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人·北地·片语(六)

Posted: 三月 10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掠影 | 6 Comments »

短片——


戴礼帽的他坚忍不拔地跟着她,一边吹长号、一边用长号戳她的头。这样荒谬着,直至她习惯了他。


有一天,在她向精神科医生倾诉时,长号戳向医生。医生落荒而逃,男子紧追不舍,女子泪流满面。


我们就是这样被生活戳着呀!


6 Comments on “南人·北地·片语(六)”

  1. 1 司马 said at 9:15 上午 on 三月 12th, 2005:

    我也被戳着!有同感…

  2. 2 http:// said at 8:23 上午 on 三月 13th, 2005:

    我是名大一学生,怀着对于技术的热爱,业余时间帮同学一起开发了个网页小游戏,希望您能抽空看一下,提点建议,不胜感激。

    http://compet.csksoft.net

    谢谢 ; >

  3. 3 http:// said at 8:24 上午 on 三月 13th, 2005:

    ghhghh@citiz.net

  4. 4 http:// said at 2:29 下午 on 三月 23rd, 2005:

    可以把题目缩写再稍微修改成:“男人、白语”即——男人说的话是大白话,不可信!哈哈~~~

  5. 5 http:// said at 3:02 下午 on 三月 23rd, 2005:

    苦啊,流不尽的苦水啊,不过也挺滑稽。

  6. 6 http:// said at 1:44 上午 on 四月 8th, 2005:

    感悟:男人基本没个好东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