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距二十二度
我与冬天
隔窗对望


看见铁签穿透羊排
铁器是冷的
铁器生来嗜血
铁器遭遇失血


像我
像所有的我
一头扎进生命
发现生命苍白


醒后醉倒在冬天
我与堕落
隔街对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