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网络的拥趸们,奉“六度分隔”理论为圭臬。每当看到成群结队上访的下层人民,我总是怀疑六度理论的真伪——被土皇帝欺压的平民,要经由几层联系,才能找到那位“朝中贵人”呢?


我相信社会关系是一种网状结构,不过这张网可不是用简单的拓扑理论可以模拟出来的。或许你与安南之间真的只隔着几个人,不过这几个人是否愿意为你传递消息,就很难说了。理由很简单,社会关系网中的人际沟通,并不是双向对等的。


遗憾的是,一群又一群热衷于建立社会网络应用的创业者,似乎对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视若无睹。我猜他们中的多数恐怕都是热血青年,而且是那种不谙世事的热血青年,否则怎么会那样轻易地相信网络拓扑能模拟社会关系呢?


人要在互联网上建立自己的关系圈子,不外两种方式:曰转移,曰拓展。现有社会网络应用在用户发展上,也多半不离这两种方法。在这个过程中,甚至出现了类似sms.ac那种迹近无赖的“病毒式营销”。我经常会试着使用一些社会网络应用,每次当它们询问我“是否上传通讯簿”或“是否邀请你通讯簿中的联系人加入”时,我总是避之唯恐不及地关闭浏览器窗口。我不是被服务商拿走名单,怕的是名单上的人太容易地接上头。


不,不,我不是那种不肯分享友情的人。我极愿意介绍朋友之间互相认识,不过那应该是在我斟酌整个关系圈状况后的慎重举动。也许,在我认识的人里面,有两位是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情敌,我可不想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位知道我和另外一位时有饭局。对于商务人士情况也许会更糟糕——通过自动共享朋友的手法去拓展关系圈,初衷是好的,手段太呆板。


每天都收到社会网络应用站点发来的邀请函。嗯,好像很多人都注册了。没错,我愿意在网络上继续保持我的关系圈,但前提是成本不要太高。我不会为了维护朋友圈子,不停地注册登录各种社会网络站点。既然我可以打电话、发邮件找到他们,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非要登录一个站点然后留言之类。


我在五年之前就认定,互联网本身一定会成为一个独立社会,然后再与传统社会合而为一。这需要时间,和所谓“杀手级应用”的推动。我不认为现存的两大类社会网络应用(“找朋友”和“寻找商务机会”)是“杀手级应用”,它们把社会关系想得太简单了。


真正能让社会关系在网上完整存在的应用,几乎是一种梦想。在做梦之前,或许能出现一种务实的应用,它不急于把圈子都搬上网,而只是一种工具,帮助我维护好它。Plaxo?有点像,但应该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