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inning C# Objects翻译缘起

Posted: 一月 26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涂鸦 | 9 Comments »

得知我将成为Beginning C# Objects: from Concepts to Code一书的中文版译者时,一位朋友以其亲身体验告诉我,译书是一件苦差,敢于译大部头的书,简直就是“无知者无畏”的冒傻气行为。

其实我何尝不知翻译的辛苦呢?在进入IT行业之前,我在外语界活动了整整十年(其中五年是越南语专业学生),其间做笔译、口译无数,基本属于接单能力较强的一类。翻译是破坏,也是创造。破坏一件事物并不简单,以另一面貌重建它更加费力。翻译,是戴着脚镣的舞步,是钢丝上负重的行走。每次翻译完一篇文字,总有从地底重生的感觉。然而翻译也是快乐的,这快乐来自于在两种语言间轻快转换的思维轨迹。所以我愿意翻译,愿意体验这种特殊的快乐。常常暗自盘算,读者会不会为某句推敲良久才定下来的妙语会心一笑呢?当这样想着时,自己已经微笑了。


有一些人,不一定精通外语,但每天做着翻译功夫。如果说计算世界是真实世界的某种映射,那么,编程就是把人类思维转换为计算思维的翻译。人们越是想把真实世界的模式搬到计算世界,后者就越远离真实世界。对于程序员,这戴着脚镣在钢丝上负重起舞的一群,经常面临壁立的学习曲线。我们不得不承认,内存中的字节,要比“纸类(Paper Class)”容易理解。“一张纸”和“一个纸类对象实体”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概念。当天才们试图用“对象”描述真实世界的万事万物,实则已经在计算世界独立发展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在面向对象编程早已成为主流的今天,正确理解计算世界中的对象概念,是对程序员的基本“外语”要求。把真实世界的需求“翻译”为对象模型,再“翻译”为代码,则是程序员必须具备的能力。许多程序员实际上缺乏正确的计算世界对象观,遑论两次“翻译”的准确度和可靠度了。可恨的是,坊间流传的 “入门与精通”、“XX大全”之类图书,充斥着极端错误的谬论和所谓“指南”,书中常常看到“双击设计界面的按钮,在事件处理方法中输入上百行实现代码”的可怕做法。我怀疑这些书籍的作者是否有资格做合格的面向对象开发程序员,更为花钱买书的读者暗吸一口冷气——你们在吞食毒药。


年余以来,我打算写一本指导入门者树立正确对象观的读物。由于另一本书进度的压力,这个计划一直没有付诸实施。而当手头的撰写工作告一段落时,我却想先做做翻译,转换一下思维方式。恰好博文视点的周筠老师提及Beginning C# Objects: from Concepts to Code,一读之下,无法释怀,马上把翻译机会要下来了。小气点说,这么好的一本书,还真舍不得让别人译呢!该书的Java版本(Beginning Java Objects)口碑甚好,C#版本也在Amazon得到五星级的评价。对于在面向对象编程方面需要入门和提高的C#程序员(如前文所言,他们不在少数),它实在是大旱之后的甘霖。


这本书也将是我对“知识全媒体”理念的初步实践。负责CSDN网站的技术和内容工作,给了我很多实践和思考的机会。与刘韧合作的《网络媒体教程》是这些实践和思考的结晶,而Beginning C# Objects将是另一种全新的知识传播体验。这本书的整个翻译过程都将在网上呈现,实现译者、编者、读者即时互动。我还会制作一些多媒体(音、视频)素材,包括译者对作品的评论和翻译过程讲述、专家组逐章节的阅读指导、实作演示等等内容。我坚信未来知识传播一定是跨媒体和全媒体的,希望这本书能在实践上完善这个理念。


冬日一题

Posted: 一月 13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5 Comments »

相距二十二度
我与冬天
隔窗对望


看见铁签穿透羊排
铁器是冷的
铁器生来嗜血
铁器遭遇失血


像我
像所有的我
一头扎进生命
发现生命苍白


醒后醉倒在冬天
我与堕落
隔街对望


《汉书》妄译(18)

Posted: 一月 10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3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秋八月,刘邦到荥阳,告诉郦食其说:“如果你能说服魏豹归顺,就封你做魏地的万户侯。”郦食其前去游说,没有成功。刘邦封韩信为左丞相,和曹参、灌婴一起攻打魏国。郦食其回来后,刘邦问他:“魏国的大将军是谁做啊?”郦食其说:“柏直。”刘邦说:“这小子乳臭未干,不是韩信的对手。谁是骑兵将军呢?”郦食其告诉他:“是冯敬。”刘邦说:“嗯,原来是秦将冯无择的儿子,虽然有点本事,不过也不敌灌婴。谁是步兵将军?”郦食其说:“项它。”刘邦说:“这家伙打不过曹参。看来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九月,韩信等人果然大胜,魏豹被俘虏了。魏国地盘平定后,设置河东、太原、上党三郡。韩信趁热打铁,派人要求增兵三万,向北进犯燕赵,向东打击齐国,向南断绝楚国粮道。刘邦批准了他的请求。


三年冬十月,韩信、张耳东下井陉攻击赵国,斩杀陈余,俘虏赵王歇。设置常山、代郡两个郡。当年两次出现日食的异象。


《汉书》妄译(17)

Posted: 一月 9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2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在砀县稍作停留后,刘邦继续向西逃亡。在虞城,有个叫随何的人来求见。刘邦对他说:“先生如果能说服九江王英布背叛楚国,项羽一定会停下来讨伐他。只要阻挡楚军几个月,我就能够得天下了。”随何前往劝说英布,果然让英布背叛了楚国。


