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机记(二)

Posted: 五月 21st,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漫忆 | 2 Comments »

下榻


大巴将我们送到市区的一间酒店。无论是对于我们,还是对于该“酒店”,用“下榻”这个词都是不恰当的。机场方面安排的免费住宿,要求自然不能太高。在一番抢门卡的混乱结束之后,大家都开始抢电梯;在一番抢电梯的混乱结束之后,各楼层走廊清静下来了。


我们的房间号是xxx。这是一个标准的中国式宾馆标间——两张床、一个写字桌(上面放了台电视,也许正要让人没法写字)、两张圈椅中间放着一个茶几。有意思的是,卫生间没有浴缸,给浴缸放水的龙头却和淋浴莲蓬头一并存在。在浴缸该在的位置,旁边用贴瓷砖的水泥砌起数厘米高的沿儿,和浴帘一上一下,挡住沐浴时溅出的水。当然,和大多数其他宾馆的房间一样,在洗脸台上也只能找到劣质的洗发水和沐浴液。你得忍着恶心才能将那些粘粘糊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往头上倒、往身上抹。牙刷就不用说了,它让我想起李冰开凿都江堰时用的工具。


洗漱完毕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我们取消了到楼下吃烧烤的计划,在房间里用了些鸡翅后,倒在床上睡着了。


早餐


听别人说起过,长沙牛肉粉有名。第二天8点,我们放弃了宾馆提供的早餐,打算到周围看看有没有牛肉粉吃。


长沙空气并不很好。从窗口望出去,天空一如广州般灰暗。宾馆似乎是地处长沙市区某中心地带,出门不久就看到了大型超市。超市自然没有正宗牛肉粉吃,所以继续走了一段。在路过至少三家饺子店两家包子铺和一家粤式早茶酒楼后,终于在一条小巷里面看到有牛肉粉卖。


那是一个拥有5、6张桌子的小店。分内外两进,外面烧着炉子算是厨房,里面供食客进餐。牛肉粉不如想象中那样好,和广东的牛腩粉相比,也算别具特色。更具特色的是,在离开的时候,我们看到一位身穿睡衣的小胡子男人,坐在靠门边的座位,一脸严肃地吃着面前那碗米粉。对他来说,似乎世界一切其他事物都不存在了。


候机


然后我们被大巴送到机场。看起来其他乘客都一副快崩溃的样子。


预计12点起飞的承诺,在12点钟变成了谎言。机组人员玩失踪,直到12点30分,才拖着他们的旅行箱来到机场。虽然此前机场为乘客提供了免费的午餐盒饭,但显然一盒饭一瓶水根本无法平息乘客的怒气。广之旅的游客,有10多位拒绝登机。


我们这些急于想回广州的人,只好在飞机上傻等着。又过了1个来小时,在和机场签了一个什么协议后,他们终于肯登机了。机舱里面一片掌声。


掌声很快变成了掌掴声。在原座位被占(这次没人有登机优先权了,即便有,他们也放弃了,不是吗)、且不被允许坐公务舱的情况下,后登机的乘客,和先登机的乘客,起了严重冲突。一时间舱内大乱。吵架的、打架的、劝架的,各色人等各逞其能。在乘客内讧时,我看到乘务员嘴角的一抹笑意。


回家


终于机长和公安来了。打架的其中一方,被迫道歉。飞机可以起飞了。


40分钟的回程没有特别事情发生,平安到达广州新机场。在往外走的路途上,另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起飞前因打人而被要求道歉的那位,和他的女伴吵了起来。大概是女士不依不饶、男士息事宁人,双方意见不统一所致。飘到我耳朵边上的话,有两句相当激烈,大约是要导致分手的了。


机场显示屏上,仍然是一片红色,大量航班延误或取消。这个五一,在外面跑的人,实在太辛苦了。


(下面的新闻摘自《南方都市报》,五一时航空交通之混乱,可见一斑)


