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4

终日枯坐学禅僧,
永夜僵卧近孤魂。
驱驰我愿为国士,
叱咤谁敢称至尊?
旧雨飘零湮旧事,
新知寥寥厌新闻。
蓬山此去疑无路,
密林深处听鸟声。

季节交汇时
我是蜕皮的蛇
秋天的衣衫收起来
夏天的激情收起来
静静躺在衣柜
静静等待春天


等待一声惊雷
所有的蛇都裸露
所有大地都龟裂
石头缝里出现一些绿


宁肯忍受蜕皮的苦痛
也要在四季轮回
我是一条守信的蛇
现在    看我冬眠

下午两点
太阳在西南
从全聚德后面
斜照前门西大街


向东然后向南
箭楼为地铁洞开
三副饥饿的胃
寻找廊房二条


一口下水
一口火烧
一口二锅头
蒸汽扑过来


北京在这里
我在哪里

此刻
城市只是一场雾
跟着黎明
过街天桥游了又游


游过国展
一行银杏挨过来
蹭着身体
直到黄叶落尽


在风过以前
大地是光彩的
中午时分
瞬间裸露


好在还会有春天
还会有树疯长的夏
那时我们是上帝的选民
衷心赞美天气



别把雾吓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