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重拨
我和电话机谈恋爱
若不是一根讨厌的电线
怕是会真的爱上它


手机因而得宠
因而喋喋不休
即便在沉睡的夜晚
也兴奋得不停震动


可怜信纸被冷落
点墨未着的一生
永远不会被投递
不会被揉成眼泪


忙音之后重拨
一枝羽毛笔
悄悄循音而至
悄悄穿耳入心


挠啊,挠啊,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