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04

     梦到与人商量,要起诉日本天皇。谈到理由,说“他即位时,居然没有交印花税。”

午夜在铃声中惊醒
电话铃
梦驼铃
还是警铃
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铃声过后
梦也破灭
人也消失


那些是我们
挥舞着闯进别人梦里的铃声

笼里
还是笼外
猩猩要关在哪儿
才不会哭泣


冬眠的猩猩不会哭泣
穿越八十六年
或者它已消失在未来


而我们继续等着
清醒地熬过日子
清醒地  清醒地
等待猩猩

     偶上论坛,看见这么一个帖子标题:“菜鸟问题,裸体雪地跪求解答,在线等待。”


     冰天雪地不着衣衫,已经是怎样一种惨状,只差没有学二祖当年断臂求法了。嗷嗷待哺的求知之心,何其可贵!


     然而,他求的可不是举世无双的高深佛法,仅仅是“菜鸟问题”罢了。根据我数年以来观察的经验,此类问题,多半可以从开发工具文档、网站文章或是搜索引擎中轻易找到答案。不过,这位“菜鸟”兄弟,和其他很多“菜鸟”一样,选择了不假思索、降格以求。


     为了一个自己稍动脑筋即可解决的问题,不惜宽衣解带,不惜委身冰雪,甚至不惜扑通跪下——要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一跪,是多大的委屈!值得吗?


     仿佛听见他说“值!”


     这就是网络社区中低层次问题不断重复出现的原因。

红色电话机旁边
是橙色的果珍
我侧耳倾听
嘴唇触到了初春的绿


我的剃须刀是深蓝的
它将胡须从黑剃到白
年轻时留一把虬髯
长而卷曲  居然发黄


现在我每天刮胡子
右手持刀  左手一路摸过去
一茬一茬的
是青春


青春曾经是彩色的
记忆却是黑白
一刀过后
零碎成梦


 

此刻
在万米高空
我是一只鸟


我是一只离群的鸟儿
索居于云上
快乐时
云是白的


云黑时有人要逃
有人要逃离人群
有人要逃向人群
人们脸上
云气变幻


我们不断地逃离
又不断聚集如仪
像原子的运动
没一刻会停止


如若停止
就将爆发