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郊,一个打工者子弟学校的操场上。是周一的早上,升旗,孩子们的手臂高举过头。


在这个时候,他们有没有想起,自己的父母也许正在街头摆小摊、且受着城管流氓的不断骚扰和威胁?又或是在建筑工地干苦力,冒着高空跌落的危险?农民们背井离乡,为了逃避虎狼一般的乡村干部,而苦难却一直跟随。


我看到有人在凌晨四点骑着二手三轮车去批发蔬菜,逆风上坡,他的背影虾米一样弓起来;我看到有人被联防无理收容,暂住证的碎片飘散一地;我看到另外一些人,撇起嘴,说:这帮盲流,到2008年,非全抓起来赶出北京城不可。


旗,你叫人民怎么爱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