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04

座下九百块
迅速攀升


三万英尺之上
铁线面条
勒杀所有飞翔梦想


咖啡和以《商报》
第二杯
三杯浇愁后


夜夜无眠

雾起了
路灯闭上眼睛
就算睁开
一样看不清世情



叶子不欢迎的风
叶子被吹得哗哗响
叶子响过之后
秋天一样会来


满地的紫薇
一样会落


只是雾起
雾起的时候
再看不见我们
只有我们看过的


叶子
和紫薇

映不出月影
听不到水声
泛不动舟楫
摇不轻柳烟


西坝河
河边的人们已散去
午夜到凌晨
只有鬼故事流传


流浪在北方的鬼
一夜对影无人
苦丁茶越喝越浓
月饼圆了


 

在广州推门进去
出门看见北京



有人在K歌呢


吃着烤生蚝
喝着燕京


韩磊 说:
刚才看了一集李敖有话说,这人太厉害了

min说:
嗬嗬,讲啥的?

韩磊 说:
国民党老兵

韩磊 说:
最后说,国民党给每个老兵发一张榻榻米,睡在“荣民之家”。麦克阿瑟说:老兵不会死,只会凋谢。国民党的这些老兵,最后都凋谢在这一张一张榻榻米上。

min说:
这话说得……

韩磊 说:
最后都凋谢在这一张一张榻榻米上,真是说得绝了

韩磊 说: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min说:
是啊,真是绝了。

韩磊 说:
见鬼,每次看这个节目,总会学到一点不厚道的说法

min说:
但是这句话,厚道不厚道倒罢了,很形象,很深刻,一句话就能让人无限感伤啊。

韩磊 说:
是啊

韩磊 说:
这话挺厚道的

韩磊 说:
但是另外一些话就不厚道了

min说:
? 反正这个人并不以厚道为念。

韩磊 说:
呵呵

韩磊 说:
今天又说了一个从大陆过去的“立法委员”,退休的时候记者都不知道他是谁。

韩磊 说:
在“立法院”上班,40年如一日

韩磊 说:
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讲过

韩磊 说:
真是强啊

韩磊 说:
被李敖称之为“老贼”

韩磊 说:
呵呵,后来又说自己在当兵的时候,被拉去上政治学习班。要他演讲,怕他讲花木兰,就规定题目只能讲关公。说到这里,李敖奸笑了一下(一看就知道要捣乱那种),说“他们不知道我是台大历史系科班出身”。

韩磊 说:
接着就大肆宣扬关公是祸害

韩磊 说:
呵呵

韩磊 说:
那种神情真是可爱极了

min说:
嗯,xx说他们那边的地方戏中,关公是个很不堪的形象。

韩磊 说:
关公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

韩磊 说:
基本上三兄弟都不怎么行

min说:
主要讲关公和貂蝉

韩磊 说:
可惜赵云诸葛亮了

min说:
我还真不记得关公和貂蝉还有一手。

min说:
可惜啊,常山赵子龙啊!!!