五月,刘邦到达荥阳。萧何发动关中地区老百姓,包括老弱年幼的,参加汉军。韩信也聚集散兵,和刘邦会师。这样,汉军才又重整旗鼓,并在荥阳南边京、索二县之间与楚追兵开战,获得胜利。战后汉军赶紧修筑防御工事、夺取敖县粮库的给养。魏王(魏豹)告假回乡探望亲人病疾,回家后却断绝与汉军的联络,重新归属楚国。


六月,刘邦回到栎阳。壬午,确定继承人,大赦天下。为了防备楚军攻击,命令在关中的诸侯之子们集中到栎阳,作为护卫。汉军引河水围灌废丘城,破城后章邯被迫自杀。平定雍地八十余县,设置河上、渭南、中地、陇西、上郡等五郡,又让人依时序祭祀天地四方上帝山川。这一年关中闹饥荒,一斛米的价格高至万钱,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情形。政府没有办法,让饥民迁移到蜀、汉地区逃难。


《汉书》妄译(16)

Posted: 一月 7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2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夏四月,田荣的弟弟田横纠集了几万人,拥立田荣的儿子田广为齐王。项羽虽然已经听闻汉王东出函谷关,但因为已经开始对齐国的战争,打算先破齐国再打汉王。这时汉王已经攫取五诸侯国的军队,开始攻击楚国。汉军开到外黄地方,彭越率领三万人归降。刘邦拜彭越为魏相国,令他平定梁地。于是汉王顺利进入彭城,把项羽的美女财物搜刮一空,还大摆流水筵席,与部下欢庆胜利。项羽听说后,让手下将领继续攻击齐国,自己率精兵三万从鲁地出胡陵,到萧这个地方,清晨袭击汉军。两军在彭城灵壁县东边的睢河边展开激战,汉军大败,死者无数,尸体甚至堵塞了河道,令睢水停止流动。楚军将汉军重重围困,正在万分紧急之时,忽然一阵大风从西北方刮过来,树木遇风折断,房屋被吹得砖瓦乱飞。漫天里沙石飞扬,虽然是白昼,也到处一片黑暗。汉王趁机带几十个人仓皇逃走。路过沛县的时候,让人去找家人,也不知所踪了。在路上遇到儿子孝惠和女儿鲁元,就带着一路走。楚国骑兵跟踪追来,刘邦见情势紧迫,把自己的两个孩子孝惠、鲁元推下车去,意图减轻负重,以便逃走。幸好滕公(夏侯婴)赶紧把他们抱回来,才得以生还。另一方面,审食其服侍刘老太公和吕后逃亡,撞到楚军,被项羽扣押为人质。原来跟着刘邦起哄的一班诸侯见汉军战败,都溜之乎也了。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都投降楚国,殷王司马卬被杀。


吕后的哥哥是周吕地方的诸侯,率军队驻扎在下邑县。刘邦跑到这位大舅子那里,稍稍收拾旧部,驻扎在砀县。


旧作:武侠极短篇 – 逝者

Posted: 一月 3rd,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1 Comment »

阳光下,一把刀在舞动。


红日,赤金刀,刃口锋芒早已钝去。


刀饿了很久,人也是。


易欢舞刀时,总会感到一种饥饿。痉挛的胃像狼一般不肯安静。


十三年前,易欢已经不再饮酒。自从那帮兄弟死的死、伤的伤、隐的隐后,他就放弃了酒,也放弃了江湖。


江湖有酒,人才不会渴;江湖有敌,刀才不会钝。


只是人已老,刀已钝。


易欢总是在黄昏时舞刀,任刀光铄耀于渐浓的暮色中。夕阳余辉消逝时,易欢就仿如回到那些斗酒十千、快意恩仇的日子。


人饮酒,刀饮血!


当刀锋满意地锐着时,人也醉倒在旷野之中。


这样的日子不会再来了。所以他只在黄昏时舞刀。暮色深沉,心才能平静下来。


老了。易欢这样评价自己。步伐已不复稳健,身躯已不复硬朗,甚至那呼啸刀风,也早已没有了冬日冰冷的意味。


于是他更加用力地舞刀,就像面前有万千强敌。


旧作:武侠极短篇 – 斗场

Posted: 一月 3rd,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No Comments »

常恨离就这样来到冈上。


东风正吹着,黄鹂正啼,草正嫩绿,迎春花正开。冈顶平坦而宽阔,天蓝,水青,土黄。


一切都那么悦目,令人爽愉。春天的生命力尽情挥洒,但有人将在这微笑的春日死去。


非死不可。


常恨离没等多久,就看见向北渡在微风中飘上冈来,白衫飞扬,悠然若仙。


常恨离也是一袭白衣。鲜血只有溅在白衫上,才会最醒目、最美丽。他们两人之中,有一人将自己的血喷薄,而另一人,将以无暇白衫将之承受。


没有人要他们死,但箭已在弦上。决战就意味着没有退路,待满天剑雨,必有血花绽放。


“为武道牺牲,无悔。”向北渡如是想,常恨离亦如是想。


剑未出鞘时,他们只对望了一眼,微笑了一次。温柔春风中间掺入了肃杀之气。


天蓝,草绿,风柔,水清。


郭外阡陌上,一定已有油壁香车辗过,红袖招展,言笑晏晏。五花宝马们,也必已放蹄驰行了。


这个春日,有人死。


剑已出鞘。


剑已交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