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磊 说:
刚才看了一集李敖有话说,这人太厉害了

min说:
嗬嗬,讲啥的?

韩磊 说:
国民党老兵

韩磊 说:
最后说,国民党给每个老兵发一张榻榻米,睡在“荣民之家”。麦克阿瑟说:老兵不会死,只会凋谢。国民党的这些老兵,最后都凋谢在这一张一张榻榻米上。

min说:
这话说得……

韩磊 说:
最后都凋谢在这一张一张榻榻米上,真是说得绝了

韩磊 说: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min说:
是啊,真是绝了。

韩磊 说:
见鬼,每次看这个节目,总会学到一点不厚道的说法

min说:
但是这句话,厚道不厚道倒罢了,很形象,很深刻,一句话就能让人无限感伤啊。

韩磊 说:
是啊

韩磊 说:
这话挺厚道的

韩磊 说:
但是另外一些话就不厚道了

min说:
? 反正这个人并不以厚道为念。

韩磊 说:
呵呵

韩磊 说:
今天又说了一个从大陆过去的“立法委员”,退休的时候记者都不知道他是谁。

韩磊 说:
在“立法院”上班,40年如一日

韩磊 说:
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讲过

韩磊 说:
真是强啊

韩磊 说:
被李敖称之为“老贼”

韩磊 说:
呵呵,后来又说自己在当兵的时候,被拉去上政治学习班。要他演讲,怕他讲花木兰,就规定题目只能讲关公。说到这里,李敖奸笑了一下(一看就知道要捣乱那种),说“他们不知道我是台大历史系科班出身”。

韩磊 说:
接着就大肆宣扬关公是祸害

韩磊 说:
呵呵

韩磊 说:
那种神情真是可爱极了

min说:
嗯,xx说他们那边的地方戏中,关公是个很不堪的形象。

韩磊 说:
关公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

韩磊 说:
基本上三兄弟都不怎么行

min说:
主要讲关公和貂蝉

韩磊 说:
可惜赵云诸葛亮了

min说:
我还真不记得关公和貂蝉还有一手。

min说:
可惜啊,常山赵子龙啊!!!