min说:
什么时候玩玩怎么配成合适的君主关系吧。

min说:
比如周瑜也是个浪费的人才。

韩磊 说:
是啊

min说:
庞统写得太少了,没觉得有多厉害。

韩磊 说:
我觉得东吴是比较强的

韩磊 说:
可惜周瑜气死了

min说:
那个徐啥的孝子,也很悲壮。

韩磊 说:
东吴的这些人,都不是超人,但力量很均衡

min说:
是啊,可怜周瑜,居然是被气死的。

韩磊 说:
诸葛亮不怎么厚道啊

min说:
我就是觉得。

min说:
重新搭配,我觉得我会舍诸葛亮哦。

韩磊 说:
重新搭配,我要让诸葛亮终老隆中

min说:
对,

韩磊 说:
其实这哥们不怎么有大志

min说:
让他当个山中智者就好了。

韩磊 说:
也就能想到天下三分这一层

韩磊 说:
再往下就不行了

min说:
也可惜了曹操的霸气了。

韩磊 说:
所以六出祁山都搞不掂

min说:
不过,曹操还得生个好儿子才行。

韩磊 说:
最后只好星落五丈原

韩磊 说:
所以魏、蜀、吴争来争去,还是司马的天下啊

韩磊 说:
司马家比较阴险

min说:
嗯,孙家好像也没什么大志。

韩磊 说:
是啊,江南太舒服了嘛

韩磊 说:
中国历史上,两个出人才的时代,一个是先秦,一个就是三国魏晋了

min说:
我唯一恨曹操的就是把师旷给杀了……

韩磊 说:
汉唐也出人才,不过还是比不了这两个时代

min说:
只能说是出英雄的时代吧。

韩磊 说:
不是啊,先秦出贤人,三国魏晋出英雄

韩磊 说:
先秦年代,英雄基本上只有一个,就是白起

min说:
嗯,这样想是,汉唐的人才气势比先秦,三国差远了。

韩磊 说:
白起一生歼敌一百五十万

韩磊 说:
比其他将领歼敌加起来还多

min说:
还是生活安逸了。

韩磊 说:
历史上也就他最强了

韩磊 说:
是啊

韩磊 说:
唐朝也就李杜

韩磊 说:
汉朝其实没什么人

min说:
李杜再厉害也只是诗才,比起诸子百家……

韩磊 说:
呵呵,那是差远了

韩磊 说:
别说百家,就孔子一家也没法比

韩磊 说:
《诗经》里面,什么都有了

min说:
嗯,不过那时候的人,心里想的真的是“天下”。

韩磊 说:
天啊,恐怖,诸子百家,那个年代太厉害了

min说:
后来的人,都没有这样的胸襟了。

韩磊 说:
随便一哥们,有点想法就四围乱走,抱着天下的念头

韩磊 说:
有些人主战,有些人主和

韩磊 说:
讲什么的都有

min说:
这样想来,《英雄》还有点意思哦。可惜了。

韩磊 说:
《英雄》其实是有点意思的啊

min说:
故事也只能设定在那个时代。

min说:
真是可惜了。

韩磊 说:
就怪那个编剧的

韩磊 说:
意深辞浅啊,什么都没本事说清楚

min说:
是啊,随便有一点想法,就上下乱窜,还非要实现为止。或者最后为知己而死。直为人生大义。

韩磊 说:
让人感觉那个时代,除了英雄就是思想家

韩磊 说:
好像没太多平民百姓似的

min说:
要么就不认识字,一认识字就不得了了。

韩磊 说:
一识字就是思想家

min说:
太强了。

韩磊 说:
而且老是想些牛得不得了的事情

韩磊 说:
不是天下,就是人生,要不就是宇宙

韩磊 说:
决不会说什么“我家那只猫今天……哈哈哈”

min说:
所以脑筋是用来动的。他们认得字就什么也不干了,光负责想,想好了就说。让学生记。

韩磊 说:
对啊,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只好遐想联翩

韩磊 说:
想好一个主义就写下来,要不就找个国家试验一下

min说:
魏晋的人就没想出什么大道道来。

韩磊 说:
列国实在都是诸子的试验田呢

min说:
“要不就找个国家试验一下”–太气人了。

韩磊 说:
试来试去,还是法家厉害,所以秦国把其他国家都干掉了

min说:
是啊

韩磊 说:
汉朝独遵儒术,倒是把天下稳住了,但思想界再无什么像样的成就

韩磊 说:
一直靠孔子那点东西混了上千年

韩磊 说:
唉,靠诸子之一都能混千年,要一直都是百家争鸣,那还得了

韩磊 说:
所以中国人一直在吃老本

min说:
嗯,如果一直沿用法家思想,会不会很早就进入资本主义了?

