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雹

Posted: 五月 31st,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起行 | 11 Comments »

哑巴哇哇地叫着,那雹子就砸下来了。


我在一家小馆子吃晚饭。泡菜、重庆辣子鸡、羊肉串和不怎么凉的啤酒,菜品出自那位哑巴厨师之手,味道不算好也不算太坏。人们都兴奋地跑到檐下看冰雹,我没有动,只听到雹子打在水泥地上的声音。


今年冰雹下得大,家乡的苹果绝收了。城里人看到下冰雹,当做个奇事,搁乡下就成了抹煞一年辛劳的惨事。什么叫做抹煞一年辛苦?就是从现在起,你的工资都扣下来不发,到了明年这个时候,再告诉你工资都没了,凭空消失了。到那个时候,你会怎么想、怎么做?


果农无法可想,他们能做的,无非就是再次借贷买农药化肥、交上该交和不该交的税费,期待明年不要再遇上天灾人祸。


喝完酒,我走出馆子,地面是湿的,看不见冰雹颗粒。天气预报说,明天还下冰雹。


11 Comments on “冰雹”

  1. 1 http:// said at 3:59 下午 on 五月 31st, 2005:

    广州也下了三四次了。

    天怒了。

  2. 2 tinyfool said at 1:54 上午 on 六月 1st, 2005:

    今年的天气混乱得很啊!

  3. 3 duduwolf said at 6:02 上午 on 六月 1st, 2005:

    青海下了几十年不遇的五月雪,按照古人的话,此地必有冤情!

  4. 4 http:// said at 3:35 上午 on 六月 2nd, 2005:

    我想说的是:你的这篇帖子写的很有生活,同样从底层生活过得我很有共鸣感。越来越多的人们都已经习惯了城市生活的浮华和喧嚣,有一种叫悲悯的情怀成为了缺失的影象。无语中……

  5. 5 bonycamel said at 7:04 上午 on 六月 3rd, 2005:

    很少见你如此悲悯的胸怀。

  6. 6 大马猴 said at 9:54 上午 on 六月 8th, 2005:

    用路遥《早晨从中午开始》里面的一句话回答你文中第三段的问题 “正如一个农民春种夏耘,到头一场灾害颗粒无收,他也不会为此而将劳动永远束之高阁;他第二年仍然会心平气静去春种夏耘而不管秋天的收成如何。因为劳动已经成为生命本身。”

    很感动于你的悲天悯人,不过,天要下雹子,农民要种田,天和人一样,都有各自的“道”要走,还是不要伤感了,好好做你的“酒肉先锋”吧:)

  7. 7 http:// said at 9:31 上午 on 六月 10th, 2005:

    HL还是不改愤青本色。

  8. 8 http:// said at 9:42 上午 on 六月 10th, 2005:

    HL还是不改愤青本色。

  9. 9 173号 said at 5:55 上午 on 六月 20th, 2005:

    我母亲端午上来.

    跟我说家里的烤烟全部被冰雹打了.

    不如当初听我的话不要栽.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粒籽,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10. 10 http:// said at 4:23 下午 on 六月 24th, 2005:

    保险制度可以帮助这些果农。

    你在这里愤世嫉俗,不如义务去农村义务宣传好的制度。

    “人性”无所谓好与坏,“制度”决定一切。好的制度可以使所谓的坏人做好事,而坏的制度也会使所谓的好人做坏事。

  11. 11 http:// said at 8:46 上午 on 六月 28th, 2005:

    冰雹……

    还是没见过的

    天灾人祸的……是不是还是先看看自身的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