20余航班延误 新机场临时关闭上千乘客露宿大厅




  前晚广州突降冰雹,受此影响白云机场临时关闭数小时,约20班次航班延误,两三千名乘客受到影响。机场方将部分乘客安排住进附近酒店,但由于延误面积过大,机场人手不够,至少有上千乘客滞留机场出发大厅过夜,一度得不到妥善安置。出发大厅登机柜台甚至连行李传送带上均躺满乘客。机场警方也加派人力,保障机场秩序。但由于滞留乘客太多,机场食物、毛毯等应急物资告急,部分乘客长时间未进水进食,部分乘客出现身体不适,但航空公司药品供应亦显不足。据了解,还有6个进港航班改降深圳等周边机场,乘客出行也受到影响。白云机场称,昨天已基本将受影响乘客送达目的地。某航空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说,这次事件暴露出机场配套设施的不完善,酒店等服务设施不够。


  南方网讯  昨天(5月6日)凌晨3时,白云机场国内国际出发大厅内到处可见卧地或者卧座椅睡觉的乘客,里面有小孩、老人和孕妇。大厅内空调正常运行,温度较低,不少乘客成蜷缩状,身上没有毛毯遮盖。


  乘客占据了大厅内绝大部分座椅,有的躺在座椅上,有的靠在上面,显得比较疲惫。大厅内绝大部分地面是地板砖,只有几个角落是铺设了约40平方米的地毯。地毯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男女乘客,旁边的沙发已被大卸八块,几名乘客分别抢占一块,躺在上面打盹。一名以色列籍男子干脆从行李内拿出床单,铺在地板砖上,一头放上枕头,在此过夜。


  出发大厅内原先办理登机手续的柜台和售票柜台内躺满了乘客,有的乘客钻在柜台下面睡觉,有乘客干脆躺在行李传送带上休息。大厅内散落了大量垃圾。此外还有上千旅客在大厅内徘徊,与各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协商改签事宜。机场警方也加派人力,保障机场秩序。


  登机 兜兜转转飞机绕回原地


    昨天凌晨3时15分,乘客谢秋莹在大厅内推着婴儿手推车,里面坐着她一个半月大的儿子。由于手推车被大雨打湿,孩子屁股下面垫了布。谢秋莹的澳洲籍丈夫在旁边不断摇头。


  据谢秋莹讲述,他们乘坐的是广州到桂林的CA4382航班,原定前天21时20分起飞,可20时50分也没能登机,后来就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登机口便改到A26.21时30分左右他们终于上了飞机,在机场转了一圈,可一直没有起飞。他们在机舱里坐了一个小时,工作人员不让下飞机,部分乘客感到机舱内非常热,只能拿书和报纸当扇子。直到23时,乘客们实在受不了了,他们强烈抗议,才得到允许下了飞机。谢秋莹指着潮湿的行李箱说,下飞机时,他们还需要坐摆渡车。当时下着大雨,行李和手推车全湿了,连托运的行李也淋湿了。


  乘客王先生称,他乘坐的广州至武汉的MU2476航班原定前天19时40分起飞,可直到20时20分才上飞机。可飞机并没有立刻起飞,一直拖到22时05分起飞,没想到25分钟后又飞回白云机场。乘机过程中,乘客没有水喝,下机领行李又等了一个多小时,而且行李全湿了,大家意见很大。


  据乘客王又美介绍,他乘坐的广州到太原的MU5254航班原定前天19时20分起飞,直到20时10分才登机,飞机在机场转了3个圈也没有起飞。他们在机舱内等了2个小时,直到22点多又下了飞机,回到了候机厅。


  住宿 一等再等最后没人搭理


    据乘客谷铁军介绍,他乘坐的广州至合肥的MU5226航班原定前天17时起飞,工作人员先称飞机晚点到18时,随后一变再变,最后航空公司安排部分旅客回市区住酒店。可到了23时23分,广播又播出通知,凌晨1点可以登机,原先前往宾馆的乘客又送回机场,最后还是没走成。


  广州至哈尔滨经停大连的CZ6362航班乘客张丽说,直到前天21时,飞机还不能起飞,航空公司先将部分乘客送到机场宾馆休息,可刚躺下一会,航空公司又说飞机11点起飞,他们急忙返回,到了机场又被告知还要再等等,就这样一直呆在候机厅,最后就没人理会了。


  广州至丽江的PA781航班乘客介绍,前天19时10分他们登了机,坐了2个小时又下来了。到了22时他们再次被安排登机,可刚上去,工作人员又要求他们下来。此时部分乘客就恼火了,不愿意下机,双方发生争执。