min说:
什么时候玩玩怎么配成合适的君主关系吧。

min说:
比如周瑜也是个浪费的人才。

韩磊 说:
是啊

min说:
庞统写得太少了,没觉得有多厉害。

韩磊 说:
我觉得东吴是比较强的

韩磊 说:
可惜周瑜气死了

min说:
那个徐啥的孝子,也很悲壮。

韩磊 说:
东吴的这些人,都不是超人,但力量很均衡

min说:
是啊,可怜周瑜,居然是被气死的。

韩磊 说:
诸葛亮不怎么厚道啊

min说:
我就是觉得。

min说:
重新搭配,我觉得我会舍诸葛亮哦。

韩磊 说:
重新搭配,我要让诸葛亮终老隆中

min说:
对,

韩磊 说:
其实这哥们不怎么有大志

min说:
让他当个山中智者就好了。

韩磊 说:
也就能想到天下三分这一层

韩磊 说:
再往下就不行了

min说:
也可惜了曹操的霸气了。

韩磊 说:
所以六出祁山都搞不掂

min说:
不过,曹操还得生个好儿子才行。

韩磊 说:
最后只好星落五丈原

韩磊 说:
所以魏、蜀、吴争来争去,还是司马的天下啊

韩磊 说:
司马家比较阴险

min说:
嗯,孙家好像也没什么大志。

韩磊 说:
是啊,江南太舒服了嘛

韩磊 说:
中国历史上,两个出人才的时代,一个是先秦,一个就是三国魏晋了

min说:
我唯一恨曹操的就是把师旷给杀了……

韩磊 说:
汉唐也出人才,不过还是比不了这两个时代

min说:
只能说是出英雄的时代吧。

韩磊 说:
不是啊,先秦出贤人,三国魏晋出英雄

韩磊 说:
先秦年代,英雄基本上只有一个,就是白起

min说:
嗯,这样想是,汉唐的人才气势比先秦,三国差远了。

韩磊 说:
白起一生歼敌一百五十万

韩磊 说:
比其他将领歼敌加起来还多

min说:
还是生活安逸了。

韩磊 说:
历史上也就他最强了

韩磊 说:
是啊

韩磊 说:
唐朝也就李杜

韩磊 说:
汉朝其实没什么人

min说:
李杜再厉害也只是诗才,比起诸子百家……

韩磊 说:
呵呵,那是差远了

韩磊 说:
别说百家,就孔子一家也没法比

韩磊 说:
《诗经》里面,什么都有了

min说:
嗯,不过那时候的人,心里想的真的是“天下”。

韩磊 说:
天啊,恐怖,诸子百家,那个年代太厉害了

min说:
后来的人,都没有这样的胸襟了。

韩磊 说:
随便一哥们,有点想法就四围乱走,抱着天下的念头

韩磊 说:
有些人主战,有些人主和

韩磊 说:
讲什么的都有

min说:
这样想来,《英雄》还有点意思哦。可惜了。

韩磊 说:
《英雄》其实是有点意思的啊

min说:
故事也只能设定在那个时代。

min说:
真是可惜了。

韩磊 说:
就怪那个编剧的

韩磊 说:
意深辞浅啊,什么都没本事说清楚

min说:
是啊,随便有一点想法,就上下乱窜,还非要实现为止。或者最后为知己而死。直为人生大义。

韩磊 说:
让人感觉那个时代,除了英雄就是思想家

韩磊 说:
好像没太多平民百姓似的

min说:
要么就不认识字,一认识字就不得了了。

韩磊 说:
一识字就是思想家

min说:
太强了。

韩磊 说:
而且老是想些牛得不得了的事情

韩磊 说:
不是天下,就是人生,要不就是宇宙

韩磊 说:
决不会说什么“我家那只猫今天……哈哈哈”

min说:
所以脑筋是用来动的。他们认得字就什么也不干了,光负责想,想好了就说。让学生记。

韩磊 说:
对啊,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只好遐想联翩

韩磊 说:
想好一个主义就写下来,要不就找个国家试验一下

min说:
魏晋的人就没想出什么大道道来。

韩磊 说:
列国实在都是诸子的试验田呢

min说:
“要不就找个国家试验一下”–太气人了。

韩磊 说:
试来试去,还是法家厉害,所以秦国把其他国家都干掉了

min说:
是啊

韩磊 说:
汉朝独遵儒术,倒是把天下稳住了,但思想界再无什么像样的成就

韩磊 说:
一直靠孔子那点东西混了上千年

韩磊 说:
唉,靠诸子之一都能混千年,要一直都是百家争鸣,那还得了

韩磊 说:
所以中国人一直在吃老本

min说:
嗯,如果一直沿用法家思想,会不会很早就进入资本主义了?

韩磊 说:
不一定

韩磊 说:
沿用一家的思想,肯定都不行

韩磊 说:
西方发展起来,也是由于文艺复兴后思想解放

韩磊 说:
如果先秦思想解放的状况一直延续,早超越资本主义了

min说:
嗯,那就是中国人解放的太早了。

min说:
被刘邦给害了。

韩磊 说:
后来的人太懒了

韩磊 说:
想靠一种学说治理天下

韩磊 说:
哪有一成不变就能治天下、解决一切问题的啊

韩磊 说:
所以越来越不行

韩磊 说:
都在搞些小动作

min说:
哎,谁也不愿动脑筋想大道理了呀。

韩磊 说:
李白、杜甫那些人,是强,不过只是小术罢了

韩磊 说:
那些想大道理的,也多数按照孔子那套走,只好钻了牛角尖

韩磊 说:
朱熹啦,王阳明啦,都是这样

min说:
那些不是想大道理,只是研究大道理。

韩磊 说:
嗯,是这样的

韩磊 说:
都想在孔子的东西里面找到万应秘方

韩磊 说:
找不到就胡乱曲解

韩磊 说:
所以救中国的,不该是儒家,也不该是某种主义,还是应该百家争鸣,思想解放

min说:
只是社会风气,学术风气并不鼓励原创啊。

韩磊 说:
有机会的

韩磊 说:
中国人骨子里还是有先秦遗风

韩磊 说:
一定会爆发出来

min说:
现在除了物理数学方面,文科上只有研究,没什么突破。

韩磊 说:
主要是现在的书生,不怎么考虑天下大势

韩磊 说:
一考虑就是研究

韩磊 说:
不是寻求解决的办法

min说:


韩磊 说:
整天就在说“是什么”、“为什么”

韩磊 说:
没人说“怎么办”

min说:
我有时候在想关于“引用”“出处”,遏制抄袭之风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像老杨说得,那是品质问题。要是有这个自觉,就无需强调。现在强调得成了,但凡论文,著作,必有引用,出处,以及一大堆参考书目。这样自然是没有新东西的。

韩磊 说:
你看先秦诸子,也都互相引用

韩磊 说:
但多半是引用来批判

韩磊 说:
现在的引用,是互相印证

韩磊 说:
这个是要点

min说:
对,就是印证,借人家之力来证明自己可靠。

韩磊 说:
诸子引用别人的东西,是说“你讲的不对,我这么认为……”

韩磊 说:
现在的人是“我讲得对,你看某某某都是这么说”

min说:
对,就是这样。

min说:
而且,只要是铅字就引用。

韩磊 说:
对,还有人引用网上的东西

min说:
真是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