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04

锅热水滚
羊肉好熟


酸菜
藕片
蒿子杆


鸭血
鱼片
牛骨髓


锅热水滚
彼此开涮

街道拐角处
乡愁二十四小时营业


一条条饥饿的金枪鱼
不停游进游出
雪芳蛋糕  维他奶
微波盒饭  三明治


正午十二点
午餐时间
准时吃饭
准时想家

谁都袖手
旁观风肆虐
夜幕降临那一刻
冬天也跟着砸落


拾级而上
我们弓着背
一路数
回家还有几步


也有槐叶弓起背
躲不过碾压
只有车轮听到
一颗心的破碎

拐弯路过槐树
阴影下有桃子出卖
吃完炸酱面
南方人死于饥饿


只能扑向灯火
一碗例汤
排骨同我瘦
苦瓜共人老


茶尽矣
报纸翻遍
日昌七点半
你那边几点

刘韧从捷达前排副驾座位上扭过头来,说:“我在写一本关于网络媒体的书,请你来写技术部分吧。”其时我刚给天极网编辑做了一次题为《技术驱动网络媒体》的小型讲座,我们正在去吃晚餐的路上。雨中的三环路“例牌”地堵成一个停车场,时间仿佛停止了。


那晚的肥羊火锅既辣且鲜,酒酣耳热之后,我开始幻想这本书是如何之受到欢迎。应该说国内还没有一本全面介绍和研究网络媒体的著作,不管是偏重学术的还是偏重实用的。这本书将在中国网络媒体研究史上写下重要一笔。


激动之后就是惶惑。我回顾自己进入网络媒体界的经过,试图找出说明我勉强能胜任这一工作的理由。


小学时,在第一眼看到Apple计算机上的弹球游戏时,我就深深地迷上了计算机这种神奇的玩意儿——张大嘴巴看着他们用录音机把程序从磁带倒到计算机里,我知道这辈子算是搭进去了。之后我在家里的书柜顶上藏了一本Basic语言编程的入门书,有空且无人时就抱着它度过整个下午。可怜的是中学劳动课上我没有被划入计算机组,而是在电子组制造电视天线和组装收音机。


计算机的梦一做就是十年,十年中我常常想象自己就是一台计算机,并让程序片段在脑子中模拟运行,这让我得到极度的满足和快乐。真正有机会接触到计算机,是在大学二年级。我参加了一个学习班,之后又借款购买了自己第一台电脑:AMD486+4M内存+100M硬盘。那段日子里,倒卖打口CD、开办电脑学习班……内向的我在练摊和讲课中成熟起来。


在1996年,我已经是学校数得上的所谓“电脑高手” 。在获得校内比赛的编程冠军后,参加一位日语老师领头的项目组,负责试题库系统的开发。很快我的兴趣就从试题库转移到网络——那位老师通过邮件组与世界范围内的语言学研究者保持交流,我也得以得窥网络的神奇。我们搞了个三人小组,并搭建了一个日语学习网站。这个久不更新的网站前段时间已经彻底从网易服务器被删除。


2000年,作为最早的一批玩家,我在上海盛大首个动漫社区“归谷”中乐而忘返,觉察到互联网作为一个非传统的社会,已经在我们身边慢慢形成。在一份备忘录中,我写道——


互联网从根本上改变了社会生活中的各方面。是否可以这样来看:互联网本身是一个新形态的社会,它与传统社会互相渗透、互相影响。起初,大家都企图把传统社会的一切照搬到网上。传统社会在互联网上的“镜像”按照网络的方式逐渐嬗变;当网络开始反渗透的时候,一切都会发生改变。人们会发现,网络逐渐融入到社会中。这时,网络将会“隐式”地存在。也就是说,网络社会与传统社会无缝集成。网络将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社会生产力。”


2001年,有感于中文编程资料的不易得到,我和两位朋友一起做了CoDelphi.com网站,希望为中文地区Delphi用户提供尽可能多的编程资源。直至2003年,它仍在中国Delphi开发者中拥有相当威信。不过对于我个人而言,CoDelphi.com只是一个尝试,一个验证互联网社会媒体力量的尝试。这个尝试带给我太多的荣誉和满足感,在我感到它到达不可逾越的瓶颈时,只好选择放弃。这个站点现在已经成为自由的Blog聚合站,另外一些朋友在上面自得其乐。


2003年底,应蒋涛之邀来到北京。当时蒋涛创立的CSDN.NET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是中国开发网站的老大,而且围绕网站资源发展出杂志等业务。他希望我能为网站做些事情,改变其单纯的论坛形象,为下一步资源转换奠定基础。在CSDN.NET这片土地上,我试图播种自己对于互联网社会和互联网媒体的想法,希望能长出一些甘美的果实。这个拥有80万会员的社区型网站,带给我许多的启发与感悟。


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需要观察和研究其他网站,或是为CSDN.NET作各种规划。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为互联网媒体和互联网社会中的新事物所刺激,每一次激动过后都会写下点什么,有时是分析,有时是思考,有时是预言。而一班热情洋溢的朋友,也常常和我探讨软件开发、网络媒体、网络社会等有意思的话题,每次讨论,无论是线上的还是线下的,都能碰撞出一些思想的火花。


刘韧以记者的身份,见证了中国互联网史,同时他也在其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我则一直游离于互联网业界之外,文科背景和理科爱好,让我对互联网的观察随时处于摇摆状态:我总是无法完全陶醉在网络媒体内容或网上交流中,而常会不经意地突然发现自己在考虑“这个页面是怎么做出来的”之类的问题。


在互联网媒体领域,我和刘韧是一种有趣的对比及互补,我想这也是刘韧找我合作这本书的原因之一。在数个月的写作过程中,我曾经达到过每天2万字的速度,也有一、二十天滴墨不着的低谷状态。今年8月,在对稿件进行最后的整理时,我毫不留情地删掉了百分之三十的文字,并且决定重写剩下部分中百分之三十的内容。互联网发展得实在太快,我庆幸它发展得太快,让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东西积淀下来。


如同当初放弃CoDelphi.com,现在我暂时放弃继续完善书稿的想法。完美主义者是如此执着的一类人,他们中的极端分子永远不会有任何成就。在这本书的写作上追求完美,结果反而是在扼杀它。有时候,放弃反而意味着另一种获得。明年我满三十周岁,有句玩笑话叫做“三十儿立”,我有点儿丁克的倾向,就先把这本书看作儿子吧,希望它在我三十岁时,能够“立”起来。


谢谢刘韧,谢谢蒋涛,谢谢大鱼儿,谢谢所有人,还要谢谢互联网。是你们,让我梦想。


 


韩磊    
2004-10-14    

坐上环线
一圈又一圈
我的年轮


走下直线
一路老去了
这座古城


地面也没有风景
透过秋天的玻璃窗
看着北京
看见自己

夜幕下面天桥上面
卖花人囤积的夏天
一瓣一瓣飘零


一瓣一瓣的
你拣起来了
白色和蓝色


白色和蓝色的谎言
以最低下的人格担保
最低票价

红旗下的蛋
滚蛋
  滚
    滚
      滚
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下载地址:http://www.broadview.com.cn/html/resource/9.11.mp3(有20多M,下载之前请慎重考虑)

相关信息:http://hanlei.name/2004/09/09/487

金属笼
我们等待喂食


一辆车过去
先生
果汁还是咖啡


另一辆车过去
先生
鱼肉还是猪肉


没有选择
化不开的奶油
冷面包


胖子满意地睡着了
等待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