  改签 无人统筹乘客一头雾水


    在机场出发大厅,滞留乘客抱怨最多的就是,同一航班的乘客因无工作人员统一安排,乘客全分散开来,不知事后该找谁联系航班改签。


  昨天凌晨4点,老人阳远千背着1岁的外孙呆在大厅内一筹莫展,他所乘坐的是广州至万州的CA4336航班,原定前天18时40分起飞。阳伯第一次坐飞机,遇上航班取消事情不知如何处理,现场也无工作人员予以指引。有工作人员让他先去酒店,随后手机通知其改坐哪次航班。但他没有手机,不敢去酒店,生怕稍后赶不上飞机。


  广州至桂林的CA4382航班乘客庞社宇称,当时外面有两部中巴,工作人员让乘客赶紧去挤车,挤上去就可以住酒店。大家拼命往上冲,上了车工作人员又改口说酒店只有50个床位,部分乘客只能又下来。部分乘客情绪激动,堵住中巴不让开走。


  据广州飞往上海的U5316航班乘客汤静介绍,航班取消后,航空公司原先安排他们暂住在壹心酒店,后又改到陕西大厦,就来回变了好几次。乘客黄定阳说,中巴在途中边走边停,来回转,不知道要去哪里。


  昨天凌晨3时40分,有公交车开到出发大厅前,接送滞留乘客。3时47分,警察喊话,让取消航班的乘客去出发大厅门外坐大巴住酒店。可乘客们不知道该坐哪台车,也不知道去哪个酒店,也不清楚随后如何回到机场。


  白云机场有关负责人解释,由于滞留人数太多,可能有部分乘客没有安排到住酒店。同时人手不够,所以不可能每个航班都有服务人员陪同。一个航班延误后,人员没有进行统一安排,只是安排旅客在候机楼自由活动,通过机场广播来组织。


  食物 商店关门物品一早派完


    昨天凌晨3时40分,不少乘客排在改签机票柜台,嘶哑地与工作人员交流。广州至海口的HU7094航班乘客、62岁的张老人喉咙沙哑,“一夜没水喝”。乘客龙女士抱着1岁的女儿,乞求航空公司找点奶粉给孩子吃,并给瓶水,可对方声称没有准备,最后只给了一罐八宝粥。一名9岁小孩告诉记者“很饿”,他前天17时出门到现在,快10个小时都没有吃东西。他们找机场工作人员,对方要求找航空公司,可航空公司又说饼干和水发完了。乘客想在机场购物,可商场已经关门。


  乘客杨坪两家六口躺在地毯上睡觉。据其介绍,他们来珠海旅游,从广州坐3U8748航班返回重庆。航班取消之后,航空公司一直没有安置措施,他们只能拆下沙发睡觉。两个孩子觉得很冷,他们好不容易向航空公司要到2床毛毯,当时看到一名孕妇,就送给对方一床。杨坪抱怨,候机大厅内铺了很多地毯,机场方不应该将乘客赶出来,应该安排乘客在里面地面上睡觉。


  记者在现场询问多家航空公司是否有食品、水、毛毯提供时,对方称已经发完,有工作人员坦言“准备不足”。


  医疗 药品奇缺急救速度太慢


    昨天凌晨3时,75岁的陈月美站起来感觉头晕,看不清东西,老伴让妻子躺在座椅上。3时24分,两名民航医生给老人检查身体。不少露宿大厅的乘客出现喉咙痛,有的甚至发烧,向航空公司找药品,对方答复没有准备(药品)。


  凌晨4时30分,乘客何女士光着脚,抱着1岁儿子,流着眼泪给儿子喂牛奶。“孩子发烧了”。何母亲哭着说,她搭乘广州至海口的MU5205航班原定前天19时45分起飞,为了赶飞机,孩子从下午4点就一直没吃东西。她听见孩子饿得直哭,心都碎了,她向航空公司找奶粉,可对方拒绝了。她无奈抱着孩子在大厅里跑,好不容易找到一名带孩子的好心乘客,对方提供了一点奶粉,她急忙给孩子充饥。现在孩子又发烧了,也没有地方可以给孩子看病。记者随后将此情况反映给海航工作人员李某。李某打了3次电话才催促有关部门找到医生,直到15分钟后医生才赶到现场,给孩子进行检查。


