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雷响
惊醒的不止是青蛙
汽车的警报叫唤一夜
一夜春雨入梦


一夜春雨后
我的眼睛跃上枝头
白的,黄的,粉的
最后都变成绿的


生命是绿色的
生命也曾经
活在冬天的灰色中


南方没有春天
因为南方没有冬天
袒露一切的树枝
不在南方生长


还是傻气地举起相机
快门按下的一瞬
几百万象素
和春天一起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