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

Posted: 十一月 30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4 Comments »

趁阳光还在
醒来
十一点走到阳台
收割袜子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一周七天
另外两双是谁
过的什么日子


我有七双脚
交替走过七天
还有两双陪在左右

一双属于死亡
一双属于爱


拟人II:炭对冰说

Posted: 十一月 20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4 Comments »


一道铁墙
我焚
为你
已通体红透


毕剥叹着
余烬的霜
白了一头


若你再不融化呢
而你终坚如顽石


 


附注:吃烤肉,想起当年这首游戏之作。既然是游戏之作,不妨抄录,作为《拟人》系列的第二篇吧,和前一篇一样,游戏而已,不要当真。


拟人

Posted: 十一月 14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13 Comments »

黑熊闯进家乐福
备下一冬的粮食


树洞里很温暖
要把自己埋得够深
然后装睡
装作梦见南方


湿润的南方
没有暖气
土豆一样发芽
粒粒火腿肠
一样在微波炉里开花


水仙一样开花
在节日的花市上
笑脸绽放
洋溢番薯糖水的味道


那时节
谁会向往北方


关于海

Posted: 十一月 13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18 Comments »

神牛游过恒河
在海边化为螃蜞
一路数沙
万千劫刹那往生

做恋壳的贝类
潮来潮去
壳是海的
心是自己的


 



(图片来自http://blog.yanmin.name)


冬雨

Posted: 十一月 9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3 Comments »

叶子
向湿地降落
秋天最后一阵雨
下着下着
已是冬天


已是下午五点
走在三环边缘
四野空旷
走着走着
天黑了


暖气

Posted: 十一月 8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4 Comments »

城市上空
管道依季节出没
另一些在地下潜伏
并通过井盖喘气


是绳索
是罗网
是经脉
是导线


立冬
管道按时复活
汩汩水声
催我冬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