  在等待过程中,有乘客要求工作人员拨打120,对方说,机场附近没有大医院,花都区也没有纳入广州120,120中心只能派市区医院的救护车,那样速度则更慢。对于如此急救速度,现场乘客感觉非常气愤,“这种急救速度,如果有人心脏病突发,早就被耽搁了。”


  34岁的乘客赖发南说,她刚做完甲状腺手术,原定乘坐前天18时40分起飞的广州至万州的CA4336航班,可航班取消又没有地方住,她担心着凉引发发炎,为此找到航空公司要求给予照顾,可对方没有提供帮助。


  相关新闻:


    大风暴雨冰雹袭粤


    前晚至昨日凌晨全省51市县先后发布暴雨预警信号


  据新华社广州5月6日电,5日晚上到6日早晨,广东省大部分市县先后遭受强雷暴袭击,并出现大范围暴雨、局部大暴雨和短时雷雨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据广东省气象站网的监测,广东全省有24个市县出现了日降雨量50毫米以上的暴雨,其中佛冈、怀集、从化、广宁、龙门、揭西6个市县出现了100毫米以上的大暴雨,佛冈测得全省最大降水量152.6毫米。


  另外,全省有83个市县(区)先后出现了8级以上的短时雷雨大风。广宁、从化、连州还下起了冰雹,其中广宁测得最大冰雹直径达50毫米。


  从5日深夜开始,雷雨大风袭击广州,倾盆大雨持续了3个小时。广州市各区市出现了局部短时雷雨大风,广州从化市下了大暴雨和冰雹,白云和花都区出现了暴雨和局部冰雹天气,广州市区出现了大雨到暴雨,广州市区多处积水。


  据广东省气象台介绍,5日至6日早晨,广东全省有51个市县先后发布了暴雨预警信号,其中广州市气象台于5日23时20分至6日2时20分发布了黄色暴雨预警信号。


  气象专家介绍说,广东近来气温升高较快,气压下降,湿度较大,加上高空槽逼近和弱冷空气南下共同影响,是造成这次大范围暴雨和强对流天气的主要原因。


  航班改降海口学生错过考试


  前晚白云机场临时关闭,导致进港航班延误,有航班改降在其它机场或者推迟起飞。本报接到读者报料,有6个航班改降在南昌、汕头、深圳、桂林、海口、长沙等机场。


  “飞机延误使儿子错失初中入学考试。”读者黄小姐来电称,6日是儿子参加报考广州二中入学考试日子。她带着儿子原定乘坐5日20时20分从洛阳飞往广州的HU7230航班,由于天气原因直到23时才起飞。飞机快到广州降落时,由于天气原因到6日凌晨2时改降在海口机场。黄小姐说,飞机降落后,她马上向航空公司反映情况,由于海口机场滞留旅客也很多,非常混乱,儿子没能立即返回广州。直到6日下午才返回广州,此时入学考试已经错过了。


  劳先生来电称,他们一家六口人前日乘坐从北京飞往广州的CZ323次航班,原定16时05分起飞,乘客在飞机上等了两个多小时才起飞。20时30分左右飞机在长沙上空时,乘务人员通知气候原因要在长沙降落。飞机起降后,乘客要求下飞机休息,但遭空姐拒绝,说“可能随时起飞”。22时10分左右,飞机重新起飞,23时30分左右,因为广州突发雷雨,飞机降落到汕头。当时飞机上已经没有任何食物,乘客们要求下飞机到宾馆休息,但遭到拒绝。凌晨1时许,乘客们实在受不了,强行下了飞机,但是不能进入机场大厅,只能站在停机坪上,直到昨日凌晨2时许航空公司才宣布取消航班。


