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行记

Posted: 四月 28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掠影, 起行 | 19 Comments »

2005年4月24-26日,到新加坡参加微软的一个会。


国航的CA957航班,经停厦门。这趟飞机以后我都不会再乘坐——机况和服务,都不令人满意。长达8小时的飞行中,没有任何可资娱乐的东西(除了前面舱壁上不断抖动的投影幕外);送餐服务也毫无令人赞赏之处。


就这样晕晕糊糊到了新加坡。同行的PCWorld网站负责人晓黎,也是第一次到新加坡。她说:飞机绕了半天,还没降落,看来新加坡很大。另一位同行者说,新加坡太小,这是在瞄准机场呢。


入境非常顺利,每位工作人员(无论是政府职员还是机场工作者)都极有礼貌,一副对工作心满意足的样子。唯一不爽的是,几乎所有马来人的英语都很吓人。


会务公司派了车过来接。酒店是Hotel Oriental,据称是新加坡最好的酒店之一。设施的确完备和豪华,且并不让人感到暴发户的俗气。



Hotel Oriental房间内的写字台


用微软提供的无线帐号上网,请大鱼给严敏发了报平安短信。将近12点的时候,Li Yan如约来到,带我四处逛逛。



俯视酒店游泳池,远处是Marina Bay


酒店所处的Raffle Avanue(莱佛道),临近新加坡河入海口Marina Bay,是当年征服者莱佛登陆的地方。如今这里已是新加坡最繁华的金融区和酒店区,高楼林立。在Raffle Avalue路边,一座建筑物伸入水中,那就是滨海艺术中心。



滨海艺术中心,远处是Hotel Oriental



解构主义的滨海艺术中心



螺旋上升


Li Yan告诉我,新加坡艺术节就要开幕了,会有许多演出和活动。中国的多媒体话剧《琥珀》(?)也会在这里上演。



金融区远眺



新加坡的象征物叫做Merlion,即鱼尾狮。沿滨海艺术中心后面的桥走过去,就能近距离接触这只怪物了。鱼和狮子,多么奇怪的组合。



鱼尾狮,新加坡的象征物


我们在一个湖边的酒吧街,吃了很好的椰子。谈起新加坡,Li Yan不无感慨地说,这地方的季节是平的,记忆找不到刻度。你想不起来一件事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后来,当在首都机场走出机舱的一刹那,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的时候,我想,平坦的季节也跟着我延伸到了北京。


回到酒店已经很晚了。同住的是来自苏州的MVP沈荣。第二天早上,拉开窗帘,远远地看见Marina Bay,天气真好。



早晨的新加坡


然后就是开会,专访。下午16点,我独自离开了会场所在地Suntec City,绕路步行回酒店。新加坡的街道没什么人,干净得很。



文华大酒店


晚上,微软安排去Night Safari(夜间动物园)观看表演。那场Show很精彩,有舞蹈和魔术。具体不再详述,上图。



经典Pose



谁吃谁



非礼勿视还是被突然袭击?



丛林之舞



吞火者



请捧好你的头



过分了吧?



这可不是我


新加坡行程

Posted: 四月 23rd,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起行 | 3 Comments »

应邀参加在新加坡举办的微软亚太区MVP峰会。行程如下:


2005年4月24日,CA957,Beijing -> Singapore,1215/2025
2005年4月25日,参加会议
2005年4月26日,CA958,Singapore->Beijing,0930/1725


酒店:


The Oriental, Singapore
5 Raffles Avenues,
Marina Square
Singapore 039797
Tel: (65)6338 0066
Fax: (65)6339 9537


在新期间,手机暂停使用。估计酒店有上网设备,有事请发邮件。


在DoNews五周年聚会上的讲话

Posted: 四月 23rd,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漫忆 | 9 Comments »

新浪和搜狐做了现场图文直播,遗憾的是很多地方记录有误。根据回忆将我的讲话照录如下:








我18岁离开故乡云南,28岁离开第二故乡广州,我不知道如果离开北京,会不会把北京当作第三故乡。但无论人在何方,DoNews将永远是我的精神家园。我想在座的很多朋友也会有同感。DoNews五岁了,它见证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今天的聚会应该是DoNews走向成熟的里程碑。成熟了,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也要创造更大的价值。能够恭逢其盛和贡献自己的一点力量,我感到非常荣幸。互联网是咱们的互联网,是在座和不在座的所有朋友的互联网,咱们的互联网,咱们说了算。谢谢。

记忆不一定准确。如有错误,文责自负。:)
 


春天

Posted: 四月 19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3 Comments »

昨夜雷响
惊醒的不止是青蛙
汽车的警报叫唤一夜
一夜春雨入梦


一夜春雨后
我的眼睛跃上枝头
白的,黄的,粉的
最后都变成绿的


生命是绿色的
生命也曾经
活在冬天的灰色中


南方没有春天
因为南方没有冬天
袒露一切的树枝
不在南方生长


还是傻气地举起相机
快门按下的一瞬
几百万象素
和春天一起丢失


感言

Posted: 四月 19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涂鸦 | 7 Comments »

下午,正准备去领签证,刘韧以他一贯风风火火的劲头冲进我办公室。“快叫几个人帮忙搬书……刚运到……”


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我们合写的《网络媒体教程》。去年10月份交稿后,出版日期一再推后,现在终于是出版了。


在这本书的《缘起》中,我表达了一种惶恐的心情,惶恐来自于对其质量的担忧。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本真正的书(任所谓“编委”的那种除外),很多地方都相当不完善,不能令我满意。


然而它还是出版了,而且就真实地摆在我面前。


还是在《缘起》中,我写道,当这本书是自己的儿子,严敏笑话我说,合著的,顶多算“半子”,女婿而已。小伙子第一次拜会未来岳丈,最紧张的其实不是未来女婿,而是未来老婆的老爹。同样,在翻开这本书之前,我也相当紧张。不过紧张很快就过去了。应该说,这本书的水准,应当是在中等以上。它离我之前的设想差了许多,然而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每位网站编辑都应该读一下它。再多的想法,只能在2.0版中体现了。


书出版了,例行要致谢。还是那句话,我有一个媒体的梦想。是你们,我的朋友,我的互联网,让我梦想。真的,谢谢。


南人·北地·片语(八)

Posted: 四月 11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 9 Comments »

 


二十岁以前尚兵法,三十岁以前尚权谋,于今唯尚利而已矣。


 


算算前世?

Posted: 四月 5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卧读 | 9 Comments »

一个Flash告诉我——


有神者说: 我不知道你的感觉如何,但你曾是(男性)
你曾出生在下列现代人居住区附近:
今印度北部(North India)
距今大约:1425.年
你的职业曾是:建造工人, 庙僧, 修士.
下面是有关你上一俗世生命的心理摘要:
你有头脑,科学者,总在查找新解释,新答案,受到环境误解,但都会尊重你的学识。
教训——来自上一俗世生命对你的馈赠:
你研究实践和应用的智慧,被附上了心灵的科学。并在远古手稿、强壮的信任和艰苦的工作中达到你现实命运的重生。
So,现在你感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