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

Posted: 九月 17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瞎诌 | 5 Comments »

闪光灯下
我是一只失望的蜗牛
所据有的这最后的绿
转眼黄遍了秋天


所以我只能向下
向所有头颅垂低的那端
默默离开


原谅我
背一个灰暗的壳
我避不开闪光
就像避不开其他一切


爬着
从叶柄到叶梢
每一步都是定数
冬天树是赤裸的
所以我只能向下
向树叶飘落的那端



回家

Posted: 九月 15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起行 | 5 Comments »

暮色中我们向西
有些人回家
有些人离家

有些人向西走
因为昨天向东
他们在路上走
别处找不到家


我在路上快乐地走着
看着那些快乐的人们
偶有一两个锁着眉的
我当他们没有存在过


我向西走
因为昨天向东



东堂

Posted: 九月 14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瞎诌 | 1 Comment »

从南到东的旅程
我已飞倦
站在神界与人世边缘
十字弯成一个问号


倦极后
还要再飞吗


看见了
圆顶上一抹阳光



老宫墙

Posted: 九月 13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瞎诌 | 4 Comments »

我摘下眼镜
模糊了黎明和黄昏


一些人走过去
另一些人走过去
我站在路口
看见历史


是谁把历史扔了
我戴上眼镜
模糊了历史



想起冬天

Posted: 九月 12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瞎诌 | 4 Comments »

一个喷嚏让我想起冬天
同样的喷嚏曾在冬天响起
那时我们快乐地走在树下
心灵纯洁  坦诚如无叶的树

树叶长出来了
拼命地长出来了
拼命地想掩盖一切


树叶长出来了
只留下我们
怀念冬天



一些树的独白

Posted: 九月 11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瞎诌 | 1 Comment »

躯壳是我的痛苦所在
没有躯壳
思想早在洪荒中灭亡
自从神话时代
孤独生长
沉默至今
语言纠结如藤蔓


我生无涯
我恨无涯



栏外

Posted: 九月 10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瞎诌 | 3 Comments »

挡住什么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有铁栏
春天试图入侵时
我们也在窥探春天
相对无语
转身时  它听到叹息
前世  我也曾是一片
不肯下垂的绿叶



Sun & Flower with no Bloom

Posted: 九月 9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瞎诌 | 2 Comments »

没有,不代表不能
此刻在秋风里面
我是一株无花之花
世界渐变后
天已灰暗
天已破损
我以誓不绽放的诺言
证明生命存在



周末参加电台节目

Posted: 九月 9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起行 | 7 Comments »

本周六(2004年9月11日)中午12点,做客北京人民广播电台AM603“读书俱乐部”节目。


这次是因为博文新出的《IT大败局》极受欢迎,似乎已经进入畅销书之列。大家都认为可喜可贺,且有再趁热打铁炒一把的必要。


主持人:李戈
嘉宾二:博文视点胡辛征(《IT大败局》一书责任编辑)


据说现场会送出5本书,借花献佛,倒是可以一为的。只是听说节目时间不长,昨天和博文方面商量的提纲,多半是不需要了——罢,罢,罢,信口开河,俺还是懂的。



北京一夜

Posted: 九月 5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掠影, 瞎诌 | 10 Comments »

醉于果汁

要醉要死
也要醉死在这杯果汁
苹果是记忆
记忆零落成泥以后
至少还有些甜而粘稠的东西
永存于斯

 

 

街市魅影

罐肠与没放够醋的拍黄瓜
记录城市全部历史
手中拎一本杂志
坐着的人保持了清醒
灯火辉映之下
一切幻为魅影

 

 

极速消灭

夜晚不喜欢交通灯
灯光安静
引擎愤怒
乘车穿越霓虹
极速消灭在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