  张先生乘坐由青岛飞往广州的SC4873次航班,原定5日15时55分起飞。飞机延误55分钟后起飞,18时1 8分到临沂机场带客。重新起飞后,20点20分因为航空管制改降到南昌机场,随后航班被取消。6日12时40分飞机抵达广州,包括张先生在内的34名乘客坚持不肯下机,认为航空公司善后工作没有处理好,要求赔偿。最后34名乘客每人获得航空公司颁发的一红一黄两封致歉信。张先生说,航空公司答应红色的致歉信可领300元赔偿,黄色的致歉信则可领200元赔偿。昨天记者致电航空公司,对能否凭致歉信领到赔偿金,对方没有明确表态。


  机场回应:


  延误面大机场人手不够用


  据白云机场有关负责人介绍,5日晚由于突降冰雹,白云机场临时关闭数小时。经统计,5日在白云机场延误的飞机总共约有20多班次,共有两三千人次受影响延误,昨天一天已经基本将受影响乘客送达目的地。


  该负责人称航班延误后,对于短线乘客,延误时间比较短的,安排在候机大楼休息。据其解释,对于延误时间达四五个小时以上的乘客,机场已安排他们在机场附近酒店休息。机场当晚也增加了工作人员,通宵加班,以应付紧急情况。但由于延误面积较大,人手不够,安排起来有困难,难免有一定的疏忽,所以有部分乘客没有安排到酒店入住。


  至于出发大厅为何有那么多旅客,该名负责人解释,主要是由于部分旅客敌对情绪严重,不服从机场的安排,在航班延误的情况下,不愿意离开出发大厅,只想尽快登上飞机离开。


  有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反映,航班取消发生后,他们也随即寻找酒店,设法安排乘客入住。可当值五一长假,酒店入住率高,面对几千名客流,在距离机场较近地点,一时难以找到足够的酒店。该名工作人员说,这次事件也暴露出机场配套设施的不完善,酒店等服务设施不够。对于大批乘客滞留,有航空公司工作人员认为乘客也应负一定责任。航班延误后,部分乘客态度蛮横,甚至威胁工作人员安全,给疏散工作带来了负面影响。其认为,现在不少乘客一见这样的情况就要求索赔,并错误地认为闹大事情就可以获得赔偿。


  记者观察:


    酒店太远赶机乘客不愿住


  新机场启用不到一年,机场周边设施缺乏,没有星级酒店、大型医院。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前晚滞留旅客安排的酒店大多在旧机场附近,需要经行机场高速,单程时间在30分钟左右,有些单程则需约1个小时。根据通常做法,航空公司需给延误4个小时以上的乘客安排酒店休息。当晚不少旅客直到凌晨4时才安排食宿,上午7时左右又要赶飞机,他们认为往返时间太长,宁愿呆在出发大厅内不走。


  目前新白云机场的机场宾馆仍在建设中,周边酒店较多的地点除老市区以外,还有花都区新华镇,但在当晚疏散行动中,记者没有看见有大批旅客被安排到花都酒店入住。


  某航空公司的一位经理告诉记者,由于新机场配套设施不完善,而老机场周边相对成熟,有很多宾馆、机场医院等配套设施,目前各航空公司仍然在使用以往的配套设施,没有根据地理位置进行相应的调整。


  民航专家董念清介绍,一般情况下,机场和航空公司都会设定一定的应急预案,以应对突发事件,比如劫机、大规模乘客滞留等等。在设计范围内,应急机制可以发挥相应的作用,但一旦超出承受范围将难以奏效。


  董念清说,他对白云机场情况不是很了解,当天出现大批乘客滞留的情况,他估计这个数量已经超出了预定应急预案的承受范围。董念清认为,应急预案的内容较为复杂,需要不断更新,符合机场的实际情况,这样的应急预案才科学、合理、有效。他表示,目前他个人不清楚白云机场应急预案的内容,不便就现行的应急机制是否科学发表意见。


  董念清同时表示,灾害天气造成航班延误,根据现行法规,航空公司只是协助安排旅客的食宿,并非义务,所以此项工作需要旅客配合。董念清说,这种延误航空公司也没有赔偿责任。


2 Comments on “乘机记(二)”

  1. 1 http:// said at 3:19 下午 on 五月 21st, 2005:

    人权何以保障?五一简直就是这些人的噩梦。

  2. 2 http:// said at 1:40 下午 on 五月 25th, 2005:

    hehe,这都让你们赶上了.深表遗憾和同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