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机记(一)

Posted: 五月 18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漫忆, 起行 | 13 Comments »

飞机是世界上现有民用交通工具中速度最快的一种。自莱特兄弟发明这种飞行器以来,它的速度一直在提升。虽然大多数人与超音速的协和客机无缘,不过乘坐喷气式飞机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已经是家常便饭一般的普通事了。


从昆明到广州的航程,大约需花费两个小时。如果晚上八点半从昆明起飞,则到达广州的时间应该是十点半左右。然而有时候这种计算方法却失之死板,没有将许多因素预料在内——当然我不是指外星人或恐怖分子劫持飞机。前数日我就经历了这么一次被严重拉长的航程:从昆明到广州,整整花了二十个小时。是的,二十个小时,比坐火车只节省了六个小时。


这样的旅程自然是不太愉快的,然而也并非一无所获。人生当中遇到的非常规事件实在有限,即便是最不愉快的遭遇,也有体验和记录的乐趣在里面。所以我把这件事记下来,博看官一笑,也为自己的记忆留一个备份罢。


离港


2005年5月5日下午20时,昆明机场11号候机厅。


我们打算乘坐的,是南方航空CZ3490次航班。这趟飞机从广州飞来,搭客后飞回广州。从安检口进入候机厅的过程中,一路都听见航班延误的广播。黄金周是航空公司的利润高峰期,也是旅游城市机场的负荷高峰期。这种时候,航班延误再正常不过了。我们一路走着,心里似乎有了不祥的预感。


果然,刚坐下来,就听见机场广播说:因为天气原因,飞机不能从广州起飞,到达昆明时间未定,所以从昆明起飞的时间也不定。综合新闻和朋友的消息,原来广州正下冰雹呢。


同一候机厅里面,有两个旅游团,他们将搭乘另外一班飞机回广州。这帮家伙,四天内被带着去了许多地方,当天早上还赶往石林游览。他们的航班应该下午四点起飞,一直延误到现在都没有确切的消息。据说机场方面供应了免费的晚餐。


等到九点,旅游团开始登机。随后我们得知,CZ3490已经从广州起飞,预计十一点到达昆明。这样,凌晨两点可以回到广州罢,我们猜想。


忽然有另外的消息传来,说是两个航班合并了,我们可以坐旅游团那班机。不公平的是,他们已经好整以暇登机完毕,3490的乘客,只能拣没人的空位坐。坐飞机需要抢位,倒是比较少见的情形。我们只有两个包和一个塑料袋,闸门一开,敏就背着背包一马当先杀进去了。我提着旅行包和塑料袋,跟着人流走。上去一看,她居然占据了公务舱最前排的两个位置。原来旅游团是按登记牌对号入座,而很多其他乘客,都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可以坐公务舱,所以我们拣了便宜。这是我第二次坐公务舱,但一次也没有享受过公务舱的服务,因为两次都是遇到特殊情况,并非买了公务舱的昂贵机票。


公务舱座位宽敞,非常舒服;但飞机却总在气流中颠簸,叫人头晕和犯恶心。供应的饮料和餐食都较为差劲。记得我曾在一首诗中写到:“铁线面条/勒杀所有飞行梦想”,是描写坚硬如铁线的机上面条餐。这次吃的鱼肉饭,如果真的吃完,再颠上一颠,恐怕就会“吐杀所有飞行梦想”了。沈宏非先生笔下那只“三万英尺以上的烤鸭”,至今我仍然无缘得见。想来,在被气流抛来抛去的机舱里面,任何美味都会失去它吸引人的魅力吧?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十一点四十五分,广播通知将在一刻钟后降落到广州机场。可以回家了,真好。


备降


很快说法就变了。广州机场天气恶劣不能降落,飞机将备降长沙机场。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不管功过论定与否,已然盖棺的毛氏,至少可以算一个伟大的诗人。所谓“诗言志”,可不是闹着玩的。年少时一句“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做声”,实在已经预示那个人将来的成就。我们匆匆而来,想要在桔子洲头留影已不大可能,遑论去“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了。长沙,湖南省会;曾经是中国国民革命的重要战场;传言民风骠悍之地;以综艺娱乐节目开当代中国电视新潮流之先的地方;“唯楚有才,于斯为盛”的文化之地……一个五味杂陈的城市,一个令人激动、同时也令人恐惧的城市。从来没有设想过,会是在这么一个特殊的情况底下来到这个城市。


