别说让人锥心的话。当事人若是知道,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此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