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下午两点
雕刻时光
摩卡和羊肉一样嫩
意粉柔软如天空


这样沉醉
这样沉醉


浑忘记早年一片麦田
麦浪毁于收割
从此贫瘠
不再献祭


从此贱为刍狗
孤独地群居
在半山
等待泥石流


无聊时望天
等待烤熟的土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