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电话机旁边
是橙色的果珍
我侧耳倾听
嘴唇触到了初春的绿


我的剃须刀是深蓝的
它将胡须从黑剃到白
年轻时留一把虬髯
长而卷曲  居然发黄


现在我每天刮胡子
右手持刀  左手一路摸过去
一茬一茬的
是青春


青春曾经是彩色的
记忆却是黑白
一刀过后
零碎成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