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24-26日,到新加坡参加微软的一个会。


国航的CA957航班,经停厦门。这趟飞机以后我都不会再乘坐——机况和服务,都不令人满意。长达8小时的飞行中,没有任何可资娱乐的东西(除了前面舱壁上不断抖动的投影幕外);送餐服务也毫无令人赞赏之处。


就这样晕晕糊糊到了新加坡。同行的PCWorld网站负责人晓黎,也是第一次到新加坡。她说:飞机绕了半天,还没降落,看来新加坡很大。另一位同行者说,新加坡太小,这是在瞄准机场呢。


入境非常顺利,每位工作人员(无论是政府职员还是机场工作者)都极有礼貌,一副对工作心满意足的样子。唯一不爽的是,几乎所有马来人的英语都很吓人。


会务公司派了车过来接。酒店是Hotel Oriental,据称是新加坡最好的酒店之一。设施的确完备和豪华,且并不让人感到暴发户的俗气。



Hotel Oriental房间内的写字台


用微软提供的无线帐号上网,请大鱼给严敏发了报平安短信。将近12点的时候,Li Yan如约来到,带我四处逛逛。



俯视酒店游泳池,远处是Marina Bay


酒店所处的Raffle Avanue(莱佛道),临近新加坡河入海口Marina Bay,是当年征服者莱佛登陆的地方。如今这里已是新加坡最繁华的金融区和酒店区,高楼林立。在Raffle Avalue路边,一座建筑物伸入水中,那就是滨海艺术中心。



滨海艺术中心,远处是Hotel Oriental



解构主义的滨海艺术中心



螺旋上升


Li Yan告诉我,新加坡艺术节就要开幕了,会有许多演出和活动。中国的多媒体话剧《琥珀》(?)也会在这里上演。



金融区远眺



新加坡的象征物叫做Merlion,即鱼尾狮。沿滨海艺术中心后面的桥走过去,就能近距离接触这只怪物了。鱼和狮子,多么奇怪的组合。



鱼尾狮,新加坡的象征物


我们在一个湖边的酒吧街,吃了很好的椰子。谈起新加坡,Li Yan不无感慨地说,这地方的季节是平的,记忆找不到刻度。你想不起来一件事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后来,当在首都机场走出机舱的一刹那,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的时候,我想,平坦的季节也跟着我延伸到了北京。


回到酒店已经很晚了。同住的是来自苏州的MVP沈荣。第二天早上,拉开窗帘,远远地看见Marina Bay,天气真好。



早晨的新加坡


然后就是开会,专访。下午16点,我独自离开了会场所在地Suntec City,绕路步行回酒店。新加坡的街道没什么人,干净得很。



文华大酒店


晚上,微软安排去Night Safari(夜间动物园)观看表演。那场Show很精彩,有舞蹈和魔术。具体不再详述,上图。



经典Pose



谁吃谁



非礼勿视还是被突然袭击?



丛林之舞



吞火者



请捧好你的头



过分了吧?



这可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