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恨离就这样来到冈上。


东风正吹着,黄鹂正啼,草正嫩绿,迎春花正开。冈顶平坦而宽阔,天蓝,水青,土黄。


一切都那么悦目,令人爽愉。春天的生命力尽情挥洒,但有人将在这微笑的春日死去。


非死不可。


常恨离没等多久,就看见向北渡在微风中飘上冈来,白衫飞扬,悠然若仙。


常恨离也是一袭白衣。鲜血只有溅在白衫上,才会最醒目、最美丽。他们两人之中,有一人将自己的血喷薄,而另一人,将以无暇白衫将之承受。


没有人要他们死,但箭已在弦上。决战就意味着没有退路,待满天剑雨,必有血花绽放。


“为武道牺牲,无悔。”向北渡如是想,常恨离亦如是想。


剑未出鞘时,他们只对望了一眼,微笑了一次。温柔春风中间掺入了肃杀之气。


天蓝,草绿,风柔,水清。


郭外阡陌上,一定已有油壁香车辗过,红袖招展,言笑晏晏。五花宝马们,也必已放蹄驰行了。


这个春日,有人死。


剑已出鞘。


剑已交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