飞机停下了。广播让大家带好随身物品,到候机厅等候通知。


长沙黄花机场的10号候机厅,有专门的茶水间,而且是烧锅炉的、类似火车上那种热水供应。敏去打水,顺便去了机场商店。她说,问及几点关门时,员工用无奈的眼神看着她,说,你们走了我们就下班。想起昆明机场九点半关门的咖啡厅,这里的服务似乎更好一些。我们买了当地特产酱鸭脖、鸭掌和鸭翅,味道不错。在候机厅这样一个特别的地方消夜,真是一生中难得的饮食经验。


在我们逍遥地享受着长沙特产时,候机厅值班柜台已经乱成一团。旅游团的导游,在众人簇拥之下,提出了两个要求:1、检查机组人员健康状况,看是否还能够继续飞行;2、向老人和小孩提供毛毯。前一个要求的结果,是很快有一位白大褂进了飞机,不知结果如何。至于要求二,没有看到具体结果。根据看热闹的人的说法,机场认为,提供座椅和热水,已经是足够的服务,更多的东西是乘客无权要求的。


柜台前的人越来越多,吵闹声也越来越大。有人在照相,有人在用DV记录全过程……突然有消息传来:航班取消,将安排乘客入住长沙的酒店,第二天中午12点再行飞往广州。


13 Comments on “乘机记(一)”

  1. 1 http:// said at 12:46 下午 on 五月 18th, 2005:

    还是没有时间写完啊。

    約束守ってありがとう。

  2. 2 http:// said at 1:28 下午 on 五月 18th, 2005:

    哈哈哈哈~~~

  3. 3 virushuo said at 1:34 上午 on 五月 19th, 2005:

    (09:38:43) iceymo(&)(北京疯一般的天气(sn)~~~)(i) (li)(r):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

    (09:38:51) iceymo(&)(北京疯一般的天气(sn)~~~)(i) (li)(r): 地球人都知道应该是长江水啊

  4. 4 virushuo said at 1:39 上午 on 五月 19th, 2005:

    我发现两种说法都有,而且还各有道理。

    长沙水说的是长沙白沙井水。

    长江水说的是毛顺长江游到武昌。

    。。。

  5. 5 silentangel said at 1:44 上午 on 五月 19th, 2005:

    虽然令人不爽,不过似乎也是难得的体验啊……没钱出去旅游的人必然是体会不到的……= v =

  6. 6 韩磊 said at 1:43 上午 on 五月 20th, 2005:

    关于“长沙水”:

    毛泽东自注-“民谣:常德德山山有德,长沙沙水水无沙。所谓无沙水,地在长沙城东,有一个有名的‘白沙井’。”

    另有手迹为证-http://www.yishui.gov.cn/tjj/kswy/zhk/mzdsc.htm#s14

    该句摘自《水调歌头 游泳》。

  7. 7 tinyfool said at 1:56 上午 on 五月 20th, 2005:

    有意思,记得课本上学的都是长江水,手迹明明是长沙水

    这是怎么回事儿?

    寒啊!

    另外,期待下篇,,,,,

  8. 8 bonycamel said at 2:23 上午 on 五月 20th, 2005:

    期待结局

  9. 9 Redondo said at 5:10 上午 on 五月 20th, 2005:

    你好,我发现Donews Blog在时间显示有bug

    就是凌晨0点到1点这段时间发表文章,系统显示的时间是12:00AM-1:00AM,这样就和正常的12点AM冲突了,你去我的Blog看下《信息、数据、信息系统及其类型》和《北斗星的爱》两篇文章的时间就知道了,前者是今天中午发的,后者是凌晨发的。

    http://www.donews.net/lzldai

  10. 10 韩磊 said at 7:55 上午 on 五月 21st, 2005:

    呵呵,哪个课本上写的是长江水啊。第一版的《毛主席诗词》,就是“长沙水”。这两句是要对仗的,“长江”对“武昌”不工整,用“长沙”就可以了。

  11. 11 virushuo said at 8:17 上午 on 五月 21st, 2005:

    这事情太怪异了,你贴的那个网址,手迹确实是长沙,但下面的文字却是长江。。。。。。

  12. 12 http:// said at 9:51 下午 on 五月 22nd, 2005:

    我也记得中学课本上写的“长江水”,但老师讲到过“长沙水”以及“长沙白沙井”……

  13. 13 小峰 said at 10:29 上午 on 五月 23rd, 2005:

    怎么我记得课本上是 长沙水?难道课本不一样?

    现在的课本还有这课文么?找本来看下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