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

Posted: 五月 30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乱吃, 漫忆 | 4 Comments »

在昆明吃到了暌违多年的樱桃。


是妹妹的同学从昭通带来的。一早等到摘了第一轮果,装在方形的塑料筐子里,驱车数百公里带到昆明。光这份友情,实在已经令人不得不感动。


筐盖用铁丝系了,网眼下面看得见盖着红红黄黄果实的绿叶。差不多是抢过手来,再也不肯放开。抬起筐子凑近鼻端,嗯,是那股清香的味道……心里竟有些酸,忍住了,低头吃米线。


大概有十多年了吧,没有尝到樱桃的滋味。那时在昭通,我们吃樱桃是一把一把抓的,酸或甜的果汁,有时就满溢出嘴角来。樱桃是那么娇嫩到吹弹得破的一种果子,根本经不起长途跋涉,也经不起时间的折磨;只要在不透空气的箱子里颠几下,或者就那么摊着放到第二天上,它也要变质而坏掉。所以,有樱桃吃的人是幸福的,他们不用热恋也可以饱尝樱唇的温柔;所以,离开故乡的人们,只好一年一年,空自想念。


昭通出产樱桃的地方,最有名的要数葡萄井。该处是所谓“昭阳八景”之一,花名叫做“珠泉涌碧”的。井底岩隙时有气泡上涌,像是一串串葡萄般,故名葡萄井。附近有酒厂,出产葡泉等牌子的曲酒,在当地算是名牌。


年年春夏之际,我们总要去葡萄井游玩。骑了单车,爬上望城坡,一路西去十余公里。井边,果农把樱桃盖了叶子、铺在筲箕上卖。吃着樱桃,一边向井里扔硬币,一边叫“葡萄、葡萄、起!”,真是快活极了。


然而我们毕竟还是远离了。


抱着樱桃回到家,我们都没有吃很多。第二天,很多都变黑了,变苦了,不能再吃。妈妈把剩下的放上糖煮,这样可以放得长久。我怀疑自己是否肯吃它——你愿意接受糖煮过的记忆吗?


4 Comments on “樱桃”

  1. 1 http:// said at 4:23 下午 on 五月 30th, 2005:

    樱桃,是丢落在那个被我坚称做故乡的地方的回忆。

    你才十年出头,我已是近二十年了。掂起那一颗晶莹红润,真是泪都将要落下。怎么舍得一把一把地抓?怎么舍得囫囵吞咽?唇、齿、舌、咽纵然伸长脖颈,也须得排在手、眼之后,依次陶醉。

    真真古人都是修辞高手,再没有比“樱桃”更适合的比喻了。

  2. 2 http:// said at 1:43 上午 on 五月 31st, 2005:

    我昨天也吃到樱桃了,真酸呢~

    但是那东西真的须细品,否则如是糟践了好东西

  3. 3 wangwenyou said at 2:37 上午 on 五月 31st, 2005:

    云南人?难得!我也是:)

  4. 4 http:// said at 3:06 上午 on 六月 15th, 2005:

    昭通樱桃不是很出名,因为它要运出去卖实在很困难.每年樱桃上市的时候,昭通民航站都会带些来给我们单位,但要以最快的航班衔接运出也几乎是没有可能.然而有一次,我在北京读书的时候,父亲来看我,居然带着一筐十分新鲜的樱桃.看着父亲疲惫的样子,我盯着红彤彤,晶莹莹的樱桃根本舍不得吃.从昭通坐车赶到昆明,然后接着坐飞机到北京,从机场到学校又差不多要2个多小时的车程.舍友从来没有见过有如此爱人的水果,一会儿就吃得满地都是樱桃胡,而我好象只是吃了几颗,对我而言,吃到一颗已是十分矜贵,如何舍得狼吞虎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