韩磊 说:
不一定

韩磊 说:
沿用一家的思想,肯定都不行

韩磊 说:
西方发展起来,也是由于文艺复兴后思想解放

韩磊 说:
如果先秦思想解放的状况一直延续,早超越资本主义了

min说:
嗯,那就是中国人解放的太早了。

min说:
被刘邦给害了。

韩磊 说:
后来的人太懒了

韩磊 说:
想靠一种学说治理天下

韩磊 说:
哪有一成不变就能治天下、解决一切问题的啊

韩磊 说:
所以越来越不行

韩磊 说:
都在搞些小动作

min说:
哎,谁也不愿动脑筋想大道理了呀。

韩磊 说:
李白、杜甫那些人,是强,不过只是小术罢了

韩磊 说:
那些想大道理的,也多数按照孔子那套走,只好钻了牛角尖

韩磊 说:
朱熹啦,王阳明啦,都是这样

min说:
那些不是想大道理,只是研究大道理。

韩磊 说:
嗯,是这样的

韩磊 说:
都想在孔子的东西里面找到万应秘方

韩磊 说:
找不到就胡乱曲解

韩磊 说:
所以救中国的,不该是儒家,也不该是某种主义,还是应该百家争鸣,思想解放

min说:
只是社会风气,学术风气并不鼓励原创啊。

韩磊 说:
有机会的

韩磊 说:
中国人骨子里还是有先秦遗风

韩磊 说:
一定会爆发出来

min说:
现在除了物理数学方面,文科上只有研究,没什么突破。

韩磊 说:
主要是现在的书生,不怎么考虑天下大势

韩磊 说:
一考虑就是研究

韩磊 说:
不是寻求解决的办法

min说:


韩磊 说:
整天就在说“是什么”、“为什么”

韩磊 说:
没人说“怎么办”

min说:
我有时候在想关于“引用”“出处”,遏制抄袭之风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像老杨说得,那是品质问题。要是有这个自觉,就无需强调。现在强调得成了,但凡论文,著作,必有引用,出处,以及一大堆参考书目。这样自然是没有新东西的。

韩磊 说:
你看先秦诸子,也都互相引用

韩磊 说:
但多半是引用来批判

韩磊 说:
现在的引用,是互相印证

韩磊 说:
这个是要点

min说:
对,就是印证,借人家之力来证明自己可靠。

韩磊 说:
诸子引用别人的东西,是说“你讲的不对,我这么认为……”

韩磊 说:
现在的人是“我讲得对,你看某某某都是这么说”

min说:
对,就是这样。

min说:
而且,只要是铅字就引用。

韩磊 说:
对,还有人引用网上的东西

min说:
真是无聊。

下午在写《网络媒体》的最后几个章节时,深为所感,兴奋莫名。于是出门散步,想一边走一边思考。路程——


18:20静安里(向南)->静安东街(向东)->左家庄东街(向南)->香河园路(向西)->东直门北大街(向南)->18:55东直门地铁站


第二段路程——


19:05东直门地铁站(上外环列车)->19:20西直门->19:35和平门->19:51回到东直门


然后到银座超市购买酱料若干,到麦当劳吃黑椒猪柳堡。第三段路程——


20:35银座(向北)->东直门外斜街(向东北)->新东路(向北)->香河园路(向东)->左家庄东街(向北)->静安东街(向东)->21:05静安里(向北)


算起来,来去两条路,耗时应该差不太多。不过感觉东直门外斜街稍微好走一些,也许是因为路较宽的缘故吧。

三两饺子七块五
够一顿晚餐
坐在大酒店后面的小馆
一口一口
吞咽中介广告
吞咽青春


十五个饺子剩一个
明天的晚餐
起立抹嘴埋单
一步一步
走到静安东街
走完青春

游泳的生命
就是四围撞墙
即便是最美丽的那尾
也注定在池里终老


这令人窒息的池子
有鱼跃出去了


鱼快乐地跃出去
快乐地死于窒息


乌云底下
我面朝大海
暴雨还在酝酿
阳光已迅速逃离


阳光躲到有阳光的地方
我们一路躲避自己
一路寻找自己
一路失望


一路做梦
彼岸的残冬
几声惊雷啼后


春暖
花开


9.18,勿忘国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